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283要命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283要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的下頜抵在他肩頭處,感覺著他灼燙的吻,霧森森的一雙眼漸漸失了焦距落在對麵牆上的某一處。

耳邊卻傳來很細微的讓她臉紅心跳的聲響,趙平津忽然低頭重重碾住她的唇,雙臂箍緊了她,許禾覺得身體的最深處好像被點起了一把火,漸漸將那堅冰燒的融化成水。

他微喘著,額頭抵住她的,忍著慾念啞聲道:“禾兒,鎖就要打開了,是不是?”

許禾不肯作聲,偏過臉咬緊了嘴唇。

“小乖,你真是要我的命……”趙平津抱緊她,稍稍平複了些許,才起身去浴室。

許禾軟軟的靠坐在沙發上,她聽著洗手間傳來的水聲,許禾忍不住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等他出來時,已經看不出任何的異樣,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矜貴非凡,哪裡還有半點方纔狼狽的模樣。

許禾的目光和他接觸了一瞬,就有些羞赧的移開了。

趙平津走過去,將她拉起來,她身子軟的幾乎站不住,他就順手將她攬在了懷裡,又低聲誇讚了一句:“比那天在山裡,有進步了。”

許禾耳尖微紅,半個字都不肯搭理他。

趙平津卻顯然心情很好,攬著她下樓:“走吧,出發了。”

ps://vpka

……

車子在梨山彆院大門外停下。

聞訊趕來的傭人連忙打開了電子大門,白色的雕花鐵門緩緩開啟,汽車發動,緩緩駛入那棟古樸卻又精美的宅院。

趙老太太讓湯姨扶著,從主樓前的台階上下來。

她這棟宅子裡綠植格外的多,就連停車坪旁邊都是滿眼鬱鬱蔥蔥的綠色,趙平津拉著許禾下車時,老太太一眼看到的那就是那一抹靈動的鵝黃色,被那欲滴的綠映襯的彆提多鮮亮生動。

她忍不住看了湯姨一眼,兩人相視一笑,這女孩子還未看到臉,但已經讓人先有了好感。

年紀大了,誰不喜歡鮮活靈動的事物。

再看趙平津從始至終攥著她的手不放,老太太已然看出,自己這個金孫這一次是真的動了心。

老太太今日特意戴上了老花鏡,趙平津拉著許禾還未走近,她就看清了女孩子的模樣。

第一眼看起來不大驚豔,但卻十分的舒服。

那雙眼生的好,又水潤又清透,單看眼睛也能看出來,姑孃的心思乾淨,純粹。

個子不算高,但也不矮,小姑娘走路時脊背挺直,不卑不亢,儀態尤其的好,手長腿長,脖頸也纖細修長,雖然知曉隻是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兒,但此時看起來,卻又覺得不像,那父母該是多用心,纔將她養的這樣好。

“祖母,湯姨。”

趙平津拂開麵前枝蔓,牽著許禾的手站在兩人跟前:“她就是許禾,你們跟我一樣叫她禾兒就行。”

“老太太好,湯姨好。”

許禾麵頰有點微紅,輕聲細語的問好。

趙平津攥著她手,能覺察出她有多緊張,手掌心裡密密麻麻都是細汗。

他手指微用力握了握,給她底氣。

湯姨笑的眼角皺紋都展開了,仔仔細細看著許禾,覺得姑娘越看越耐看,皮膚這樣白,這樣乾淨,將來和小少爺生了孩子,還不知道會多可愛,多漂亮呢。

“總算是見到正主了。”

老太太笑眯眯的伸手握住了許禾的手,“叫什麼老太太,你跟著津哥兒喊我祖母纔是。”

“是呀是呀,老太太多生分,該改口叫祖母。”湯姨也笑著附和。

許禾下意識看向趙平津,趙平津微一點頭,旋即卻是鬆開了手,任老太太將她拉到身邊。

許禾自來在長輩跟前就聽話,尤其是趙老太太生的就慈祥,說話也可親,許禾半點都不知道怎麼拒絕。

方纔車子進門時,趙平津還當著鄭凡的麵對她說,讓她在老太太跟前給他點麵子,這幾日她乖乖聽他的話,等回了京都,自然還是她說了算。

許禾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何況趙平津這要求也不離譜,在他祖母跟前,許禾就算再作再胡鬨,也該知道給他留著足夠的臉麵。

眼下,聽得老太太和湯姨都這樣說,趙平津也點了頭,隻好老老實實改了口,軟軟糯糯的喚了一聲:“祖母。”

趙老太太聽得眉開眼笑,順手就把自己手腕上戴了半輩子的鐲子抹下來,套在了許禾的手腕上。

然後就直接握著許禾的手,一邊說話一邊向前走。

趙平津微鬆了一口氣,正要跟過去。

湯姨卻叫了他:“平津少爺,您過來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