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27結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27結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上車後,鄭凡擔心他的手,又問了一句:“您手上的傷怎麼樣了?”

是那一日砸斷玉如意的時候弄傷的,當時事態緊急他根本冇發現,待到一切處理妥當知道她和唐釗都被送進醫院後,趙平津方纔察覺自己右手的小指幾乎就剩一層皮連著了,連指骨都斷了。

最初醫生是決定直接截掉的,但其中一位老醫生覺得還有接上的可能,就試了試,冇想到他運氣不錯,雖然接上的手指傷痕猙獰扭曲,但好在冇成個殘缺不全的人。

“不礙事,開車吧。”

鄭凡冇再多問,發動了車子。

車子緩緩啟動,趙平津閉眸坐在後排。

摧毀一個人,可以有很多種方式。

但對於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現代女性,那一種從皮肉到骨子裡的淩辱,纔是刻骨銘心的。

趙平津雖然拿回了全部資料包括視頻和母帶,且已嚴密封死這一切,但發生在許禾身上的那些事,又有誰幫她忘掉。

她隻是崩潰,並未瘋掉,已經算是老天垂憐。

可這一切,全都拜他所賜。

ps://vpka

趙致庸看似是摧殘許禾逼他屈服,實則無人知道,他摧毀許禾,根本目的卻是為了徹底的摧毀他給他心愛的小兒子鋪一條錦繡路。

但許禾何其無辜。

他從不曾如此刻這樣,厭棄自己這一身肮臟的血和罪孽。

……

那是五月末的一天,天氣已經炎熱非常。

許禾的應激反應到了無法讓她繼續唸書的地步。

她怕接觸生人,不肯再穿任何露出身體皮膚的衣服,因此到了夏日,許禾仍是每天穿著長袖長褲,甚至衣袖要足夠長到能將她的雙手蓋住。

臨近畢業答辯的日子,許禾這樣的狀態,顯然難以去完成繁瑣的論文和答辯。

延期畢業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她自己或許也知道自己現在狀態太差,主動對唐釗提出了想要暫時休學。

唐釗也覺得她應該先休息養病,以前她硬撐著,反而學業和身體都耽誤了。

腿上的外傷漸漸痊癒了,但那些淡紅的疤痕仍未全部消退。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許禾都無法走路,要藉助於輪椅才能出行。

唐釗在自己的傷稍稍恢複後,就一直陪在許禾的身邊。

他受傷的事兒太大,唐家人最後還是知道了。

外祖母憂心不已,卻因為年老體弱無法出行,交代了唐釗母親一定要好好照顧唐釗到他痊癒。

唐家人是想將他接回國休養的,但唐釗執意不肯。

甚至直接對父母說,他要和許禾領證結婚。

唐家人對此是有微詞的。

唐釗為了許禾,親朋都不要了,就這樣跟著人家留在異國。

他性子本來就這樣,為所欲為慣了,唐家父母管束不了,也隻能安慰自己,不管怎麼說唐釗冇在外麵惹是生非,已經很不錯了。

對於唐釗去國外這件事,他們心裡是有些不滿,但也冇有多說什麼。

隻是如今唐釗折騰的差點丟了性命,不管是多開明的父母,也不會喜歡一個將自己兒子連累成這樣的女人。

唐釗提出要和許禾結婚,唐夫人當即就氣的差點暈厥,再好的脾氣也繃不住了。

還是唐先生溫和的勸住了劍拔弩張的兩人,對唐釗道:“那位許小姐到底還冇畢業,年紀還小,你們兩人現在都病歪歪的,不如再等一等,至少等到許小姐從大學畢業再說結婚的事,而且,咱們也不是那種不講究的人家,哪有不訂婚就結婚的?我看不如等許小姐身體好一點,你們先訂婚。”

唐釗也知道讓家人接受這些需要時間,能先訂婚,也算是很不錯的一個結果。

他就點頭答應了。

唐先生又順勢道:“訂婚也不是小事情,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好好準備準備,不能委屈了姑娘,這樣吧,等你們兩個身體都好一點,就回京都去辦訂婚宴,你外祖母最疼你,日日掛念你,你的大日子,她不出席是不可能的。”

唐釗想到外祖母,自然冇有任何異議。

等到離開唐釗的病房,唐先生才勸太太:“你不知道你兒子什麼性子?打小什麼時候聽過我們的話?你和他硬碰硬,隻會將他推的更遠,如今先拖延著,誰知道將來會怎樣。”

唐夫人這才明白丈夫所為的深意,不有點頭:“你說的對,日子長著呢,誰知道將來怎樣,就算訂婚了,那也不是結婚,算不得什麼。”

“其實這位許小姐看起來也不錯,學習也挺好挺用功的……”

唐夫人聞言就白了丈夫一眼:“你知道什麼,她從前跟過趙家那位,還是在那種不三不四的場合認識的,這許小姐根本不是好人家的女孩兒,早就不清白了,現在你知道我那會兒為什麼反應這樣大了吧。”

唐先生聞言就皺了眉:“那按照你說的,更不能讓唐釗和她結婚了,這簡直是胡鬨,唐釗不知道這些嗎?”

唐夫人心裡窩憋的很:“你覺得呢,我都知道的事,唐釗能不知道?”

唐先生臉色有點難看,連說了幾聲胡鬨。

“算了,先不說這些了,如今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夫妻倆低語著進了電梯。

走廊拐角處,許禾安靜的站在那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