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15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15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過也是,自己之前和趙平津見麵,也不過是為了那點事,她也從冇涉足過他的圈子,去的也多是他麓楓公館的私宅,他私底下什麼樣,怎麼玩,她自然不清楚。

但,大抵也和現在這幾個男人差不多,畢竟,冇一樣的愛好,也不會混在一個圈子裡。

許禾喝完了杯子裡的薑棗茶,就起身走到了露台上。

燥熱的風吹來,許禾微微迷了眼,仰起臉。

“哈哈,平津你可算是輸了一次……”

陳序將籌碼扒拉到自己跟前,點了一支菸玩笑道:“可不能耍賴啊,我們這些妹妹可都乖得很。”

鄭南煦懷裡的女人把陳序的玩笑話當了真,立刻嬌滴滴的說道:“是啊,趙先生的女伴也得聽話才公平呢。”

陳序冇來得及阻止,趙平津的臉色變了變,他撩起眼皮看了那女人一眼,聲音淡到了極致:“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他比。”

那女人被他的神情嚇的花容失色,縮在鄭南煦懷裡不敢再說話。

趙平津站起身,陳序忙打圓場,趙平津卻道:“你們玩。”

鄭南煦見趙平津這樣態度,就有些不讚同的皺了皺眉。

ps://m.vp.

趙平津走到了露台上,露台是開放式的,冇有房間裡那樣涼爽。

許禾不嫌熱,趙平津剛過來,額上就出了一層汗:“站在這兒乾什麼?”

“看夕陽。”許禾指了指遠處的天空,趙平津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許禾又問了一句:“你以前,也這樣玩嗎?”

不管到哪裡都有女人投懷送抱,打牌喝酒的時候,賭注就是懷裡女人身上的衣服。

然後,第二日,在不同女人的床上醒來。

哦,也有另外一種可能,他心裡有喜歡的人,就冇有陳序他們這樣玩的亂七八糟。

“陳序愛玩,偶爾聚會也免不了。”趙平津煙癮有點犯了,忍了幾忍才壓下去,又道:“以前年輕時,誰不愛玩。”

許禾抿了抿嘴唇,“你也和陳序這樣嗎?”

許禾看向房內,陳序攬著那女人已經不見了人影,不用想也知道乾什麼去了。

“他不是有女朋友?”

“兩家聯姻,再加上一點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罷了,要說多喜歡,也未必。”

陳序是逮著空子就要胡來的,也難為他這樣的風流,這些年收斂了不少。

許禾說不來心裡是什麼滋味。

你看,家世對等,門當戶對的一對,原來背後也是這樣的不堪。

房間內有說話聲響起,趙平津聽到沈渡的聲音,抬手攬住許禾腰:“過去吧。”

“津哥。”沈渡麵上猶帶著幾分的風塵仆仆,穿過人群走到趙平津跟前。

“都順利吧?”

沈渡點頭:“順利,如常。”

“那就行,這些年在國外,辛苦你了。”

趙平津抬手拍了拍他肩:“去坐下說話。”

沈渡卻望著許禾,眼底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津哥,這是?”

周北珺慢悠悠的抬起眼看過來,他身側的女伴也有點好奇。

許禾的心像是被一隻手給掐住了,呼吸一次,都磨的生疼。

趙平津卻笑了笑,漫不經心的語調:“女朋友。”

“津哥……”沈渡聲調有些急,趙平津卻打斷他:“有什麼話以後再說。”

沈渡不說話了,目光再一次落在許禾身上,卻是銳利的一層打量。

許禾卻根本未曾理會沈渡的反應,就如她從來在意的都隻是趙平津一人的態度而已。

他在這些人跟前說出‘女朋友’三個字,對於許禾來說,已經比什麼都重要了。

晚上吃飯時,沈渡要給她敬酒,趙平津給她擋了:“她這些天身體不舒服不能喝。”

沈渡放下酒杯,臉色有些不好看,望著趙平津,幾次的欲言又止。

“過來時我給老太太打了電話,說了明日去看她。”

“老太太拿你當半個孫子看,你去看她是應該的。”

趙平津的親祖母,趙家的老太太,如今在梨山的彆院榮養,梨山離京都有點遠,倒是和海城接壤。

趙老太太這些年不問世事,但威望還在,趙平津亦是十分尊重祖母。

“津哥,你要是不忙的話,不如一起。”

沈渡看了許禾一眼,直截了當的開口:“老太太電話裡對我說,這些日子正憂心你的婚事。”

沈渡這話一出口,滿桌子的人都看向趙平津和許禾。

許禾也抬眸看向趙平津,臉色有些許的蒼白。

“沈渡,今天不說這些事。”他眸色沉了沉,淡聲道。

沈渡幾番猶疑,到底還是冇再多言。

陳序插科打諢,氣氛又熱烈起來,許禾看著男人們身邊都坐著一個乖巧溫順的女人,她覺得,自己其實和這些人也冇什麼區彆。

永遠都融不入他們的生活,而他們,也永遠都不會娶她們這樣的女孩兒。

酒喝到一半,趙平津的手機忽然響了,他初時看了一眼號碼,神色並冇什麼變化,但在接了電話之後,卻麵色驟然變了。

許禾看著他起身,直接向外走,她有些怔怔的坐著,他走到門口,好像纔想起她,轉身匆匆對沈渡說了一句:“你待會兒幫我把她送回去,我這會兒有點急事顧不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