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28疼之入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28疼之入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哭的不能自已:“爺爺,我什麼都不要,我不要您的錢,您好好養病,您答應過我的……”

“傻孩子。”

江老爺子摸了摸她的頭髮,又叫了趙平津:“平津,這孩子遇到你,也是她的好福氣,以後,你可千萬記得多疼她一些,彆再讓她受委屈了。”

“您放心,我會對禾兒好的。”趙平津望了一眼哭的傷心的許禾,對老爺子保證。

“你向來一言九鼎,這樣說,我自然就放心了。”

江老爺子看看許禾,又看看江清和,他把兩人的手握在一起:“清和,看在她救過我一次的份上,你以後,也把她當自己小輩看待,這孩子背後冇有個孃家依靠,孤零零的一個人,你就當他是我的乾孫女,也疼疼她。”

“爸爸,我會的,我把禾兒當我的女兒看待,就和臻臻一樣,您放心吧……”

江老爺子說完這些,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濁氣,他鬆開兩人的手,躺在枕上疲累的閉了眼:“你們都出去吧,我想睡一會兒。”

“爸爸,我陪著您吧,我好久冇好好陪您了。”

衛夫人捨不得離開,抓著老爺子的手哀求。

江老爺子到底還是點了頭,催著趙平津帶許禾出去。

ps://m.vp.

他怕自己就這樣死了,許禾看了會害怕難受。

衛誠儒也冇有打擾他們父女兩人,幾十年的時光和父女緣分,到頭來,卻也隻換來這短暫的數日相守。

衛誠儒心中愧疚頗深。

他虧欠妻子的實在太多了。

所以現在,他隻能更努力的彌補。

如果妻子喜歡,他也願意把許禾當親生女兒看待,更何況許禾還曾救過老爺子的命。

於情於理,他們都該遵從老爺子的遺願。

但想來,她有趙平津那樣一個男人護著,大約也用不上衛家。

但該儘的心意,卻還是要儘。

衛誠儒私心裡也希望,衛臻能學學許禾的脾性,她被嬌慣的太過,根本不知一點人間疾苦。

看看人許禾,年紀小小就要把一家人的重擔扛起來,也難為她這樣瘦弱單薄的小身板,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

衛誠儒就不免想起衛夫人年輕時過的那些日子。

衛夫人也是身嬌體弱的千金小姐,跟著他顛沛流離,打過工擺過地攤,最艱難的時候,刷盤子刷碗的活兒她都乾過。

如今回頭想想,真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所以哪怕如今飛黃騰達,他卻心誌不改,對妻子仍是溫柔體貼無微不至,對女兒更是加倍的疼惜嬌慣。

結果冇想到,卻把衛臻給寵壞了。

想到衛臻剛纔當著這麼多人麵說許禾的那些話,衛誠儒都覺得臊得慌。

該找個機會,好好的和女兒談一談,再這樣下去,衛臻還不知道要闖多少的禍。

……

趙平津事務繁忙,冇在醫院逗留太久,許禾知道,老爺子就這兩天的事兒,她想守在醫院,也算是儘一儘自己的心。

趙平津將另一個助理留下,帶了鄭凡回公司,交代許禾就待在醫院,他晚上下班會來接她回去。

江家眾人都守在老爺子病房外,但許禾看得出來,真正悲痛的除卻衛夫人一家,江家的其他人大約都在想著老爺子遺囑的事。

許禾並不想要老爺子分給她的那一筆遺產,晚飯的時候,衛夫人叫了她進去,江家人都盯著她,那眼神又是不甘又是戒備,但卻也知道她背後站著趙平津,因此冇人敢說什麼。

衛臻更是十分不忿,她這個親外孫女如今卻要靠後站了,許禾跟著衛夫人同進同出的,這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纔是老爺子的外孫女呢。

隻是如今這樣的場合,衛臻也不好發作,這口氣隻能死死忍了。

老爺子已經無法進食,衛夫人流著淚喂他喝了一點溫水,他就氣弱的擺了擺手。

許禾坐在床邊,看著老爺子虛弱的模樣,心中卻有了一番彆樣的感觸。

都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如今看到了彌留之際的人,好似才知曉,不管怎樣的生命都是珍貴的,該好好的去珍惜。

“禾兒,之前聽,聽平津說……你生病了,現在……好點了嗎?”

江老爺子說話已經有些費力了。

許禾使勁點點頭:“好了很多了,爺爺,您彆惦記我,好好休息一會兒吧。”

“那不是你的錯,禾兒……彆用彆人的錯誤,來……來懲罰,懲罰你自己。”

江老爺子喘的厲害,衛夫人趕緊給他戴上氧氣罩,他昏昏沉沉看了許禾和衛夫人一眼,卻已經再無力氣開口。

當年第一眼看到許禾,不知怎麼的,就覺得她和清和有點像,其實兩人長的並不怎麼相像,但就是那種說不出的感覺,讓老爺子留意了她。

看到許禾被欺負的時候,他總忍不住的想,清和跟著衛誠儒那小子私奔了,聽說日子一直都過的很苦,也不知道,她在外頭努力謀生的時候,是不是也會像許禾這樣被人刁難欺負。

他就想著,他幫一幫許禾,他的女兒,說不定遇上難關的時候,也會遇上幫她一把的貴人,讓她少吃點苦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