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20反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20反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俯身親了親她:“好,等我回來。”

許禾看著他離開,房門關上,一切再次歸於兩人平靜。

如果是從前,她一定特彆的唾棄這樣的自己。

可是現在,她隻能看著這樣麵目全非的自己,卻束手無策。

……

趙平津在乘車去同盛的路上,接了幾個電話。

陳露不知廉恥想用這種下作的手段來拿捏他,他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輕易答應這所謂的一個月。

對於陳露這種女人,趙平津不會有任何的仁慈心,她的下場,該配上她的卑劣。

趙平津打完電話,叫了鄭凡:“週日晚上我設宴招待銀監會那位宋理事長,你提前讓人安排好,豐南公館那邊要全部清場,不能出任何的疏漏。”

“您放心,我會親自去佈置。”

“陳露的真正靠山根本不是周行望,而是這一位。”

ps://m.vp.

趙平津輕描淡寫的一句,卻讓鄭凡心頭驀地一凜。

“但這一位可不是周行望,不可能被一個女人拿捏住,陳露太貪心,想要占儘所有的便宜……”

趙平津望著鄭凡,他的神色平和到了極致,但卻就是讓人覺得毛骨悚然:“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樣便宜的事。”

其實當初陳露見好就收,幫趙平津這一次,欠一個大人情,纔是對自己最有利的。

可她偏偏得寸進尺。

周行望任她為所欲為,被她拿捏,連周行望的老婆見了陳露都客客氣氣的。

但銀監會理事長家裡那一位,可不是省油的燈。

在理清這些人物關係後,趙平津立時就明白了,周行望不過是宋理事長的一枚擋箭牌而已,他當年是靠著嶽家才一步一步上位的,當然不敢將小情人暴露人前。

周行望是他和陳露的擋箭牌,卻也是宋理事長做一些不太方便的事情的橋梁。

而如今,宋理事長這邊的關係,趙平津已經基本打通。

既然如此,那陳露的要挾也就一戳即破,隻是趙平津並不願就這樣輕飄飄放過陳露。

他會斷了她回到周行望身邊這條路,也會讓她和宋理事長之間的關係,曝光於宋太太的眼皮子底下。

這才叫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所以,趙平津現在不會拒絕陳露的一些要求,相反,他會讓她徹底的放鬆警惕。

一個人最洋洋得意的時候被人一巴掌打落在地,纔會是最大的折磨。

……

周知錦接到鄭凡的電話時,還是有點意外的。

她和趙平津之間有過一段算不上過去的過去,隻是周知錦是個很聰明的姑娘,在知道了許禾的存在之後,兩人也就說開,不再來往,雖然周知錦真的很喜歡趙平津。

但她的教養擺在那裡,很多事,她是不屑於去做的。

周知錦再一次見到趙平津,已經隔了數月的時間。

其實之前,在一些社交場合也曾碰過麵,兩人見麵倒也會點頭打個招呼。

但隔了這數月,周知錦卻覺得趙平津的整個氣場好似都變了。

趙家的一些事,外人各種揣測都有,趙致庸生病之前,趙平津還落魄了一段時間,聽說連車子都隻能開幾十萬的,還被其他紈絝子弟給砸了。

後來他翻身上位,周知錦聽人說起,趙平津做事太過心狠,將以前趙氏的一些老人整的很慘,都十分詬病他的行事。

周知錦不知其中內情,因此不會輕易發表自己的觀點,隻是在她對他有限的瞭解之中,她覺得趙平津這樣的人,之所以對那些人那樣狠,肯定是有原因的,他從來不是那種無緣無故欺淩旁人的性子。

“好久不見。”

趙平津與她打了招呼,請她坐下。

周知錦這還是第一次來他的辦公室,在沙發上坐下後,趙平津讓人送了綠茶過來,竟還是她最喜歡的那個口味。

周知錦一時有些掩不住的感慨心酸,一個男人能讓那麼多的女人對他念念不忘是絕對有原因的。

不管怎樣,喜歡與否,至少相處中他是紳士而體貼的。

就算當初隻是拗不過長輩的意願和她相親約會,但趙平津卻也記住了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的喜好。

“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是有件事想要麻煩你。”

“你直接說就行,隻要我能幫上忙。”

“你知道陳露吧。”

“知道,我叔叔嬸嬸因為她,已經分居了足足兩年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