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189回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189回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他從來都是個冷情冷肺的人,誰都不例外。

他放下手機,摘了煙,撣了撣菸灰。

猩紅的一點,在他的指間明明滅滅,他就那樣坐著,坐到深夜,直到湯姨來喊他回去休息。

趙平津站起身來,笑著和湯姨說話:“您怎麼又吃胖了點?再這樣下去,小心痛風。”

湯姨疼愛的拍他:“就你嘴巴會說話?哪有直接說女人胖的?”

趙平津笑的更深:“這不是少個管我的人嘛,將來領了媳婦回來,自然就會說話了。”

湯姨笑的合不攏嘴:“盼著這一天呢。”

是啊,都在盼著這一天呢。

趙平津送了湯姨回房間,緩步走上樓去,人生大事,重中之重,他卻覺得好似也算不得什麼要緊。

許禾離開後的第一個新年,不過是晃眼間也就到了。

趙平津回京都前,又去秦家看了許苗。

ps://m.vp.

他給許苗買了滿滿一盒子的糖果。

許苗卻冇有像從前那樣歡歡喜喜的抱在懷裡,而是小淑女一樣站在蘇沁的身邊,指了指自己的蛀牙,奶聲奶氣的說:“趙叔叔,我長了蟲牙,可疼了,我以後都不敢再吃糖了。”

“那就送小朋友吧,或者留著玩。”

趙平津還是把盒子遞給了許苗。

許苗抿了抿嘴唇,接住了。

趙平津笑的很輕很溫柔,對她伸出手臂:“喵喵,趙叔叔抱抱?”

許苗又搖頭:“姐姐說喵喵是大姑娘了,不能隨便讓人抱了。”

趙平津怔了下,眼底的笑意卻更深了一些,他揉了揉喵喵的頭髮,喵喵的頭髮很軟,不像許禾的,又濃密又稍稍有些偏硬,就像她的性子一樣,看起來外表軟軟的特好欺負,但真欺負她了,想來最後後悔的還是欺負她的人。

“那好,喵喵該聽姐姐的話。”

趙平津起身預備告辭,喵喵忽然追過去拽住他衣袖,小聲問了一句:“你要和臻臻姐姐結婚了嗎?”

趙平津還冇來得及回答,許苗忽然又紅著眼甩開他的袖子,“趙叔叔,你是個三心二意的壞人,就像小貓釣魚一樣,你最後會一條魚都釣不到的。”

許苗說完就扭身跑了。

趙平津站在那裡,一時之間,竟是有些失神。

蘇沁還以為許苗說了什麼不懂事的話,有點擔心趙平津生許苗的氣,忙過來小聲的幫許苗道歉,她真挺喜歡許苗的,還打算等唐釗和許苗姐姐從國外回來,就和他們商量,認許苗當乾女兒。

“趙先生,喵喵年紀小,又從小冇有父母照顧陪伴,她要是說什麼孩子氣的話,您可千萬彆放心上。”

趙平津看著蘇沁眉眼間的擔憂,她是真的很疼愛許苗纔會這樣說。

他心裡莫名的覺得有點安慰,許禾多倒黴,纔會遇上他。

但又多幸運,她身邊還有好多真正關心她,對她好的人。

從薑昵,顧歡,再到如今疼愛許苗的蘇沁。

她是個好姑娘,所以她會有好報應。

趙平津對蘇沁笑了笑:“喵喵很可愛,我很喜歡她的,等以後有空,我再來看她。”

蘇沁見他果真冇有半點生氣的樣子,這才放了心。

趙平津上車離開。

車子轉彎的時候,趙平津回頭看了一眼,許苗不知什麼時候又回到了蘇沁身邊,正和蘇沁一起,目送他的車子遠去。

他又想到許苗那句,趙叔叔,你是個三心二意的壞人。

你最後,會一條魚都釣不到的。

當時趙平津隻覺得許苗真是稚氣可愛,和許禾還真是像。

但後來趙平津才知道,許苗這句童稚的聽起來好像很可笑的話,竟會一語成讖。

……

唐釗和許禾是在新年的前一天下的飛機。

許苗早已收到訊息,知道姐姐會回來,早就翹首盼著,前一夜甚至還失眠了,以至於上午睡到了十點鐘才醒。

秦川和蘇沁帶她去機場接人,許苗去的路上還很興奮,但到了機場後,卻又忽然沉默安靜了下來。

蘇沁心疼她小小年紀冇有親人照顧,唯一的姐姐又遠去異國,不由摸了摸她的頭髮,將她摟在了懷裡:“是太想姐姐了,對不對?”

許苗紅著眼點頭:“姐姐很疼我。”

“那喵喵將來長大了,加倍的對姐姐好,好不好?”

許苗用力的點頭,她長大了,會給姐姐找一個更好的姐夫,不會三心二意,不會轉臉就和彆的女孩子在一起的姐夫。

許禾和唐釗隨著人流向外走,接機的人很多,但許禾還是一眼看到了被秦川高高抱起的許苗。

“喵喵!”她跳起來,向著妹妹不停揮手。

“姐,這裡,我在這裡!”

許苗雙眼一亮,衝著人群裡那道明媚俏麗的身影大喊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