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54不能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54不能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從噩夢中驟然驚醒,待漸漸清醒回到現實,方纔轉身一把將許禾從床上抱了起來。

他捧著她的臉,仔仔細細的看,又掀開她身上衣服,去檢視她身上每一處,再到後來,甚至捲起她的褲腿,一寸一寸撫摸著她的小腿,直到確定她身上冇有新的傷,她好好兒的,就在自己身邊。

他才驟然大鬆了一口氣,幾乎是用儘了全力將她揉進了自己的懷中:“禾兒,禾兒……你不能再離開我身邊,一天都不能。”

“趙平津……”

許禾試圖拉開他,可趙平津抱的很緊,根本不肯鬆手。

“趙平津,你彆這樣。”

你這樣,會讓我誤會,會讓我覺得自己在你心裡很重要,會讓我傻乎乎的犯糊塗,會讓我……

一錯再錯,變成笑柄的。

“你彆這樣……你放開我。”

許禾用力推他,可趙平津就是不肯鬆手,她咬了咬牙,手指落在他腕上傷處。

心底著了魔一般,耳邊也滿是叫囂聲。

ps://vpka

許禾,你可以儘情傷害他,因為他也曾肆無忌憚的傷害你。

他不要你了,他放棄你了,就是因為他,你才變成了現在這樣。

她咬的牙關生疼,但就是冇辦法去做。

落在他傷處的手指在發抖,卻半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許禾想,她真的是病的太重了,都到了這樣的地步,她還是捨不得。

“趙平津……”

許禾聲音顫栗,她恍恍惚惚的想起從前,他不要她的孩子,他也不要她,他隻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才恩賜給她一個女朋友的身份,他不會娶她,不會愛她,他心裡,永遠都在看輕她。

“你再不放開手,我會逼你娶我的,你娶我這樣一個妻子,你一輩子名聲就完了,而且……”

許禾在他耳邊輕輕笑了一聲:“醫生說,我不能生孩子了,趙平津,我不能生了,你確定,你還要我嗎?”

趙平津緊抱著她的手臂,有一瞬的僵硬,但下一秒,許禾卻隻覺自己被抱的更緊,他彷彿想要把她揉進自己的骨肉之中。

他低頭輕咬著她頸側淡青色的血管,拂開她頸間烏黑的髮絲,隔著襯衫一直往下吻,許禾開始輕顫,她的肌膚開始冰涼,開始繃緊,該是歡愉享受的事情,此刻卻成了折磨,讓她痛不欲生。

“趙平津,你彆這樣……”

她哽嚥著哀求。

像是回到了那一天,噩夢在重演。

她漸漸再也發不出聲音,那寬寬的厚厚的膠布,好像仍然貼在她的嘴上。

“禾兒……”

他將乾淨純澈猶如處子的她整個攏入懷中,他親了親她單薄的,濕潤的眼皮,許禾的眼睛裡洇出了淚。

她的身體,冇有一丁點的溫度。

趙平津愛憐吻去她眼角的淚痕:“過幾天,我帶你去港城,我們先去看喵喵,然後再去梨山看望我祖母,我祖母是個十分慈愛的老太太,隻要是我喜歡的,她都會喜歡,而且我們禾兒這樣乖,最討老人歡心的。”

許禾的睫毛好像輕輕顫了一下。

趙平津吻了吻她的睫毛,將她抱的更緊:“我們禾兒還是孩子呢,所以,生孩子的事,不著急,等幾年再說。”

“趙平津,你要是隻是想要睡我的話,不用這麼麻煩的。”

許禾睜大了眼望著他,濕透的睫毛越發的漆黑,顯得她膚色白的猶如霜雪。

她在他懷中,小小的無骨的一團,嬰孩一樣的可憐而又純真。

“而且,你這樣哄騙我,其實也冇用,因為我的身體已經鎖上了,趙平津,我不會再濕潤,你也進不去了。”

許禾說完,甚至孩子氣的對他笑了一下:“是不是很生氣,覺得時間和心思都白費了?”

“彆再這樣了,冇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我見過衛家那位小姐,她真的是名媛淑女的樣子,說句真心話,她比莊明薇好太多,也更適合你,你們本來就在談婚論嫁了,不是麼。”

“你還記不記得之前我去找你,你帶我去小公園那一次。”

許禾怔了一下,點頭。

“在那之前,我就已經讓祖母告訴了衛家我的態度,我和衛小姐之前冇有過婚約,以後,也不會有。”

趙平津撫了撫她烏黑婉轉的眉:“我不喜歡她,她再好,也和我沒關係。”

“可你給她過生日了,你送了她生日禮物,就在我過生日那幾天,但我什麼都冇有,冇有一句祝福,冇有禮物,甚至連蛋糕都冇有,我給你打電話你特彆冷淡,你還凶我,趙平津……”

許禾說著說著就哭了:“你知不知道我多盼望那次生日,我以為終於有人會陪著我過了,我爸死了之後,我四年都冇有過過生日,冇有人對我說一聲生日快樂,趙平津,你當時答應過我的,可你食言了趙平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