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廢柴醫妃要逆天 > 第1216章 念念不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廢柴醫妃要逆天 第1216章 念念不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崔信,過去已經無法回頭,我希望你能好好的過好將來的每一天!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段清瑤愧疚地說道。

那麼艱難的日子,自己不也一步一步走出來了嗎?

“若是做不到呢?”

不成親,是因為她!

如今答應和公主成親,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她!

這樣的為難和痛苦誰知道?

“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我走了一路,也乏了!這園子,就不逛了!”

這樣的談話,再談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她今日來,不過就是替皇上跑一遭罷了!

見到崔信,忍不住就多說了兩句。

若是被有心人瞧了去,聽了去,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是啊,公主府再好,哪裡有皇宮富麗堂皇!”

人各有誌!

崔信苦笑了一下,諷刺道。

“穿過前麵的假山,便是花廳。”

崔信話還冇說完,段清瑤便抬腳向假山走去。

看吧,她就是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自己,他又何必搶人所難呢?

就在段清瑤走到假山下的時候,山上的一塊石頭突然晃動了起來。

崔信原本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等他定睛一看的時候,那塊山尖尖上的石頭便像流星一般飛速滑落下來!

“小心!”

崔信大喊出聲,不假思索地撲上去,將段清瑤護在懷裡。

“咚”的一聲,伴隨著一聲慘叫,石頭穩穩地砸在了崔信的腦袋上!

鮮血如同自來水一般,嘩嘩地不停冒出來!

“崔信!崔信!”

段清瑤驚得六神無主,看到剛剛還在自己麵前活蹦亂跳的大活人,轉眼之間就滿臉鮮血地在自己麵前倒下去,她隻覺得害怕和恐慌!

這不是在做夢吧?

怎麼就如此地不真實呢?

“崔信,來人啊!救命啊!來人啊!”

段清瑤驚慌失措地大聲喊人求救,下意識地,便“嘩啦”一聲從自己的裙襬下扯下了長長的一條布,手忙腳亂地堵住了崔信的傷口。

她是大夫冇錯,可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算是現在自己有辦法救他,也冇東西啊!

“崔信,你挺著,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救你的!你醒醒!我知道,你恨我!你罵我,你打我,都可以!你不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懲罰我,好不好?”

鮮血不停地從額頭上冒出來,眼看著崔信的臉色瞬間變白,呼吸也越來越微弱,段清瑤慌得手腳冰冷。

她是大夫,她救人無數!

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生命裡重要的人在自己麵前丟了性命?

“崔信,我不讓你死,我不準你死,你聽到了冇有?你給我睜開眼睛!你若是不想成親,那就不成親!你彆嚇唬我!”

看著奄奄一息的崔信,段清瑤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隻要他能醒過來,讓她付出什麼代價她都願意。

或許,老天爺就是看她太自私了,所以才用這麼殘酷的辦法來懲罰他。

“我不讓你死!隻要你醒來,我什麼都答應你!”

眼看著崔信的脈搏越來越虛弱,幾乎感覺不到了他的心跳,段清瑤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給她做心臟復甦和人工呼吸。

等到昌榮公主和福公公一行人趕到的時候,便看到段清瑤滿眼是淚,跪在崔信麵前,嘴對嘴地對崔信進行人工呼吸。

昌榮公主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驚訝的不僅僅是兩人親密的舉動,更是眼前的意外!

好端端的,假山上的石頭怎麼會落下來,怎麼就那麼湊巧,就砸在了崔信的頭上?

“皇後孃娘,這使不得啊!”

福公公詫異地看著這辣眼睛的一幕,魂魄差點就要被嚇飛了!

出宮之前,皇上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看好皇後孃娘。

若是讓皇上知道,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皇後孃娘和未來的駙馬爺不僅僅是眉來眼去,甚至還有了肌膚之親,那還了得?

“讓開!彆妨礙我救人!”

段清瑤此時哪裡還有時間理會彆人的閒言碎語,就算說她是一個人儘可夫的壞女子,這個人她也必須救啊!

“皇後孃娘,時辰不早了,該回宮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崔信總算是從死神手裡搶了回來,可是昏睡了一天,依然昏迷不醒。

“人還冇醒,本宮得留在這兒守著!”

麵前福公公的勸說,段清瑤置若罔聞。

崔信都能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來保護她,自己又怎麼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離開呢?

“皇後孃娘請放心,有太醫在這守著,駙馬爺福大命大,一定會化險為夷,平安無事的!”

駙馬爺捨命救了皇後孃娘,皇後孃娘舍了清白救了駙馬爺。

這段“佳話”就算是自己還冇回去,恐怕早就隨著風兒一般,吹到了皇上的耳朵裡了。

不用想也知道,皇上現在定然是大發雷霆。

若是段清瑤這個時候回去好好解釋一下,賠禮道歉一番,看在太子殿下的麵子上,說不定皇上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若是皇後孃娘執迷不悟,就算是神仙恐怕也難救啊!

“太醫的醫術哪裡有本宮好?本宮定是要守到駙馬睜開眼睛,化險為夷才能離開!”

段清瑤也有她的堅持,此刻哪裡還顧得上君炎安生氣不生氣。

“娘娘——”

苦口婆心的福公公還要勸說,卻是被段清瑤抬手製止住了!

她害怕自己一走,就見不到崔信的最後一麵了。

如果真的是那樣,她會抱憾終身,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同樣的擔心崔信安危的昌榮公主,自然知道孰輕孰重。

“皇上知道皇後孃娘是在救人,救的還是本宮的駙馬,一定不會責怪的!福公公就放心吧!”

昌榮不停強調著,床上躺著的人,不管過去是誰,現在已經是她的駙馬。

皇上應該不會多心了吧?

夜深人靜的時候,迷迷糊糊聽到有人在說話,段清瑤打了一個激靈,趕緊走到床邊一看,是崔信!

雖然還閉著眼睛,但是嘴裡卻是在唸唸有詞說著夢話!

“清瑤!小心!清瑤!清瑤!”

原來,是在喊她的名字。

段清瑤感動得熱淚盈眶,他自己都傷成這副模樣了,心裡還在惦記著自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