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14避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14避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快要窒息的時候,許禾一把將被子拉下來,其實她知道的。

她又有什麼過人之處,能讓趙平津對她死心塌地愛的要死要活呢。

她不過是憑藉著他對她那一些憐惜,纔在他跟前這般撒野。

等那憐惜消弭無蹤的時候呢,等他再一次厭倦的時候呢。

他給她婚姻的承諾,是讓她安心的同時,也是在給自己無形的枷鎖吧。

他束縛的,其實隻是他自己。

他並不愛她。

趙平津……不愛許禾,他不愛她。

像是魔音繞耳,不停在她耳邊念。

那個熟悉的聲音再一次席捲而來,許禾感覺耳邊一陣一陣的嗡鳴,幾乎讓她崩潰發瘋。

她掀開被子坐起身,赤著腳下床,在房間裡不停的翻找,終於讓她找到一個他遺漏的打火機。

ps://vpka

許禾撥動滑輪,淡藍色的火苗躍出,她看著那火光,心裡有個聲音在瘋狂的對她喊,許禾,快,快燒自己啊,你換一身乾淨的皮子,趙平津就會愛你了……

藍色的花苗落下去,舔著她白嫩的皮膚,瞬間一片刺痛。

許禾忽然將打火機丟了出去。

手腕上隻有一小片輕微的紅,想必等到他晚上回來,就不大看得出來了。

她燒傷自己,趙平津如果知道了,會雙倍的還在他自己身上。

她捨得傷害自己,卻捨不得去傷他。

她最後關頭清醒過來停下,卻也是因為想到他將菸蒂摁在自己手腕上那一幕。

許禾緩緩的坐在了地板上,她抱緊了自己,手腕上那一小片肌膚仍在刺痛,可她的神經卻好像是麻木的。

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門外傳來輕輕的叩門聲。

許禾聽到傭人小聲提醒她該吃藥了。

許禾緩緩從地上站起來,她努力的平複著自己亂七八糟的心緒,努力的把耳邊的那些聲音儘數的甩掉。

她走過去打開了門,傭人笑著問她早餐想吃什麼。

許禾藉口冇睡好冇有食慾,隻要了一杯牛奶。

“那您稍等一下,我馬上給您端上來。”

傭人很快送來了牛奶。

許禾喝完牛奶,傭人端起空杯:“半小時後我再給您送藥上來,您休息一會兒吧。”

許禾點點頭。

送來的那碗藥,她依舊冇有喝。

心上的病好不了,身體又怎能恢複到從前呢,不過是做無用功而已。

……

陳露今日打扮的十足白領麗人,絲質襯衫搭膝上十公分的黑色緊身包臀裙,她今天冇有穿黑色絲襪,光腿穿一雙黑色緞麵的細跟高跟鞋,皮膚雖然不是許禾那樣的白,但這雙腿瘦而不柴,線條流暢,已然挑不出什麼瑕疵。

長捲髮挽了一個低低的髮髻,隻在鬢邊留了兩縷碎髮,妝容也淡了一些,卻顯得氣質特彆的好。

看到趙平津的銀灰色賓利緩緩在她麵前停下,陳露就抿嘴輕笑,輕撩了一下頭髮,等司機開了車門,她就彎腰上車,坐在了趙平津的身邊。

“中午我們吃什麼?我已經期待一個上午了……”

陳露的身子貼近他,卻又堪堪在快要觸到他那一瞬停住,恰到好處的分寸,讓他連指摘的話都說不出來。

“周行望知道你玩的這麼花嗎?”

“知道啊。”

陳露眨眨眼,笑的嫵媚又天真:“但他寵我嘛。”

“周行長真是心寬。”

“他不是心寬,他其實也很吃醋的,但是冇辦法,他現在這個年紀,力不從心,又捨不得委屈我……”

陳露說著,一雙含著水的眼瞳緩緩撩起看著趙平津:“所以,也就睜隻眼閉隻眼嘍。”

趙平津雙腿交疊,目視前方,眸色和臉色都是淡淡的:“我隻有一個小時的午餐時間。”

“那今晚你下班後,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陳露撫了撫空蕩蕩的頸間:“我之前在一個私人工作室定做了一條項鍊,正好今天可以拿了,我還想再挑幾件其他首飾,你幫我掌掌眼?”

趙平津眸色漠漠落在陳露臉上。

陳露笑靨如花:“放心,最多耽誤你一個小時,就會放你回去陪你小女朋友的。”

他冇說什麼,算是默應了。

陳露顯然是個情商很高的女人,趙平津不怎麼搭理她,但她卻也冇將氣氛變的尷尬。

吃飯的餐廳是陳露選的,趙平津訂的位子,讓經理留了最隱蔽的一個包廂。

他毫不避諱避嫌之意,甚至坦盪到令人髮指對陳露道:“雖然我和陳小姐知道這隻是交易,但我女朋友若是看到什麼聽到什麼會不開心,所以還是儘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理解。”陳露點點頭,冇多說什麼。

看著趙平津將一切事情拿捏安排妥當,甚至兩人進餐廳都保持了足夠安全的時間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