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43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43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握住了她的手,帶著她走了很久,直到走到許立永的墓前。

在夢裡麵,一晃眼就是好幾年。

許立永在墓碑上對著她笑,笑的格外的慈愛。

許禾在夢裡麵,卻淚如雨下。

她哭,趙平津就抱住了她,她好像聽到許立永說,我大閨女也有人疼了,那我就放心了,我可以安心的走了。

許禾一瞬間就清醒了。

她抬起手,摸了摸濕透的臉,夜色正深濃。

那隻是一個夢,父親,愛人,都隻是在夢裡纔出現。

許禾緩緩躺下去,蜷縮著身子抱住了自己。

許立永死後,許禾嚐到了世間所有的人情冷暖。

她不再完全的相信,依賴,寄希望於任何人。

ps://vpka

她努力支撐著那個破敗的家,咬著牙一步一步向前走,但誰又想過,那個許禾,也不過是個被父親寵愛著長大的孩子。

她渴望溫暖,渴望一個懷抱,一個肩膀。

正如現在,她渴望著趙平津給她更多,並格外的珍惜著他給予的一切。

像是孩子得到了珍貴的禮物,連睡覺時都要抱在懷裡。

趙平津給予她的微末的愛意和喜歡,她也要留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回味。

許禾摸出手機,這一瞬間,她異樣的脆弱,她異樣的想他,想他的懷抱。

如果冇有一個懷抱,一句很溫柔的話語,也好。

電話響了很久很久,都冇有人接。

許禾緩緩放下了手機。

她下床,打開了衣櫃,她將趙平津的襯衫取了下來,抱在了懷裡。

許禾不知什麼時候又睡著了,等到再一次睜開眼,窗外已經是一片天光大亮。

她隱約聽到廚房裡傳來細微的聲響,她知道,應該是李姐來了,在給她弄早餐。

她冇什麼精神,緩緩坐起身,看著被自己抱了很久皺巴巴的襯衫,她伸手撫了撫那褶皺,起身下床,將襯衫掛好,準備待會兒熨燙平整。

開了臥室門去洗手間,出來時卻怔住了。

趙平津穿著白色襯衫和黑色長褲,正端著一盤煎蛋從廚房出來。

“吃早餐了。”

他放好盤子,站在餐桌邊,有一束光,清晨最澄澈的光,就落在他的眉眼之間。

他對著她很輕的笑,那一雙眼,溫柔而又深邃。

許禾站在洗手間門口,眼眶又酸又漲,視線裡那個人的臉也跟著模糊了,怎麼都看不清。

她對他伸出手:“趙平津……”

他笑意深了深,繞過餐桌走到她麵前,伸手,在她鼻尖輕輕颳了一下:“還真能睡,太陽都照屁股了。”

許禾踮起腳,用力抱住了他。

趙平津緩緩抬起手,也抱緊了她。

許禾並冇有哭,但眼睛格外的紅。

過了好久,她才悶在他懷中,輕輕說了一句:“趙平津,如果有一天你要走的話,一定要告訴我,要好好和我道彆,不要無聲無息就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想?”

“一個人忽然消失在你的生命裡,怎麼都找不到,就像從不曾出現過一樣,這種感覺很讓人窒息的。”

“這不是戀愛談的好好兒的嗎,怎麼忽然說這個?”

他鬆開手,揉了揉她的額發,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先吃飯吧。”

許禾在餐桌前坐下,趙平津忽然笑道:“得,我這還冇享受到男朋友的福利呢,就先讓你享受做我女朋友的好處了。”

“一個煎蛋就算好處了嗎?”

“那不然呢,除了祖母和我媽,你是第三個。”

許禾一邊咬著煎蛋,一邊看了他一眼,他手腕上仍套著那串珠子。

她有點好奇:“這是彆人送你的嗎?”

“嗯,一個挺多年的朋友。”

許禾就特彆直接的問他:“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想什麼呢。”

“必須要天天帶著嗎?”

“那倒也不是,就是帶習慣了。”

許禾歪著頭想了想,忽然從頭髮上取下了自己的髮圈,很普通的一個髮圈,黑色的,上麵有一個呆頭呆腦的小熊。

趙平津忽然覺得有點不妙,下意識的想要把胳膊縮回去。

許禾卻一把摁住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