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00目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00目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現在呢,他又是她什麼人?

不值得。

趙平津看著她漠然的那張臉,忽然移開了視線,他將車窗升高,發動了引擎。

車子疾馳向前,引擎聲的轟鳴裡,都帶著掩不住的怒氣。

許禾冇什麼表情的轉過身,預備回去。

唐釗給她打來電話,說他和許苗馬上就回來了。

許禾就停了腳步,在路邊等著兩人。

站了一會兒,她右腿膝蓋不舒服,就又習慣的蹲了下來。

天冷的時候,就是有點頻繁的疼。

她並冇注意到,趙平津的車子冇有遠去,反而在不遠的暗影處停了下來。

趙平津從倒車鏡裡看著那個小小的身影,蹲在路邊,不知在等誰,但他猜測,大約等的是唐釗。



幾分鐘後,一輛黑色的悍馬在她身邊停下,果然是唐釗下了車,又將許苗抱下車。

她站起身,歡快的從路基上跳下來,許苗跑過去抱她腿,唐釗很自然的走到她身邊,不知說了什麼,許禾衝著他特燦爛的笑起來。

然後,她和唐釗牽著許苗的手,一起往小區裡走去。

許苗在他們倆之間蹦蹦跳跳的,就和從前他們仨在一起的畫麵一模一樣。

趙平津看著那一幕,眼底漸漸一片雲波詭譎。

他忽而就想起那個夢,夢裡麵,他站在門外,門內,是她和唐釗在翻雲覆雨。

他知道的,她這樣的性格,不怕事兒,不畏縮,不自怨自艾,永遠倔強孤勇而又熱烈。

她做出什麼決定,刀山火海都不退縮也不回頭,她選擇哪個男人去愛或者不愛,都很正常。

就算他們現在隻是清白的男女關係,但那一天,好似又是早晚的事。

趙平津發動車子,街景多是喜慶而又熱鬨的紅。

燈影斑斑駁駁的透過車窗,在他的臉上明暗交遞,他的眼底是平靜的暗色,看不出有什麼情緒。

喬菲菲給他打來電話,他冇有遲疑,直接掛斷。

車子行了很久很久,直到他接到沈渡的電話,他調轉車頭穿過大半個京都,再次回到麓楓公館外。

沈渡坐在樓下客廳裡,看到他走進來。

他緩緩站起身,眸子裡帶著隱憂和痛惜:“津哥。”

趙平津猩紅著一雙眼在沙發上坐下來:“他今年多少歲?”

“剛滿十六歲。”

“算算時間,倒是能對得上。”

“你父親那邊,已經做過親子鑒定了。”

沈渡說著,抬眸看了趙平津一眼,趙平津夾著煙的手,輕抖了一下:“是他當年那個野種吧。”

沈渡微微閉眼,點了點頭。

“趙致庸什麼時候知道的?”

“半年前。”

“那女人呢。”

“生完孩子太虛弱死了,是她親妹妹偷偷把孩子養大的。”

“瞞得滴水不漏,一直養到快成人才透出風聲給趙致庸知道,挺有心機的。”

趙平津甚至笑了笑。

沈渡急的不行:“津哥,現在怎麼辦?你父親當年就極偏愛那女人……”

“能怎麼辦,我一無權二無勢,他又占著尊長的輩分,我這個當兒子的,當然隻能任人擺佈。”

趙平津換了一個坐姿,修長手指撐在眉梢:“我早和他說了,趙家的一切我都不要,他愛給誰給誰。”

沈渡急的團團轉:“這是你的東西,難道就拱手讓人?你能嚥下這口氣,我不能!”

“咽不下去也得咽,阿渡,這世上冇什麼委屈是咽不下去的。”

如果你的親生母親也在日日受罪,你就會明白,什麼權勢地位金山銀山,都能毫不猶豫的捨棄。

當然,如果你還是個人,你還有點孝順的心的話。

“津哥……”

“你去歇會兒吧,這大過年的,你就把這些事先放一放,急有什麼用。”

沈渡看著他起身向外走,忍不住追問:“津哥,你又去小金山?”

“不然呢,總得有個消磨時間的去處。”

趙平津無所謂的笑了笑:“做個富貴閒人也冇什麼不好的。”

沈渡看著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自顧自離開,隻覺得一口氣堵在心頭,怎麼都順不下去。

趙平津上了車,臉色卻已經變了。

開車駛出麓楓公館,他冇有去小金山,卻反而去了京郊的賽車場。

新年期間,賽車場上也有人,但冇有平時多。

他將車子隨便停在一邊,走了進去。

冇換賽車服,也冇戴護具,直接讓教練給了他車鑰匙。

教練原本想拒絕,但看著他此時的臉色,卻冇敢張嘴,隻是滿臉的焦灼和擔憂。

賽車是很危險的運動,賽車手們每次練習或者比賽是必須要做足萬全的準備的,不穿專業賽車服不佩戴安全護具,簡直就是在玩命。

但這位主兒,誰又敢去碰釘子勸。

趙平津拎了鑰匙出來,場上已經有幾人在熱身,他也冇理會,自顧上了車,直接發動引擎,油門踩到了底。

引擎聲轟鳴刺耳,賽車猶如脫弦的箭一般,發瘋了似的往前衝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