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00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00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直到慕昭寧清完傷口貼上紗布,他緊攥的拳才一點點的舒展開。

許禾這時纔看到了他手上的傷,想來是那會兒砸在車玻璃上弄傷的。

“那個……唐釗,你的手,讓慕醫生幫你處理一下吧?”

“一點小傷,不用管。”

唐釗看都冇看一眼,問許禾:“你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許禾搖頭,目光卻又落在他手上傷處。

“你還是讓慕醫生給你處理下吧。”

許禾又說了一句,唐釗那雙原本透著不馴的眼底就瞬間變的乖順了幾分,他看了慕昭寧一眼:“那你給我處理下吧。”

慕昭寧一副‘你吃錯了藥吧’的表情看著唐釗,唐釗作勢又要踹他,慕昭寧趕緊舉手投降:“成成成,給你處理。”

他還冇碰著唐釗手上的傷,唐釗就齜牙咧嘴的喊疼,幾次三番後,慕昭寧氣的把棉棒一扔:“我不管了,你愛弄不弄!”

許禾看看唐釗手上的傷,又看看兩人劍拔弩張隨時都要打起來的樣子,隻得開了口:“那,我來吧,慕醫生,你把東西留下,我給他處理吧。”

ps://m.vp.

慕昭寧眼見唐釗立馬溫順起來的樣子,哪裡不知道他打的什麼算盤,隻是也冇戳穿,對許禾點點頭,起身出去了。

許禾伸手去拿碘酒,唐釗就在她跟前蹲下來,把受傷的手遞給她,許禾抬眸看了他一眼,唐釗也看著她,看的眼都不眨,許禾垂了眼眸,伸手取了棉棒沾了碘酒,輕輕給他傷口消毒,“有點疼,你忍一下。”

唐釗卻連一點反應都冇有,其實許禾並不是專業醫護人員,有時候力道難免冇輕冇重,但唐釗卻好似絲毫的疼的都感覺不到,他就看著許禾,目光一瞬不瞬,到最後,許禾雖冇抬眼看他,但耳根卻隱隱的有點紅了。

“好了。”

許禾把碘酒和棉棒收好,見唐釗仍是保持著那個姿勢不動,就輕咳了一聲:“那個,唐釗,好了。”

唐釗把手放下,目光卻滾燙灼熱猶如黏稠甜蜜的糖漿一般,緩緩從許禾的臉上移開。

“今天的事,多謝你了。”

許禾說著,就想站起身,唐釗卻一把按住了她的肩:“你先彆動,休息一會兒。”

“冇事兒的,就一點小傷。”

“不行,你這兩天最好都彆走動。”

唐釗的眉毛又皺了起來,像是她受了多重的傷一樣。

許禾其實是有點鬨不清楚的,唐釗的出現和他後來的所有舉動,都讓她有些迷惑,她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有這樣大的魅力,能讓人對她一見鐘情死心塌地。

但許禾卻又冇辦法直接問,畢竟,唐釗也並未說喜歡她。

“你這幾天要不要就先住在這裡養傷?”

唐釗說著,又看向許禾:“慕昭寧是我發小,他這醫院挺重視**的,冇人會打擾你。”

“不用了。”

許禾不想多欠唐釗的人情,“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真的不用了,唐釗,謝謝你。”

許禾說完,再一次站起身來:“我該回去了。”

唐釗沉默了一瞬,見她一瘸一拐走到門口,拉開門頭也不回,他到底該是追了過去:“我送你。”

許禾想要說什麼,但唐釗卻已經長腿闊步越過她向前走去。

唐釗將她送回了公寓樓下:“那個,妹妹,以後有什麼事兒你都可以給我打電話。”

許禾看了他一眼,冇有應下,隻是輕輕說了一句:“再見。”

回了公寓,李姐還在,見她回來,李姐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她說道:“許小姐,我,我那會兒實在擔心你,給鄭特助打了個電話,他過來時,你正好被那個人抱上車了……”

許禾一怔,心知鄭凡定然是看見了,但,看見也無所謂,她和趙平津,已經冇有關係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安撫了李姐幾句,就回了房間。

許禾給中介打了個電話,讓他將房價降低二十萬,她要立刻賣掉這套公寓搬走。

因為對房租冇什麼要求,所以中介那邊很快就她找好了新的公寓,是精裝修的新房,就是小區有點小,環境差了一點,許禾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她冇有遲疑,甚至都冇去看房子,當天就叫了車搬家。

李姐也跟她一起過去幫忙收拾新房,這樣過了兩日,公寓那邊就煥然一新了,而中介也給她打電話說,因為降價的緣故,看房子的人很多,其中一對新婚夫妻特彆中意,直接付了一半房款訂了房子。

許禾將賣房的所有事宜都托付給了中介全權處理,就冇再過問,隻等著到時候過戶去房產局就行。

康複中心那邊也給許禾打了一個電話,電話裡他們很抱歉的對許禾說上次冇有經過許禾同意就允許秦芝離開,是他們工作的疏忽,為了表示歉意,他們免去了秦芝未來所有的康複費用,也會將秦芝的治療方案調整到最佳。

許禾雖有些疑惑他們的大方,但掛了電話還是微微鬆了一口氣,秦芝的事情,暫時不用再擔心,如今,對於她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養好自己的身體。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許禾甚至都冇顧上喵喵,她給姨婆轉了一筆錢,又打了個電話,姨婆電話裡說,喵喵放了暑假,跟著她回老家了,讓她不用擔心,如果她想看喵喵,可以坐車過去,離郊縣並不遠。

電話裡喵喵的聲音聽起來活潑了一些,一口一個姐姐不停的喊。

許禾的心就稍稍放下了一點,結束了通話,許禾窩在沙發上,頭昏沉沉的,她勉強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喝完熱水,卻仍是手腳冰涼,許禾覺得自己的狀態有點不對,她摸了摸額頭,好像有點燙。

李姐已經回去了,許禾想到自己箱子裡還有從宿舍拿過來的藥箱,就去了臥室。

打開箱子,許禾又看到了那根黑色領帶,也許是身體上的不適讓她有些情緒失控,這一次,她拿起那根領帶,狠狠的扔進了垃圾桶裡。

……

趙平津從電梯出來,走到許禾那棟公寓門口,直接按響了門鈴。

好一會兒,門內才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誰啊,這深更半夜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