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46禾兒,你要慎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46禾兒,你要慎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前的趙平津對於女人大約隻有兩種態度,喜歡的和漠視的。

但如今的陳露,卻是第三種,深惡痛絕。

一個讓趙平津深惡痛絕的女人,該過怎樣的生活?鄭凡顯然很清楚這個答案。

“我明白的趙先生,您放心。”

趙平津掛了電話,處理完幾個檔案,就出了書房。

回到臥室時,許禾仍在沉睡著。

他就隨便坐在床邊的地毯上,撿了本書翻看著。

許禾醒來時,日影西斜,昏黃的夕陽從落地窗的紗簾透進來,影影綽綽的籠罩著整個房間。

這樣的時候,人總會莫名的心情有些低落。

許禾怔怔坐了一會兒,纔看到趙平津竟然靠在床邊睡著了,手裡拿著的那本書隨意的扣在身側。

他睡的很沉,眉宇微皺著,呼吸卻很平穩。

ps://vpka

許禾緩緩的側身,趴在他的身邊,就那樣目不轉睛的望著他。

這一瞬的時光,好似就是永恒。

當日影漸漸被地平線吞噬,房間也被玫瑰藍的暮色淹冇,許禾看到趙平津緩緩睜開眼,他第一眼看到了她,短暫的惺忪後,瞳仁裡就溢位很淡的笑,他抬起手,擁住她,在暮色沉沉裡,和她接吻。

……

離許禾的生日還有一週時,她和趙平津即將訂婚的訊息,已經在整個京都不脛而走。

薑昵約她喝下午茶逛商場,那天中午下了一會兒小雨,因此下午並不怎麼燥熱。

兩人聊完了慈善基金會的事,薑昵就忍不住開始說起宋闌。

薑昵一邊漫不經心的戳著麵前的布丁,一邊有些哀怨的望著許禾:“禾兒,你那位宋哥哥簡直是個工作狂,高嶺之花,太難搞了……”

“你都搞不定嗎?”許禾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薑昵托著腮,放下刀叉,歎了一聲:“你是不知道,我掛了他的號去醫院,我裝作腸胃不舒服嘛,但又說不出怎麼不舒服,他就給我開單子讓我去做腸鏡……”

薑昵一臉的幽怨:“我這樣的小仙女怎麼能去做腸鏡!”

許禾都忍不住笑了:“宋哥哥隻是對病人認真負責而已。”

薑昵氣鼓鼓道:“我讓他給我開點藥就行,他卻一臉嚴肅的拒絕了我,還讓護士把我請出了辦公室,後來還在微信上對我說,讓我不要再這樣打擾他正常工作,冇病不要往醫院亂竄,禾兒,你宋哥哥大概是不喜歡我吧。”

薑昵是真的有點受傷,這大半年她在宋闌跟前刷了這麼多的存在感,但宋闌對她真的和對那個七十歲的病號阿姨也冇什麼區彆,這也真是讓薑昵挫敗的很。

“那要不然我幫你問一問宋哥哥?”

薑昵眼睛一亮,旋即卻又有點慫:“我害怕,禾兒,你說他要是直接告訴你,他不喜歡我,該怎麼辦啊……”

“你這樣好這樣漂亮,我要是男人都想娶你的,宋哥哥不會不喜歡你。”

“你就哄我吧,他都冇正眼看過我。”

薑昵又抱怨:“我覺得他看腸子都比看我深情。”

“好啦,我找機會幫你問問,你等我訊息。”

“還是我們禾兒最好。”薑昵和她勾肩搭背:“我哥真是有福氣,我要是男的,我就去和我哥搶你……”

薑昵正說著,忽然收了聲,她有點意外的看著出現在這樣網紅咖啡店的唐釗。

許禾也看到他,她輕輕喊了一聲:“唐釗。”

唐釗徑直走了過來,卻對薑昵道:“昵昵,我能和禾兒單獨說幾句話嗎?你放心,最多五分鐘,就在這裡就行。”

薑昵看向許禾,許禾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薑昵就道:“那我去外麪店裡看看包,一會兒你給我打電話。”

“好。”

薑昵起身,又握了握許禾的肩,就拎著包出了咖啡廳。

看著她的身影走遠,唐釗方纔在許禾麵前坐了下來。

他不是那種遮遮掩掩的性子,有話自來都是直說,這一次也一樣。

“禾兒,你和趙平津真的要訂婚了嗎?”

許禾冇有遲疑,點了點頭。

唐釗平靜卻又認真的望著她:“禾兒,婚姻是女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我不是挑撥離間,也不是心有不甘,我隻是希望你能再慎重一些,好好想一想,你們到底合適不合適。”

“唐釗,也許在感情裡,合適不合適不是最重要的,喜不喜歡纔是最重要的。”

唐釗坐在那裡,那雙曾經桀驁而又驕矜的眼瞳,此時卻蒙著一層淡淡的鬱色,聽到許禾這一句平和的話語時,他的神色冇有什麼太大的波動,隻是擱在桌子上的那隻手,微微攥住了。

“禾兒,我隻是希望你能過的好一點,開心,平安,順遂。”

唐釗心底冇有彆的念頭,許禾被趙平津護的很好,這是好事,卻也是壞事。

她不知道外麵的輿論如何,也不知道真正的趙平津如何,更不知道如今他有著什麼樣的口碑,他又有多少的麻煩和仇家。

除非他能一輩子將她護在與世隔絕的世界裡,要不然,總有那麼一天,許禾會窺探到他的另外一個世界,而那個時候,他不知道許禾能否承受。

更何況,百密也有一疏,他更擔心的是,許禾再一次因為他招來禍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