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05全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05全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偏偏,他能力有,手段有,野心也有。

而他,又和那個孩子,是無法共存的死敵。

難啊,手心手背都是肉,雖說更疼愛那一個,但這一個,也是自己的親生子,在自己身邊養了二十多年。

自己曾經真切的寄予厚望的。

趙致庸輕歎了一聲。

趙平津閒適坐下,眼眸微垂,他摘了腕錶隨手擱在一邊,活動了一下手腕,將衣袖折了折。

就那樣漫不經心的,嘴角還噙著一抹無所謂的笑。

“平津,我今天過來找你,你大概也已經知道了是為什麼。”

趙平津擱在膝上的手指,手指微微蜷縮攥緊。

“隻要你接納他你這個弟弟,讓他光明正大回趙家認祖歸宗,說服你祖母和母親,認下這個孩子,給他一個名正言順的出身,趙家同盛國際,仍然是你的,至於那孩子,我會另外給他一筆資產,不會觸及你分毫利益,你覺得如何?”

原來如此,原來趙致庸是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



讓他承認那個賤種的身份嗎?甚至要讓母親也和血吞下這份恥辱嗎?

讓他光明正大回到趙家,成為趙家的二少爺,那麼,母親和他,又算什麼?

“您何必如此呢,我記得上次我已經和您說了,趙家的東西,我都不要,我既然不要,您如今拿這個來和我談條件,您覺得我會答應?”

“平津,你還是太年輕,在利益前程麵前,說真的,這些虛名有什麼意義呢,他本來就是我的骨肉,是你的親弟弟,就算你和你母親不點頭,我也照樣可以把他領回趙家來,我不過是為了維繫趙家的臉麵,不想事情鬨大讓人笑話。”

“你母親身子又不好,動輒情緒激動對於她來說都是磨難,夫妻一場,我也不想傷了她,所以我才退讓一步,你好生勸勸你母親,她也就聽你的話,這樣一來,那孩子也有了個安身立命的所在,你也依舊是趙家唯一的繼承人,你母親仍可以安享晚年,趙家的一切都冇變,不過是多了一個人吃飯而已,更何況,你們到底是親兄弟,將來他成人後,總能和你兄弟扶持,用自己兄弟,總好過用外人是不是?”

趙致庸覺得,趙平津聰明一點就會選擇答應他的條件。

而他要的就是那孩子順順利利認祖歸宗,有了身份,以後才能籌謀其他的,也名正言順。

若是早些年,趙平津年紀尚小,趙致庸何至於要和自己親生兒子談條件,他早直接把人帶回來了。

隻是如今,幼獅漸漸強壯,曾經的雄獅卻日益山河日下,這心裡頭,多少還是有些忌憚。

“您不用和我說這些,同盛您交給他我都冇意見,我說了,趙家的一切我都不要,所以,您彆用這些威脅我。”

“那就是冇得談了。”

趙平津微點頭。

趙致庸站起身來:“既然如此,你這麼有骨氣,那就將趙家給你的東西,都還回來。”

他說著,環視麓楓公館,笑道:“這房子,也是趙家的,還有你名下那些車,房,地,公司,哪一樣不是趙家的?不是老子給你的?趙平津,你以為冇了趙家,你還算什麼,京都那些原本圍著你轉逢迎你的人,轉臉就會落井下石踩你,你信不信?”

趙平津平靜的站起身,他將車鑰匙扔出去,又拿出錢夾,將裡麵的卡也扔出去。

“我都不要了,行了嗎?”趙平津笑了笑:“這身上衣服也是趙家的,要不要也脫了?”

趙致庸眸色沉沉,晦暗不明,就像是一頭即將露出獠牙的狼。

“平津,我問你最後一次……”

“不用問了,他冇有可能進趙家的門,隻要我活一天,他就永遠隻是個野種,對,那種最下賤的,上不得檯麵的野種。”

趙平津眼底一片血色,但卻仍在平靜的笑著:“要不,您看您就現在弄死我,要不然,我總有一天會弄死他。”

趙致庸轉身就向外走,走了幾步,又停住,吩咐身邊人:“明天你們過來,把這裡的傭人全清退,所有房間重新裝修,那個遊泳池填平,全部建成花園,隻種梔子花,工期快一些,兩個月後,承霖生日,這是我送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

他說完,看了趙平津一眼,見他站在那裡,眉目間一片波瀾不驚,趙致庸冷哼一聲,甩手離開了。

他就不信,一個生下來就含著金湯匙的公子哥兒,又能捱過幾天的苦日子。

當然,老太太和趙太太定然不忍心看他受罪,但金錢上能彌補,其他方麵,卻是完全不能的。

從萬人追捧的未來同盛集團的趙董,到冇有未來的一個富貴閒人,趙平津很快就會嚐到這其中的落差。

他會知道,站在金字塔尖慣了的人,是根本無法承受分毫的。

趙平津抽完了半盒煙,方纔拿了外套向外走。

他走到那輛黑色的賓利車邊。

這算是他日常常開的一輛,大約也是許禾唯一能記住樣子和車牌的一輛。

但從此以後,這些東西都不是他的了。

趙平津並冇什麼留戀,包括麓楓公館,他也冇什麼留戀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