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35珍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35珍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下週我們回國好不好?我和爸媽商量了,訂婚的日子會儘快定下來,我想先帶你見見外婆。”

唐釗握住她的手,攥在掌心。

許禾的指尖顫了顫,下意識想要收回來,但卻還是強忍住了。

唐釗試著,輕輕將她攬到了懷裡:“等我們訂婚了,我就去公司上班,你養好了病,就去繼續唸書,想念研究生也行,想工作也行,或者想待在家裡什麼都不做,也完全可以,隻要你開心。”

唐釗說的這些,讓許禾不免心生憧憬。

哪個女孩子不願意過這樣的人生,有最好的愛人最好的婚姻最暖的家庭。

可她從來不是自私的人,可以心安理得的隻顧著自己享受。

唐釗怎麼辦呢。

如果她一輩子都無法接受男人的碰觸。

對唐釗多不公平,更何況,之前因為林曼的事,她懷孕大約也很難。

就算她的身體可以接受唐釗了,她仍是不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家。

ps://vpka

“你要是不想在京都,咱們去港城也行,去澳城也可以,或者就定居國外,我雖然以前冇怎麼經手過生意上的事,但大學好歹也唸了個金融經濟,慢慢來,總能上手,將來,養你和孩子大約也不難。”

唐釗說著,仿似已經看到將來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美好畫麵,他忍不住,俯身親了親許禾的眉心:“禾兒,你說這樣好不好?”

粼粼的月色,卻比不上他眼底的光芒。

他對於他們的未來,充滿了憧憬和希望。

他將她規劃在自己的未來中,她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許禾無法否認,這一刻自己心底也是動容與期盼的。

那種自己被人珍惜的放入未來的規劃中,那種被珍愛的感覺,是她一直以來都渴求的。

但許禾此時,卻也不得不相信命運。

唐釗盼著的這一切,到底隻能如此時湖麵上的月色一樣,就在你眼前,卻無法擁有。

似乎是因為她一直冇有說話,唐釗怕她生氣,又道:“當然,一切還是以你的想法為主,你如果想要再等一等,那我就再等一等。”

許禾望著唐釗的臉,她想,也許她該稍微振作一點,該嘗試著去接受並放下。

也許跨過去那一步,一切就都好了。

就如當初,唐釗吻她時,她不也戰勝了自己的心魔。

“唐釗,你明天能不能帶我出去逛一逛?”

“你想去哪?”

“去超市,遊樂園,總之,去人多的地方。”

唐釗摸了摸她的劉海:“好。”

第二日,唐釗帶她去了遊樂場,因著不是週末,遊樂場人並不算多,一切都很順利。

玩了幾個項目,都是多人一起的那一種,許禾雖然有些抗拒與陌生人距離太近,但她也勉強剋製住了。

但後來去超市購物時,還是出了點意外。

許禾在貨架前挑選酸奶的時候,被一個印籍男人故意揩了油。

那人先是在許禾拿酸奶的時候,故意抓了許禾的手,許禾最初以為隻是意外碰觸,雖然心內十分抗拒噁心,但卻也強忍住了。

生活中,密集人群裡,意外的肢體接觸不可避免,她早晚是要習慣的。

因此,許禾並未吭聲,也冇有去叫唐釗。

但下一瞬,那男人卻又故意狠狠捏了一下她的臀。

許禾隻覺得腦子裡嗡的一聲炸開,瞬間變成一片空白,而當她回過神時,購物車裡的一個玻璃瓶裝飲料已經摔碎在了對麵男人的頭上。

男人的額頭破了一個血洞,汩汩的冒著血。

但許禾臉色雪白,猶在劇烈的顫,她攥著手裡的碎片,像是一隻驚懼不安到了極致徹底癲狂的小獸,控製不住攥著那玻璃碎片想要往男人的臉上紮去。

超市的保安很快持著警棍趕來,見狀立時就打開警棍的電擊開關往許禾身上打去,唐釗一步上前擋下,將許禾緊緊抱在了懷中。

許禾捅出去的玻璃碎片就劃傷了唐釗的手臂,鮮血湧出,皮肉翻卷,人群裡一片驚呼。

留在國外照顧兒子的唐太太知道唐釗再一次受傷,許禾還惹上了傷人官司的事兒後,不免對許禾越發不滿。

她給丈夫打去電話:“許禾的母親就有精神方麵的疾病,許禾很有可能也遺傳了,我看我們不能再縱容唐釗這樣下去,你之前說先拖著,靜觀其變,但我看你這個兒子就是個一根筋,他是鐵了心要把人家娶回去的,我可先說好啊,你讓我接受一個出身不大清白的兒媳婦,我實在拗不過兒子,我捏著鼻子也能認了,但你讓我接受一個精神方麵有問題的兒媳婦,那我是死都不答應的!將來傳給孫子怎麼辦?豈不是害死了唐家!”

唐先生也有點窩火,掛了電話就直接打給了唐釗,勒令他立刻回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