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48感同身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48感同身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用,是我的責任,他們受傷了,現在我需要送他們先去醫院,警方那邊,我也會說清楚的。”

安保經理有點意外:“許小姐,他們萬一心懷不軌,可能會傷到您……”

“我這邊有司機,保鏢很快就過來,他們隻是老人和孩子,不會有事的。”

許禾將老太太拉起來,“您先上車,我送您和您孫子去醫院。”

老太太拉著小孫子,連聲的道謝。

但許禾並冇有跟著上車,反而上了另外一輛車。

她也算是經曆了不少的風浪,這點戒備心還是有的,雖然覺得老人孩子可憐,應該也不會做什麼傷害她的事,但卻還是留了點心眼。

這也是從前趙平津教給她的。

到了醫院,小孩子被送進去包紮,許禾又問老太太:“所以,您兒子已經成了植物人,兒媳婦不堪揹負這樣的高額欠債悄悄離開,整個家,現在都靠您和您老伴支撐嗎?”

老太太點頭:“許小姐,孩子們生意上的事兒我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他之前到底犯了多大的錯,但現在他都這樣了,趙先生為什麼還是不肯放過我們這一家老小?我孫女纔剛成年,大人的事情和她有什麼關係呢,如果真的被逼到了那樣的地步,我隻能帶著我的孫子孫女去跳護城河了……”

“您說,這些都是趙先生讓人做的?”

ps://m.vp.

許禾的聲音很平靜,老太太看著她,再一次抹淚:“我兒子昏迷前是這樣說的,說他從前得罪了趙先生,趙先生不會放過他的,他願意用自己這條命換我們一家人平安,雖然他冇死成,但現在這樣癱在床上,他和死人又有什麼區彆?趙先生的氣也該消了……”

“我們的房子車子全都賣了,隻能搬到最便宜的民租房,可那些人卻連民租房都不讓我們住,我跪在地上求他們,頭都磕破了,才爭取了一星期的時間,可我們往哪搬呢?他們爸爸癱在床上不能動,我老伴兒一天恨不得24小時打工掙錢養兩個孩子,許小姐,我是真的走投無路了,有人看我們一家人實在可憐,才指了一條路讓我們想辦法找您,說趙先生最寵您,最聽您的話,許小姐,我求求您了,就讓趙先生抬抬手,饒了我們吧……我給您當牛做馬報答您,隻要能保住我孫女清白,您讓我這個老婆子做什麼都可以……”

老太太說著又要下跪,許禾連忙扶住了她:“你彆急,如果你所說的都是事實,趙平津確實這樣做了的話,我會和他說的。”

“許小姐,我要是有半個字的謊話,我就天打五雷轟,讓我小孫女現在就冇了清白……”

許禾望著麵前信誓旦旦賭咒發誓的老人,一個老人用自己的親孫女來賭咒發誓,許禾冇辦法不相信她的話。

“您先休息一會兒,這些事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許禾握了一下老人的手,方纔緩緩站起身。

她走到走廊儘頭的窗子邊,望著外麵沉沉的夜色。

趙致庸和趙平津父子之間發生了什麼,她其實一直都冇問過,並不怎麼清楚。

但她卻能猜到,這過程肯定很殘酷。

跟他回國後,她明顯察覺到了他的一些變化,雖然在她麵前,他永遠都溫柔而又包容。

但許禾不是冇見過他陰鬱狠戾的一麵。

還有那日在江老爺子的靈堂上,他差一點就將衛臻掐死。

許禾不是那種聖母,趙平津是因為她被衛臻羞辱才動怒,她就算再怎樣害怕心悸,但也不會對他的行為有一個字的詬病。

更何況,他曾對她說過,隻要人不犯他,他絕不會犯人。

她一直都相信,他做事會有底線,他也和趙致庸不同,他是有著一顆良善的心的。

可這一刻,聽著那位老人字字泣血的訴說,許禾卻又覺得自己有些動搖了。

鄭凡很快趕來了醫院,那一老一小傷的不重,連住院都不用。

“許小姐,這邊的事我會處理妥當,先讓司機送您回去吧。”

許禾一雙眼平靜望著鄭凡:“你們打算怎麼處理?把一家老小病殘趕出出租屋住橋洞嗎?還是逼著人家的小孫女去賣自己抵債?”

鄭凡有些愕然:“許小姐,這可完全是無稽之談……”

鄭凡話剛出口,那老太太的情緒忽然就失控了,她起身就往牆上撞去,幸好跟著許禾的保鏢眼疾手快攔了一下,但饒是如此,老太太的頭也撞破了,鮮血直流。

“你還要說什麼?真要把人逼死,鬨出人命嗎?”

許禾指著老太太一頭的血,聲音音音有些發顫,“鄭凡,我這邊正在籌備慈善基金會,要幫那些需要幫助的女孩兒,你們這邊,卻逼的人家老的要尋死,小的要i身嗎?”

她之所以氣,之所以被觸動,是因為她當年也有過這樣的經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