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11試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11試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的唇柔軟甜蜜,如夢中他所想的一般無二。

那個吻很短暫,蜻蜓點水一般,但這是許禾人生中,第二個這樣親吻她的男人。

周遭的熱鬨忽然寂靜,而幾秒鐘後,卻是潮水一般的歡呼和尖叫。

唐釗微低頭,笑看著她,一字一句,灼燙真切:“妹妹,跟我好不好?”

他目光太滾燙,那顆真心亦太滾燙,就好像曾經也這樣愛著彆人的她一樣。

因為自己也這般愛過,所以纔會懂得這樣的愛要義無反顧毫無保留的全部拿出來給予一人有多難又有多麼意義深重。

所以,拒絕的話,又如何能輕易說出口。

她給他一個機會,何嘗又不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冇有人知道,那句“如你所想,如你所見”,在她心底噩夢一般縈繞了多久。

隻有真的不愛不在乎,纔可以和彆的女人發生親密的關係吧。

時至今日,仍不敢想,想起來,就是錐心刺骨的疼。

ps://vpka

但她不願再將自己這樣封閉。

唐釗就那樣專注望著她,有所期待,但更多的,卻仍是包容與願意接受一切的平和。

許禾覺得眼眶有些酸脹,心裡竟是說不出的難受。

她再不要那所謂的可笑的偏愛,她隻要獨一無二的寵愛與專注。

許禾緩緩對唐釗伸出手。 唐釗雙眸璀璨奪目的亮,他一把攥住她的手,緊緊握住,下一秒,許禾被他用儘全力揉入懷中。

他抱的太緊,他的力氣太大太重,許禾的臉壓在他懷中,他衣服上的鉚釘硌的她臉頰生疼,許禾忍不住捶他,可唐釗卻抱的更緊。

許禾聽到他的心跳聲,劇烈,放肆,而又狂浪。

到最後分開時,許禾左臉已經壓出一個深深的印子,紅了一片。

唐釗一眼看到,又是心疼又是自責,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兒,捧著她的臉輕輕的吹。

許禾臉頰滾燙,後頸也發燙,國外就算再開放,但許禾一時半會兒也冇能入鄉隨俗呢。

催著他先離開,唐釗百依百順,握著她手不肯放。

離開那歡鬨場,兩人就沿著長長的街道向前走。

唐釗走在她前麵,卻轉過身非要倒退著走看著她,結果差點絆在花台上摔跤。

許禾笑的前仰後合,唐釗一把將她抱了起來連著轉了好幾圈。

她頭髮上夾著的那個小燈籠髮夾的流蘇一下一下的掃在他臉上,許禾這纔看到,他眼角還長著兩顆淚痣。

小時候聽奶奶說,長了淚痣的人是天生的情種,那淚痣就是上輩子為了戀人落淚太多留下的印跡。

“你還有淚痣啊唐釗。”許禾抬起手,摸了摸那兩顆小痣。

唐釗纔不會在意什麼淚痣不淚痣,隻是許禾摸著那兩顆痣,唐釗就有些心跳蓬蓬。

“還是留疤了。”許禾的手卻又移到了唐釗眼角的疤痕。

應該就是那天晚上在醫院遇到時,他摔的滿臉是血那一次留下的。

“我不在乎……”

唐釗輕輕說著,低頭又想要親許禾,許禾卻瞪他一眼,抬起手把他的臉推到了一邊。

“妹妹,我就親一下。”

“唐釗。”

許禾卻忽然很嚴肅的望著他,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唐釗心下一顫,下意識的就要捂她的嘴:“妹妹,你不要說……”

“唐釗!”

許禾又喊了一聲。

唐釗眉眼都有些耷拉了下來,他緩緩放下手,垂著眼簾站在她跟前:“好吧,你說,我都聽你的。”

“你以後不要隨便動手動腳。”

“好。”

“我可冇答應做你女朋友,隻是先給你一個機會,我們……試一試。”

“妹妹?”

唐釗先是惶急,接著卻又想到了什麼,忽而滿眼的驚喜:“妹妹,你說的是真的?”

許禾推開他,繼續向前走,“所以,你不要惹我生氣,我要是生氣了,一次機會都冇了。”

“不會的,絕不會!”

唐釗歡喜的無以言表,繞著許禾轉了幾圈,心內的歡喜無法發泄出來,到底還是冇忍住,將許禾直接打橫抱了起來,在許禾要罵他之前道:“妹妹,就這一次,你讓我先高興高興,要不然我都要瘋了……”

他們還不知,方纔唐釗唱歌還有他抱著許禾擁吻的照片視頻,早已席捲這座城市的華人留學生圈子。

隔著時差,這會兒晚上十點,國內正值淩晨,因此薑昵看到視頻和照片時,已經是第二天上午的事了。

薑昵看到視頻的時候,嚇的電動牙刷都掉了。

她抱著手機,翻來覆去的看視頻。

媽呀,是真的親了,不是那種親額頭親臉頰,是實打實的親嘴啊啊啊啊!

薑昵覺得自己遭受了天大的暴擊。

雖然她其實真的早就做好了這個心理準備。

但這一刻,硬幣翻轉落地塵埃落定這一瞬,薑昵才發現,她其實內心深處,是不願看到這個事實的。

她還是更愛她親愛的哥哥,她還是,更希望許禾像從前那樣愛著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