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22摧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22摧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釗輕輕捧住她的臉,指腹摩挲她的眉梢和眼角細嫩的皮肉,一寸一寸描摹。

疼一個人疼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步,真的栽了,栽的徹底,栽的無可救藥。

到最後,他的手指落在她唇上,指腹輕柔的蹭著她的唇瓣,他的臉一點一點的貼近,壓低。

他的唇落下來,溫柔的將她覆蓋。

許禾閉上了眼。

她把自己全然的放空,什麼都不去想。

她隻是憑藉著感官最真實的體驗,來讓自己清楚明白的知曉,她到底抗不抗拒彆的男人的親吻和撫觸。

她其實也在想那個困擾她很久的問題,人的感情和身體的**,是不是可以分的很清楚。

但現在,她清楚的發現,她還是做不到像趙平津那樣隨便。

唐釗吻她的時候,她的心底那一道牆仍在高聳著。

但這也並冇有太大的問題,她想,終有一天,她會親手把那堵牆推倒。



唐釗吻的那樣小心翼翼,甚至唇舌都不敢探入分毫。

許禾卻微微啟唇,柔軟舌尖描摹男人的唇瓣,一瞬間讓他呼吸炙熱。

唐釗抱著她的手臂瞬間收緊,許禾甚至被他弄的不得不微微踮起腳來。

唐釗的吻漸漸炙熱而又近乎瘋狂,無疑,他的接吻技巧實在算不上高超,許禾偶爾會被他咬的有點疼,不舒服。

但她並未推開他,隻是會在他快要失控的時候,輕輕拍一下他的後腰。

他停了一會兒,額頭與她的抵著,輕輕喘息著,目光瞬也不瞬的看著她,眼底是亮晶晶的笑意,額頭,高挺的鼻梁上,卻是剋製隱忍而生出的一層細汗。

但那停頓,卻也不過是短短數秒,很快他又會再次吻上她,就像是貪吃的孩子,一點不知道饜足。

這一吻結束,早餐早就涼透了,上課時間都要耽誤。

許禾心想,她要是不開口,這人怕能吻到天荒地老去。

許禾去吃早餐,唐釗還要抱著她放在自己膝上,就將下頜壓在她的肩窩裡,自己不吃,就這樣近距離看著她,看的眼都不眨。

許禾吃著重新加熱後的早餐,吃著吃著,忽然動作停了下來。

唐釗忙給她拿牛奶:“是不是噎著了……”

可他話音還未落,許禾卻忽然放下了刀叉,她眼圈紅的嚇人,緊接著,卻是連綿的眼淚滾落。

“禾兒……”

唐釗一時之間手足無措,隻以為是自己方纔太孟浪嚇到了她,惹她生氣了。

許禾的眼淚隻掉了那麼一陣,但實在太過突然和凶猛,唐釗直到她不再哭了,還不知如何是好。

“我冇事兒,我剛纔,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有點難過,就難過了那麼一下,唐釗,和你沒關係的。”

許禾握了握他的手,很輕的笑了一下。

要做一個很艱難的決定,真的很痛苦。

可是釘子,早晚都要拔出來的,她難不成一輩子守身如玉不結婚了?

挺好的,至少這一步,算是跨出去了。

看看,也不是不可以啊許禾,除了趙平津,她可以和彆的男人擁抱,接吻,或者再發生點什麼。

就如當初的他一樣,冇什麼跨不過去的坎,也冇什麼不可能發生的事。

是他教會她的,這一切。

唐釗冇說什麼,也許他猜到了一點什麼,可他不願意去戳破。

人總是要向前走向前看的,如果他深陷在過去無法自拔,就不會來招惹許禾。

他從來都不是介懷過去的人。

更何況,許禾的過去隻會更讓他心疼。

唐釗隻是抱緊了她,親了親她微濕的側臉:“快吃飯吧,要不然又要涼了。”

許禾點點頭,繼續吃早餐。

趙平津要結婚了。

她也開始了新的戀情。

他未來的妻子是一位真正的名媛,溫柔而又得體。

而她現在的愛人,是這世上最好的男人。

他們背道而馳,都不會再回頭看。

很久前,在京都那一段荒唐卻又讓人心碎的情事。

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落了幕。

……

京都的春日轉瞬即逝,不過四月初,就突然燥熱難當起來。

趙致庸望著麵前的幾樣東西,倒是饒有興致。

他翻著看了看,對身邊心腹道:“看看,和我年輕時,還真是像。”

心腹也不敢多說什麼,父子倆如今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外人真是說多錯多。

趙致庸又看了看那幾張照片,抬手扣了扣桌案:“讓人去做吧,錢的事不用考慮,隻要事情做的漂亮乾淨,另外再給雙倍。”

心腹心神一凜,忙應了,遲疑一瞬,又追問一句:“您多少給我透一句,那個度……該怎麼把控呢。”

趙致庸把玩著手裡的擺件,笑道:“平津之前說了,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不興弄出人命來,人一姑娘,也彆做太過了。”

說完,他忽又看向心腹:“這姑娘心性堅強,骨子裡有那麼一股子韌勁兒,也許就是這股勁兒才吸引了平津,這樣的人,身體的摧毀不足以讓她精神上崩潰,你說,什麼手段才能打垮她,毀掉她,讓她從此以後成為一個庸碌的俗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