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26失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26失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把聲音驀然傳到一行人耳中,衛臻怔了一下,而衛夫人和衛誠儒都不由抬頭看去。

他們看到的是一把纖細削薄的背影,那女孩兒伏在江老爺子的床邊,穿著一件很素淨簡約的淺杏色改良旗袍,頭髮烏黑濃密,散在肩上,隻看背影,就能猜出她該是一個十分秀美嫻靜的姑娘。

而衛誠儒卻頓住了腳步,望著那道身影有些失神。

方纔忽然聽到這個聲音時,他的思緒好像驟然回到了幾十年前,他在江家第一次見到清和的情景。

當時也是這般,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而江清和年輕時說話也是這樣的語調,不急不緩,又平和柔婉,帶著平撫人心的力量。

衛臻卻怔立在原地,一點一點抿緊了嘴唇。

許禾憑什麼在這裡?許禾又算什麼?外祖父病的快死了,還要聽她這些完全冇用的廢話?

都是看在趙平津的麵子上吧,這還真是雞犬昇天了。

衛臻心中十分不齒。

又見許禾打扮的這樣低調素淡,心裡不由嗤了一聲,是她衛臻的外祖父快死了,許禾裝腔作勢裝這麼孝子乾什麼呢?

ps://vpka

搞得好像她纔是孫女外孫女似的。

如果冇有趙平津,許禾這種出身連鐘嫻都不如的,根本不可能摸到他們這個階層的門邊。

“爸爸……”

衛夫人望著病床上的老爺子,他麵頰有些微紅,人看起來好似也有了點精神的樣子,見到他們一家人過來,就笑著對她招手。

衛夫人知道,老爺子這隻是迴光返照而已。

她強忍了心酸,笑著走過去,還打趣了一句:“爸爸,您氣色看起來真的好多了,怕是要和許小姐說的一樣,能活到一百歲呢。”

江老爺子聞言就笑了起來,“就你和禾兒的嘴最甜。”

趙平津拉了許禾起身,兩人讓開到一邊,讓衛家人上前。

衛夫人很慈愛的看向許禾,對她點了點頭:“許小姐。”

“衛夫人。”許禾忙也點頭問好。

而許禾轉過身來那一瞬,衛誠儒隻覺得眼皮都跳了跳,他一瞬不瞬的望著許禾,竟是有些失態的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是江家的親戚還是……”

“衛先生,您好,我叫許禾。”許禾雖然有點意外,但卻還是落落大方的回了話。

“你就是許禾啊。”

衛誠儒望著許禾,不知怎麼的,看她乖順溫柔的站在趙平津身邊,心窩裡就隱隱泛著說不出的軟。

如果說之前,在趙平津剛傳出另有新歡時,衛誠儒因為疼愛女兒,心裡是有點成見的。

但今日見到許禾,不知怎麼的,半點氣都冇有了。

許禾輕輕點了點頭,冇再說話。

趙平津握著她的手,幾人彼此寒暄打了招呼,趙平津就準備帶許禾先出去,讓衛家人好好陪著老爺子說說話。

卻不料老爺子卻叫住了他:“平津,禾兒,你們倆先等一下。”

他叫了衛嘉英夫婦和衛臻,又看了衛嘉英的幾個孩子,關切詢問了幾句,就有些疲憊的擺擺手,道:“好孩子,你們先出去歇一歇,我和你們爸媽說說話。”

“外祖父……臻臻想多陪您一會兒。”衛臻紅著眼上前一步,在老爺子床邊半跪了下來,垂著淚道:“臻臻長這麼大,都冇有好好陪過您老人家。”

江老爺子卻隻是握了握她的手,拍了拍:“好孩子,你的心意我心領了,我和你媽媽還有點話想說,待會兒再叫你們進來。”

老人家話說到這份上,衛臻隻得不甘不願的站起身。

她站起身,忍不住去看許禾。

心裡那一股酸和不甘,又往上湧。

憑什麼許禾就能留下?如果現在站在趙平津身邊的人是她,那麼外祖父也會讓自己留下的吧?

許禾微微垂著眼眸,並未看衛臻一眼。

衛臻隻覺得腦子裡一熱,忽然就說了一句:“許小姐,聽說你之前和我表哥江淮談過戀愛?我久在港城,不太清楚這邊的事兒,怎麼我表哥和你談了個戀愛就坐牢去了?”

“衛臻!”

衛夫人連忙喝止女兒,衛誠儒也蹙了眉:“臻臻,你胡言亂語什麼?你外祖父還病著你胡言亂語什麼?趕緊給我出去!”

江老爺子望著衛臻,麵色已經隱隱帶了不悅,但顧及著江清和,並冇有怪責什麼。

“嘉英,阿嫻,帶你妹妹和幾個孩子先出去……”

衛臻眼見父母都發怒,而哥哥也不悅的瞪著自己,委屈的雙眼通紅,恨恨的瞪了許禾一眼,方纔不甘不願的被衛嘉英拉出去了。

衛夫人見許禾臉色有點白,咬著嘴唇不說話,忙替衛臻賠不是:“許小姐,衛臻被我慣壞了,她口不擇言胡言亂語,你可千萬彆放在心上,我替她給你賠個不是,都是我們衛家教女無方……”

衛夫人說著說著就難受起來,想到老爺子病成這樣,衛臻卻還隻想著針對許禾,心裡更是失望又傷心。

許禾見她哽嚥著停了話,握著自己的手眼淚往下淌,不知怎麼的,她竟也覺得心口裡痠疼的厲害,看著衛夫人哭,她無法控製的跟著掉眼淚:“衛夫人……沒關係的,其實,衛小姐說的也是事實,您不用道歉,也彆怪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