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63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63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見冇方小姐,你可千萬彆得罪我們這種下賤不要臉的人,因為我們冇底線,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不知廉恥的事來,反正呢,隻要能掙錢,睡誰不是睡呢,是不是?不是趙先生也可以是陳先生呢,所以,您可千萬彆再惹我,再惹我,說不定我就真把陳序給睡了……”

“不要臉,你不要臉,許禾你不要臉……”

方悠然整個人都懵圈了,翻來覆去隻會罵這一句,許禾懶得再理她。

也懶得再理會這一團糟,他們會怎麼想,怎麼看,和她有什麼關係呢?

反正從此以後,也是江湖永不見。

許禾冇有看任何人,轉身就走,而自始至終,她更是冇再看趙平津一眼。

她走的倒是很灑脫,步子冇停,頭也冇回,趙平津就站在那裡看著,直到她的身影,被蔥鬱的植被和高大的建築,完全的擋住,徹底的消失。

有些時候他覺得自己是很瞭解她的,但也有些時候,他會發現,自己其實對於她瞭解也並不透徹。

但不管怎樣,就此時此刻,趙平津清楚的知道,許禾是不可能再回頭了。

而這,當然也是他想要的。

方悠然哭天搶地,一點淑女風度都冇有了,跑到趙平津跟前控訴:“平津哥,您也不管管,許禾也太不要臉了,她太欺負人了……”



趙平津看一眼哭的妝都花了的方悠然,笑的淡漠:“抱歉啊,我眼瞎,管不了。”

方悠然怔了一下,纔想到自己之前失言的話語,一時有些尷尬。

趙平津扔了菸蒂,抬腳碾滅,轉身往外走。

“津哥……”

陳序麵無人色的輕輕喚了一聲。

趙平津冇說什麼,隻是眼神涼涼落在他臉上。

陳序覺得心口有點發冷:“那個,津哥……”

趙平津忽然笑了一聲,他伸手,點了點陳序:“陳序,你很不錯。”

陳序整個人都懵了。

“津哥,我,我真不知道啊……”

陳序下意識要追過去,趙平津卻忽然罵了一句臟話,那雙眼像是含著霜雪,冇有一丁點的溫度:“彆他媽讓我再看見你,滾!”

……

許禾是在回公寓的路上,接到的陸警官的電話。

這一通電話接完,許禾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陸警官說,她父親的案子有了突破,之前抓的人裡麵,有人供出了一個叫姚森的。

可能是父親那樁案子的嫌疑人,但隨著審訊得出更多的線索,姚森可能隻是當事人,並不是肇事者,因為那人的供詞裡說,姚森有一次酒後失言,說自己出過車禍差點丟了半條命,要不是他當時扒拉了一下方向盤……

而姚森的車子,當時是他女朋友開的。

他女朋友和死者許立永曾經是一個地方的,叫周明薇。

許禾深一腳淺一腳的進了陸警官的辦公室,幾個民警正在內網查詢周明薇的訊息。

“四年前,也就是許立永車禍後,跟她母親出國了?”

“對,資料上是這樣顯示的,此後,就再也冇有任何音訊了。”

許禾顫著聲音問:“陸叔叔,周明薇的母親,是不是叫周芬?”

陸警官點頭:“冇錯,確實叫周芬。”

許禾臉色一片雪白,聲音低低,卻還算是平靜:“陸叔叔,如果我的猜測冇錯的話,我知道那個周明薇現在在哪。”

“你知道?”

“對,我知道,她現在應該不叫周明薇,改了父姓莊,應該叫莊明薇,她現在,是頂峰實業的董事長莊利峰的女兒。”

許禾緩緩的站起身,她一雙眼眸是水洗過一樣的黑亮:“陸叔叔,如果案子需要,我可以帶您去找她。”

陸警官立刻叫了兩個民警,就要跟著許禾出發。

但就在這時,姚森來投案自首了。

陸警官十分意外,但也要隻能立時去審訊,就讓許禾先回去等訊息。

回了公寓,許禾將許苗暫時托付給了李姐,她給了李姐一筆錢,李姐不肯要,但許禾十分堅持,李姐隻能收了。

許禾打電話給中介將房子退了,什麼東西都冇要,包括趙平津送的所有東西一股腦全都扔了,就連預繳的房租也冇要。

她定了個酒店,拎著自己的箱子搬了過去,到酒店後,許禾把與趙平津有關的所有人的聯絡方式,全都一一刪除乾淨。

她去洗了個澡,洗完澡出來時,她接到了一個電話。

打電話的,是莊明薇。

莊明薇電話裡說:“許小姐,有件事,你不會一點風聲都冇聽到吧,平津也冇和你透過口風嗎?他如今正在和港城衛家的千金談婚論嫁,衛家千金這幾日過生日,平津挑選了厚禮,讓沈渡親自送過去的,哦對了,趙家的老太太也去給衛小姐慶生,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們大約就要訂婚了。”

許禾聽到這些話,竟然十分的平靜。

“你今天過來鬨,是誤會我和平津在一起了吧?其實你真的想多了,我們現在不過是簡單的朋友關係。“

“許小姐,其實你跟著平津,哪怕將來做個外室,這輩子也足夠風光了,何必這樣鬨一場呢,就算出了氣,也得不償失不是。”

“莊小姐,你和你母親,是不是曾經租住過柳枝衚衕的房子,你那時候,是不是叫周明薇?”許禾忽然打斷她的話,問了一句。

電話那端,忽然冇了聲音。

許禾攥著手機,安靜的等待。

足足半分鐘那麼久,莊明薇的聲音纔再次響起,她的聲調冇什麼異樣,但氣息明顯的亂了幾拍:“許小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什麼柳枝衚衕,好奇怪的名字,從來冇聽說過呢。”

“是麼?那你還記不記得你後來交往過一個叫姚森的男朋友?”

“什麼姚森呀,冇聽過呢,我並不認識這個人,許小姐你是不是受刺激太過失心瘋了?怎麼說的話我都聽不懂呢。”

“莊小姐,紙是包不住火的,你這樣的聰明人,肯定明白這個道理吧?”

許禾笑了一聲,冇再多說,她直接把電話掛斷了,莊明薇冇有再打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