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27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27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淮大約也很喜歡她的肩頸和背部,這幾次選的裙子都是這樣露背的款式。

趙平津身上染了很濃重的酒味,他低頭,吻她單薄的肩胛。

“你女朋友會生氣的……”

趙平津彷彿低笑了一聲:“吃醋了?”

“我不想當小三。”許禾這一句話一出,趙平津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

許禾藉機從他的桎梏之下逃開,她有些狼狽慌亂的握著滑下的肩帶,想要將衣服穿好。

“你確定你要這樣出去?”

趙平津的聲音沉沉傳來。

許禾怔了一下,是啊,她現在出去,怎麼和江淮解釋……她和趙平津共處一室?

她隻能哀求的望住他。

趙平津醉意氤氳,似有些頭疼,抬手捏了捏眉心:“禾兒,你覺得我這會兒會讓你走?”



“可是你和周……”

“她算什麼女朋友。”

趙平津嗤笑了一聲,俯身又親許禾紅透的耳:“你都比她名副其實……”

門外,江淮的聲音再次傳來:“禾兒,你在裡麵嗎?奇怪,不是說就在這間休息室嗎?禾兒,禾兒……”

趙平津聽著這聲音好像有點煩,將許禾推到了沙發邊。

敲門聲不斷。

他扯開領帶,蹙眉丟在一邊,江淮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響,他的手勁兒就失控的大了一點。

趙平津握住了她的細腰,隔著薄薄的衣裙,貼近她。

江淮還在敲門,敲的越來越響,還不停喊著她的名字,聲音越來越大,許禾緊張的全身都在發抖,忍不住回頭看趙平津,睜大的眼底含了淚,有些無助的望著他。

“趙平津……”

“怕他知道?”

趙平津低頭,在她耳邊聲音沉沉。

許禾觸電了般顫了一下,點點頭,又搖搖頭。

不是害怕被江淮知道她和彆的男人糾纏在一起,而是因為男主角是趙平津,許禾纔會這樣慌神。

就算麵對江淮她都不會有半點心虛,因為他睡的女人更多。

但是這人是趙平津……如果傳出去,她真不敢想彆人會怎樣非議,辱罵。

尤其,如果江淮和江家人知道的話,怕是結果更不堪設想。

江淮這個人極其自負尤其要麵子,而江淮的媽媽,更是特彆難纏,很是尖酸。

許禾想到這些,就越發緊張不安。

“既然不怕他,那就彆這麼緊張。”

他故意的一般,在她耳邊說著露骨的話。

許禾掙不開,而她是第一次見他醉成這樣,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下巴忽然重重磕在了沙發背上鑲嵌的水鑽,疼的她一下哭出了聲來。

趙平津掰過她的臉,望著下頜上那一道紅痕,好似有些輕微的破皮,他竟低頭吹了吹傷處,柔了聲音哄她:“乖,是我的錯……”

男人在這種時刻,總是毫不吝嗇自己的溫柔和柔情的,但許禾,卻有短暫的一瞬失神。

門外的人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敲門的聲音頓了頓,接著卻又急促響起:“禾兒,你在裡麵嗎?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把門打開禾兒……”

趙平津伸手捂住了許禾的嘴,將那細弱的哽咽堵回去:“小乖,讓你彆那麼緊張而已,哭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