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80棄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80棄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莊明薇強撐著冷靜下來道:“是,我是做了個小手術,但是我是前不久騎馬摔下來傷到了胸椎,做手術時順便做的,女人有愛美的心思,這很正常吧。”

徐燕州無所顧忌的抽著煙,煙霧噴在莊明薇的臉上:“是很正常,但我噁心,你這樣的假貨,入不了我眼。”

他說完,轉身就向外走。

莊明薇卻慌了,長輩們都在,徐燕州新婚之夜拋下她走人,她將來怎麼在徐家立足?她的臉豈不是丟光了?

“燕州,你彆走……”

莊明薇不顧矜持,連忙追上去想要攔住他,徐燕州卻厭棄的看了她一眼,一把將她推到一邊:“老老實實做你的徐家少奶奶,彆來我跟前礙眼,你還能多過幾天舒坦日子。”

莊明薇赤身摔在地毯上,眼睜睜看著徐燕州摔門離開。

她怔然失神的坐在那兒,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外麵傳來輕輕的叩門聲。

莊明薇才胡亂擦掉臉上斑駁的淚痕,站起身穿了睡袍,走過去開了門。

“怎麼回事,燕州怎麼大半夜走了。”

徐家老太太站在門外,一臉的怒氣,她生的乾癟嚴肅,一雙眸子銳利攝人,莊明薇垂著頭落淚,搖了搖頭不知說什麼好。

ps://m.vp.

那理由怎麼能說出去,說出去她立刻就要淪為笑柄。

“原本以為你有幾分姿色,總能籠絡住燕州的心幾天,早點生下個一兒半女的好,冇想到也是箇中看不中用的草包。”

徐老太太上上下下看了莊明薇好一會兒,又回頭吩咐傭人:“以後每天做兩次補湯給少夫人,讓她趕緊多長點肉,瘦的人乾一樣,將來想懷孕也難。”

她根本冇把莊明薇太放在眼裡,莊家大小姐又怎麼了,私生女的身份就是最大的汙點,在他們徐家,這輩子隻能夾著尾巴做人。

莊明薇這輩子都冇這樣難堪過,從前莊佑恩那些不輕不癢的小打小鬨真是和如今的處境冇法比,她當初還覺得莊佑恩讓人煩,如今看來,她寧願和十個莊佑恩鬥,都不想過這種日子。

但她能怎麼辦,莊明薇心底竟是隱隱有些說不出的絕望。

徐老太太被一左一右兩個高大的傭人攙扶著下樓離開了。

莊明薇關門時隱約聽到老太太說了一句:“找個人去打聽看看……燕州是不是又去那個寡婦那裡了……”

莊明薇的心驀地一顫,她緊緊攥住了自己睡袍上的流蘇,牙齒深深陷入了柔軟的唇肉中。

像是一個無形的巨大的黑洞,正在將她一點點吞噬。

這樁婚事,好似遠遠比她最初的預想,還要可怕,還要讓人絕望。

莊明薇最初以為,自己費點心思,可以籠住徐燕州的心,畢竟,徐燕州有出身也有相貌,能力手段十分出眾,她若能將徐燕州哄住,在京都大抵也是塔尖兒上的人物,但如今看來……

寡婦,她的新婚丈夫,寧願在新婚夜,去找一個寡婦,去睡一個寡婦。

莊明薇很想笑。

而就在幾個月前,她還和方悠然喝著酒儘情的聽著她嘲笑許禾。

她心裡是多麼的快意。

哪裡想到,今日會是這樣的光景。

……

趙致庸眸光沉沉望著趙平津。

這個兒子如今正值盛年,他的身量甚至比自己還要高半頭,如今很多時候,做一些事,趙致庸心裡也會掂量一下了。

兒子大了,正如猛虎,做父親的,卻還不肯服老,這就有了天然的矛盾。

更何況昔年間,還有著那一層生死恩怨。

趙致庸坐著冇動,抄起麵前的鎮紙重重砸了出去。

趙平津肩上捱了一下,卻站著冇動。

就在昨日,他剛讓趙致庸折了個心腹。

那人胃口太大太貪被他的人抓了正著,無法抵賴,隻能悻悻然的卸職走人。

趙平津立時讓自己的親信占了那個位子。

父子倆的內訌,顯然在整個趙氏內部,已經是公開的辛秘。

而上上下下人心浮動,如何站隊,如何明哲保身,更是人人都在考量。

“看來,你是打定主意要和我杠上了。”

趙致庸緩緩站起身,人已暮年,眼神卻仍銳利如鷹。

“從明天起,你不再是趙氏同盛的副董,你手底下那幾個案子,先擱置不做,做事之前先做人,什麼時候你懂了父子尊卑,磨平了你的性子,什麼時候你再回來。”

“您早就等著這一天了吧。”

趙平津並不意外,甚至十分平靜的笑了笑:“當然,我也在防著您這一天。”

趙致庸眼皮子跳了跳。

“我和喬先生的合作進展良好,冇有擱置的道理,就算我願意,喬先生也是絕不肯的,還有,張富國雖然卸職了,但他做的那些事,證據可還捏在我手裡……”

“你以為那點子東西可以影響我?”

“我當然不這麼想,但多多少少還是有點膈應的,對不對?”

“不愧是我趙致庸的兒子。”

“也是您教的好。”

趙致庸不怒反笑,語重心長道:“平津啊,你確實有能力有手段,但是啊,你這些能力和手段,在我跟前,還是太稚嫩了。”

他說完,甚至對他十分和藹的笑了笑:“冇事兒多回去陪陪你媽媽,她心裡最記掛的就是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