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61無名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61無名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理清思緒,立刻吩咐了鄭凡幾件事。

買走房子的周女士,姚森的女朋友周明薇,趙致庸賬戶上一筆五千萬的彙款,還有姚森,是不是車禍肇事案的罪魁禍首,這一切,他都要查個水落石出。

如果真相與他所想的相差無幾的話,他不但可以幫許禾買回舊房子,幫她找出殺父真凶,甚至還能以此拿捏徐家和徐燕州。

聽說徐燕州在競選這一屆的京都商會會長一職,徐家更是暗中放出口風,他們對這一個職位是勢在必得的。

因為徐燕州從前的名聲太差,現在他既然已經逐漸接手整個徐家,將來更會是徐家的掌權者,那麼就必然要想儘辦法去洗白。

在這種時候,徐家就不能出現任何的風吹草動。

趙平津覺得身體裡的血似乎開始沸騰叫囂,男人彷彿天生就喜歡征服和掌控。

而如今的趙平津,對於權利的**,更是已經到了不可遏製的頂峰。

隻有高高在上,掌握一切話語權,纔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護自己想護的人,這也是他從趙致庸的身上學來的。

……

週一那天,許禾的狀態有了稍稍的恢複,趙平津就放下工作,帶了許禾進山。

ps://m.vp.

山中幽靜清涼,是避暑的好地方。

換一個環境,也許她的心情能稍微的好一點。

畢竟麓楓公館就算再大,房間再多,也隻是一個住處,時間久了,人就像是被困在了籠子中一樣。

“我已經讓人先提前過去準備了,咱們到時候單獨住一個院子,冇有人會打擾,院子裡引了山上的山泉水,終日不斷,想泡澡的話,還有溫泉湯池,總之怎樣都很方便。”

趙平津見她還是懨懨的,就又道:“對了,我讓人在院子裡專門建了一個小花圃,一個小菜園,我們這次過來,可以自己種點花種點菜,然後下一次過來時,就有新鮮蔬菜可以吃了。”

“我不喜歡。”

“不喜歡什麼?”

“種菜,很臟。”

趙平津聞言就笑了,他摸摸她的頭髮:“那你負責澆水,我來種。”

“你會嗎?”

“我會學。”

趙平津並未把事情想的有多難,不過就是種菜養花而已,總不至於比做生意還難。

進了山,又在曲曲彎彎的山道上行了很久,纔到了那個避暑山莊,他們住的小院子是單獨辟出來的,普通的遊客無法靠近,十分的隱蔽而又安全。

“穿件外套。”下車時,趙平津給許禾披了外套:“山裡很涼,你身子弱。”

許禾看了他一眼,冇有作聲,但也冇有拒絕。

那天對他說了那麼多的話後,他冇有問過她什麼,但對她,卻一如既往的好。

好到有時候許禾會有恍惚的錯覺,好似自己真的是他很喜歡很在意的人。

但,這些好又有什麼用?

從回來京都到現在,他從不曾明確的告訴過她,他是以什麼身份來對待她的,他又把她當成什麼人。

許禾攏著衣襟,緩步向前走。

院子用竹竿編的籬笆圍了起來,很有農家的野趣。

院子裡的花也是山裡常見的野花,冇有刻意的雕琢,這裡的老闆該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人。

東北角那裡,用籬笆圈出了兩塊地,有準備好的花園和菜籽,地也是翻過的,他們可以直接播種。

“先休息一會兒,等會兒吃完中午飯,我先帶你去附近逛一逛。”

趙平津牽著她手進了房間。

雖然隻住兩天,但仍帶了很多行李,走的時候,許禾還非要抱上那個觀音像,趙平津在這種事上從來不管束她,她可以算是十分隨心所欲。

中午的飯菜十分可口,食材都是山裡最新鮮的山珍和野味,許禾尤其喜歡一種叫珍珠花的野菜,用豬油清炒一下,特彆的清香可口,她難得的吃完了一小碗米飯。

吃完飯,趙平津就看出來許禾有點坐不住了。

他讓她去換了一條花色很鮮豔的長裙子,來的時候趙平津給她帶了足足十幾條各色各樣漂亮的長裙子。

怕她冷,又讓她搭了個外套,就帶著她往院子後麵的竹林去了。

竹林過去就是清潭,一半陽光灑落,一半被竹林的陰影覆蓋,潭邊有很多平整的大石,趙平津拉著她過去,讓她在潭邊的大石上坐下來。

“禾兒,你可以脫了鞋子,玩一會兒水。”

趙平津站在一邊看著她,她的裙子很好看,頭髮上那個草綠色的寬邊髮箍也很好看,如果她能再開心一點就好了。

許禾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小心翼翼的脫了鞋子,她先試探著一隻腳放入清潭中,潭水很涼,但很舒服,她適應了之後,就把雙足都放了進去。

趙平津稍稍向後退了一步,舉起手機,溫聲喊她:“禾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