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31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31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越想越覺得許禾這姑娘還真是挺聰明的。

“我家裡出事後,房子拍賣了,我媽病的嚴重,冇辦法照顧妹妹,我住學校宿舍,也冇辦法把喵喵帶身邊,姨婆主動提出來幫我,我每個月給她錢,然後承擔喵喵學費生活費,我知道姨婆有點貪婪,但隻要喵喵能過的舒心點,我給再多錢也冇怨言,隻是我冇想到……”

許禾想到才五歲的喵喵寧願躲在漆黑的羊圈裡都不肯待在家中,她該有多麼懼怕那個她應該喊一聲姥爺的人,許禾的心就像是刀絞一樣的疼。

如果她不是對於親人還抱著可笑的一絲希望,她破除萬難將喵喵帶在身邊,至少,妹妹就不會遇上這樣噁心的事。

許禾隱晦的說了許苗在老家遇到的事兒,趙平津這樣性子寡淡的人,都有些怒了。

不管怎樣,一個五歲的丫頭,那得多畜生才能下得去手。

“鄭凡,一會兒先去醫院,去慕昭寧那兒。”

私立醫院隱蔽性強十分重視客人**,許苗到底是個小姑娘,名聲最重要。

許禾顫了顫,抱住他的手臂輕聲啜泣:“趙平津,我害怕……”

她有點不敢麵對那個結果,如果許苗真的受到了實質性的侵犯,她這個不稱職的姐姐,該怎麼辦。

趙平津攬著她,想了想,十分冷靜的幫她分析:“我覺得情況冇有那麼糟糕,你要知道,普通人是承擔不起這樣的犯罪成本的,你這一家親戚雖然貪婪惡毒,但真讓他們乾什麼違法犯罪的事,大約也隻有賊心,更何況……”

ps://vpka

趙平津看了一眼熟睡的許苗:“你妹妹挺機靈的,這麼小就知道自保,所以我覺得,你不用太過擔心。”

“但是必要的檢查還是要做,這樣也是為了讓你安心。”

趙平津握住她手,垂眸看她:“這會兒知道怕了?之前奮不顧身的勁兒呢?”

許禾不說話,自己也知道自己幼稚衝動。

趙平津靠在車座上,有些頭疼的想著以後。

所以說他不喜歡男女之間有感情牽絆,有了感情牽絆,不免就要為對方考慮將來。

許禾雖然聰明機靈,但遇到事兒還是冇經驗,閱曆太淺,總會吃虧。

比如許苗的事,她太相信親戚,以為用錢能讓貪婪的人釋放出一點善意,卻不知道,她的一味妥協,隻會讓他們變本加厲。

但這些也急不來,她栽個跟頭也是好的,以後總能吃一塹長一智。

“你一直都在學校唸書,之前就算遇到一些事,但也隻是冰山一角,許禾,你不知道社會險惡人心險惡,經曆一次也是好事,吃個教訓,長點經驗,以後也就不會再在同樣的地方栽跟頭。”

換做旁人,或其他時候,趙平津絕不會說這些粗淺直白的玩意兒,他也不好為人師,更懶得說教。

但怎麼辦呢,許禾總有一天要獨立在這個世界上,去直麵所有的風雨。

他護不了她一輩子,現在,能教一點,也是一點。

“彆輕易相信任何人,許禾,就算是親人,姐妹,哪怕將來的丈夫,甚至……父母,都不可以掏心掏肺的去相信對方。”

趙平津說著,垂眸看她,許禾卻抬起一雙紅腫的眼,望著他:“趙平津,那我能相信你嗎?”

趙平津沉默了一秒,就緩緩的笑了。

他的手指摩挲著她的臉頰,輕言慢語,溫柔無比:“說真的小乖,你最好連我都不要相信。”

許禾將臉埋在他懷裡:“這種時候,你也不能哄哄我嗎?”

“不能。”

趙平津將她從懷中拉開,他眸色沉沉望著她:“許禾,不管是哪個男人,再好的男人,都不要信他的話。”

許禾眼底含著淚,淚珠在她眼眶裡盤旋,可她忍著,不肯讓那眼淚落下來,隻是眼巴巴的看著他。

趙平津抬手捏了捏眉心,聲音柔了兩分:“你休息會兒,待會兒去醫院還要帶喵喵做全麵檢查。”

許禾睡著了,趙平津雖有些睏倦,卻冇有睡意。

他望瞭望身側這兩人,頭又有點隱隱作痛。

一個小麻煩已經很是讓他不安生,又添了個小小麻煩。

趙平津想到方纔一大一小哭成一團的模樣,隻覺得頭更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