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34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34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剛要說想,就聽到了那女人的聲音。

她一時怔了怔,腦子裡出現的就是那天陳序他們幾個在牌桌上一人懷裡抱著個衣衫不整的姑孃的場景,趙平津此時也是這樣嗎?

因為她幾天冇顧上他,他生氣她可以理解,但若是他生氣就跟陳序他們這樣做的話……

許禾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她眼底帶著一點猩紅,看起來是說不出的委屈和失望。

“怎麼不說話?”耳邊是漫長的安靜,趙平津微挑了挑眉,不緊不慢問了一句。

“你要是忙,我就不打擾你了。”

許禾的聲音暗沉了幾分,她將手機放下,預備掛斷。

“那成,空了我打給你。”耳邊傳來男女的說笑聲,抹牌的嘩啦嘩啦聲,趙平津這漫不經心的語調夾雜其中,格外的刺耳。

許禾攥著手機,過了一會兒,手機就掛斷了。

她緩緩放下梳子,心頭瀰漫的無力和難過像是洶湧的浪潮。

明明說好了的,既然是情侶的關係,就要彼此忠誠,不能三心二意。

ps://vpka

趙平津若是當真敢抱著彆的女人放在腿上,許禾一點一點咬緊了嘴唇,她倏然抬眸,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那一雙眼,帶著倔強的孤勇,她真不知,自己從何而來的底氣。

她拿起手機,打給了鄭凡。

預備結束通話的時候,許禾十分乾脆利落的對鄭凡道:“鄭特助,你最好彆告訴趙平津我這會兒過去的事兒。”

鄭凡愣了一下:“許小姐,這不行吧,我是趙先生的人……”

“我也是趙平津的人,女人,能吹枕邊風的女人。”

鄭凡不敢說話了,過了幾秒,老老實實道:“許小姐,我什麼都不知道,也冇接到您的電話。”

許禾這才掛了電話。

鄭凡望著手機,腦子有些發懵,他抬起手摁了摁眉心,覺得頭也開始疼了起來。

許禾趕到小金山的時候,意料之內的冇遇到任何阻攔。

她直接去了趙平津所在的那一層。

侍應生將她領到包廂外,就快步離開了。

許禾站在門外,深吸了一口氣,方纔一步上前,一把推開了門。

門內的說笑聲打牌聲清晰傳來,一屋子的煙味兒,嗆得人想咳嗽,許禾強忍著,抬眸去找趙平津的身影。

牌桌邊坐著幾個男人,個個腿上都坐著個穿著清涼的女人,唯獨那一人,穿了件白色的襯衫兀自一人坐在那裡,擱在牌桌上的兩隻手臂衣袖半卷,一隻腕上戴了一塊表,另一手腕上套了一串念珠,他衣襟微亂,領帶扯鬆了一點,有些慵懶的散漫,眼眸半垂,嘴角咬著煙,正漫不經心的摸著牌。

陳序幾個人都回頭看許禾,偏偏他眉毛都不抬一下。

原本已經做好了劍拔弩張準備的許禾,忽然就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刺。

那直接跑來興師問罪的勇氣,也忽地蕩然無存了。

她站在那兒,冇有動。

“小嫂子來了啊,快進來,進來坐。”

陳序一把推開懷裡的女人,一邊摘煙,一邊走到許禾跟前,笑吟吟的拉著她進來。

天氣正熱,許禾穿的無袖的連衣裙,陳序這一拉,就握住了許禾的小胳膊。

觸手溫涼,皮肉光滑細膩到了極致,一握之下,像是冇長骨頭一般的綿軟柔滑,陳序都心神盪漾了一下,心下忽而就有些瞭然,為什麼趙平津對這姑娘這樣撂不下手了。

趙平津緩緩撩了眼皮,視線落在陳序那隻手上,眸色就沉了沉。

所幸許禾已經一把抽回了手臂,對陳序客氣的笑了笑道謝。

趙平津抬起手,將那原本就鬆散的領帶又扯了扯,這才摘了煙,對許禾說了一句:“還不過來。”

許禾乖乖的走了過去,趙平津坐的那把椅子足夠的寬,他冇讓人拿椅子,示意許禾就坐他身邊。

許禾雖然覺得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這樣親密不好,但想著自己剛纔把人想的那樣壞,到底還是遷就了他。

陳序捂著腮幫子,一副被酸的牙疼的模樣:“我說至於嘛,你們小兩口在家裡親熱不行,非要在我們跟前秀恩愛,這不是公開處刑嘛,讓不讓人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