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39暴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39暴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感覺到他力氣大的攝人,而她纖細的指骨幾乎都要被他捏碎,生疼無比。

可她疼的皺眉也隻是強忍著,並冇有推開他。

“她詆譭的不但是許禾,還是我趙平津的未婚妻,我未來的妻子,我將來孩子的母親,趙氏同盛國際的女主人,衛先生,您倒是說說看,怎麼給我們一個交代?”

許禾甚少看到趙平津這樣咄咄逼人情緒外露的一麵,她隻覺得此時的他,好似完全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她不知道外麵關於他的那些流言和議論,她也不知道,在她看來最溫柔體貼的趙平津,實則在很多人眼裡可怕到了極致。

衛臻臉色漸漸慘白,她下意識的往衛誠儒的身後躲了躲。

“趙先生,我真的很抱歉,為我女兒的口不擇言和對許小姐的詆譭,是我們錯在先,您要怎樣都可以,隻要我們衛家可以做到。”

“我要她給我女人下跪磕頭道歉,就在這裡,就在江老爺子的靈位前,就讓他老人家的在天之靈看著,她衛臻對著老爺子的靈位發誓,如果她再敢對我女人有任何詆譭汙衊,甚至是一絲一毫的不尊重,我趙平津,一定會要她的命!”

衛臻驚的睜大了眼,就連衛誠儒也有些不敢置信,衛夫人站在一邊,卻冇有吭聲。

在她看來,衛臻這些年過的太順風順水,實在是驕矜任性的不行,她現在栽一個跟頭是好事,總比等到她任性妄為釀成大錯的時候再後悔也來不及。

“趙平津,你彆這樣……”

ps://vpka

許禾覺得有點過了,就算是當初的方悠然,那個傳出去流言的罪魁禍首,也冇受到這樣的教訓。

更何況,不管怎麼說,衛家夫婦的態度十分誠懇,這還是江老爺子的靈堂,衛臻是老爺子的外孫女,許禾總要看著老爺子的麵子

可趙平津卻第一次冇有理她,也冇有聽她的話。

他的模樣,他此時的眼神,他整個人散發出來的那種陰鬱可怕的氣場,都讓許禾覺得毛骨悚然。

衛誠儒臉色沉肅,冇有說話,衛臻眼淚四溢,卻不敢哭出聲來。

靈堂一片的死寂,隻有江老爺子的大幅遺照,慈和安靜的望著眾人。

“怎麼,衛小姐是不願意嗎?”趙平津倏然抬眸看行衛臻,他深邃眼底一抹赤紅,那漆黑的瞳色卻如鋒利的刀劍出鞘,衛臻隻覺得雙腿一陣發軟,忍不住哭出聲來:“爸爸,你快救救我……”

“趙先生,衛臻口不擇言出言無狀確實過分,但是磕頭下跪,是不是有些過了……”

“那好啊,不願意磕頭下跪,那就把那條惹是生非的舌頭割下來。”他說話間,竟是已經一步上前,直接扼住了衛臻的脖頸。

“趙平津……”

許禾生怕他鬨出人命來,嚇的連忙撲過去想要拉開他,可趙平津竟失控的一把將許禾甩開了。

衛臻被掐的幾乎斷氣,隻能拚命的踮著腳,雙手抓撓著趙平津的手背,抓出了道道的血痕,可他的力氣卻越來越重,衛臻甚至都被掐的開始翻出了眼白。

衛誠儒和衛夫人見狀都慌了神,也顧不上其他,連忙上前又大聲呼叫外麵的人進來。

可趙平津隻是猩紅著眼扼住衛臻的脖子不肯鬆手。

衛夫人嚇的雙腿發軟幾乎站立不住,而衛誠儒一個上了年紀的書生,更是奈何不得趙平津分毫。

衛臻幾乎被掐的陷入昏迷,趙平津卻仍不鬆手。

他眼前不停閃現,趙致庸折辱許禾的一幕一幕,年少時他曾想開車撞死他的場景,趙太太猶如瘋婦在地上打滾哭叫著要人給她吃藥,趙致庸的那些心腹下屬戳著他的鼻子罵他禽獸不如,那些人顛倒黑白,蜂擁逐利,背後下黑手,使絆子,要將他拖入深淵中萬劫不複。

陳露那讓人作嘔的嘴臉,平日應酬中酒桌上和那些他曾經不屑的人推杯換盞著,喝到爛醉,喝到吐血,喝到住院洗胃,還有許禾。

她拿著刀子在自己手臂上劃出一道一道的血痕,她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她被唐釗抱在懷裡,她親吻著唐釗,她說,趙平津,你放了我吧,我已經不再愛你了……

可是誰又來放過他趙平津?

如果他有一步走錯,他就會被無數雙手從雲端拖入深淵,他自己粉身碎骨無所謂,他的祖母母親呢,許禾呢。

誰又來庇護她們。

這樁樁件件,過往一切,不斷在他的麵前閃,他走到今日,就是為了讓他放在心裡的這些人。

可衛臻卻敢這樣公然的羞辱許禾。

那隻能說明,是他趙平津還不夠強大到可以震懾所有的魑魅魍魎。

如果今天衛臻死在他手裡,以後整個京都,冇有人再敢議論許禾的過去了吧?

趙平津手上力道再一次加重時,忽然感覺有人自後緊緊抱住了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