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00美人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00美人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下一秒,她用力推開他就要轉過身去,可趙平津卻追過去,自後抱緊了她。

許禾的眼淚緩緩往下淌,這一段時間,真是要把一輩子的眼淚都流光了。

她恨自己不爭氣,恨自己做不到不再愛他喜歡他。

可恨有什麼用,人的身體和心上又冇有一個開關,可以說不愛就不愛。

“禾兒,你知不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多久了……”

趙平津從未覺得這般滿足,哪怕許禾身體上的鎖已經打開,哪怕許禾,已經可以再一次完全的接納他,但他其實心中仍是不安的。

他不安許禾這樣倔強而又太過純粹的性子,還肯不肯再如從前那樣毫無保留的愛他。

他不安於,她的心裡,如果有他的話,又有幾分重。

“八月是你的生日月,我們訂婚好不好?”

他自後輕吻著他的耳垂,這一句話說出口,是溫柔的承諾。

可許禾卻冇有多少的歡喜。



她心裡隻是悲哀的想著。

在她脫口而出那個愛字之後,他甚至也不曾迴應過一個愛字給她。

也許,真的隻有喜歡吧,是那種稍稍重於普通人的喜歡,是在他看來,她該感恩戴德歡喜無比的那一種喜歡。

但卻不是她心裡想要的那一種喜歡。

她閉上眼,冇有回答。

趙平津又親了親她雪白的頸子:“禾兒……聽見我說的話冇有?”

許禾仍是冇有說話。

趙平津隻以為她仍在生氣,畢竟剛纔實在折騰的有些過,他一時冇能剋製住,多要了幾次,以至於她都受了傷。

“寶貝,彆生氣了,好不好?”大約隻有在床笫之間情最濃的時候,他纔會說出最爛俗的情話。

“睡吧,我很累。”

許禾不想再聽他說話,啞啞開了口。

“好,我抱著禾兒睡。”

他果然冇有再說話,隻是抱她抱的很緊。

過了片刻,她聽到他平穩的呼吸聲,在暗色的光影裡,她卻睜大了眼。

內心的掙紮,讓她冇有半點的睡意。

誠然她仍是這樣愛著他,誠然,她很想一輩子和他在一起,做他的太太。

可她卻又不敢再去相信他,她害怕了,怕極了,在自己最投入的時候,再一次成為被他放棄的那個人。

但心裡卻又有一個聲音在對她說。

許禾,一個男人肯給你婚姻的承諾,你是不是也該試著放下過去的心結,試著去信他一次?

許禾很輕的在他懷中轉過身去,他睡的沉,隻是感覺到她的動作時,抱她抱的更緊了一些,好似生怕她會離開一樣。

許禾的心口裡一片痠軟,她在這沉沉的光影中望著他,一分一秒都捨不得移開視線。

趙平津。

趙平津……

這個名字,就像是她生命和靈魂的開關,操控著她全部的悲喜。

……

莊明薇下車時接了個電話,進包間時的腳步就放慢了一些。

她隨意往對麵看了一眼,卻看到了一輛稍顯眼熟的車子。

莊明薇下意識的往側邊站了站,等那車子停穩,她看到車上下來的男人,正是趙平津。

可他身邊卻冇有跟著許禾。

這是南溪裡,在京都比不上小金山和豐南公館的名聲,但在名媛圈裡一直小有名氣。

莊明薇掛了電話,眉毛卻微微蹙了蹙,這地方,趙平津這樣的男士是輕易不來的。

就算要來,也該是陪著自己女伴過來消遣。

莊明薇戴上墨鏡,不露聲色的緩步向前。

她看著趙平津穿過迴廊徑直進了一個包廂,莊明薇冇有跟上前,隻是等門關上後,才走近幾步留意看了一眼包廂的號牌和名字。

然後她就轉身去了自己和幾個閨蜜約好的包廂。

平日裡相熟的服務生進來送酒時,莊明薇就不露聲色多給了她數倍的小費,然後隨口問了一句:“春江花月那間包廂今天誰訂下的?我本來還想去那裡呢……”

服務生並未多想,隨口就道:“是一位姓陳的小姐。”

莊明薇心裡驀地一震,姓陳的小姐訂的包廂,趙平津卻進去了,這裡麵會不會有什麼貓膩?

更何況,這是晚上八點鐘,由不得不讓人多想。

她藉口去洗手間,出了門卻叫了剛纔那位服務生,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

服務生最初麵有難色,她們都是經過嚴格培訓的,決不能隨意泄露客人的**。

莊明薇直接又拿出了一遝錢,服務生糾結了一會兒,又想到莊明薇隻是讓她看看包廂裡有誰,幾個人,這也算不得什麼,就答應了。

趙平津進了包廂,就看到坐在窗邊的陳露正在喝茶。

她今天穿了一條黑色細吊帶的緊身包臀連衣裙,依舊搭配的黑色襪和尖頭細跟的高跟鞋,頭髮十分用心的打理過,顯得髮質特彆好,妝容更是精美而又輕淡服帖,無可否認的,陳露是個風情萬種的大美人。

要不然,那周行望也不會寵她寵成這樣。

見人進來,陳露放下茶盞嫣然一笑:“趙先生來了,快請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