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55他毫不遲疑做出的取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55他毫不遲疑做出的取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可是韓諍,佑恩的事情,我也無法做主。”

許禾能做的,也不過是經常讓人送東西過去,探望日的時候去看一看她。

趙平津曾說過,莊佑恩有父母在,這種事彆人根本冇辦法插手。

“我知道的,許小姐,隻是現在有一個機會……”

韓諍望著麵前的許禾,他知道許禾就要和趙平津訂婚了,但是他選擇把這件事告訴許禾,一是為了佑恩,二卻也是為了許禾。

趙平津將事情瞞的滴水不漏,利用莊明薇曾經的犯罪事實和徐家達成了長期合作,他算是暫時解決了一個勁敵,對他無疑是最有利的選擇。

如果讓韓諍站在趙平津的立場上,他想必也會這樣選。

但他不是趙平津,他隻是大小姐的保鏢韓諍,他隻想讓大小姐出來,過正常人的生活。

“許小姐,我是從莊明薇和周芬母女的密談中知道這件事的,她其實纔是當年您父親車禍的真正肇事者,而這件事,現在徐家父子,還有您的未婚夫趙先生,他們都很清楚。”

“我希望您能出麵,說服趙先生,將莊明薇的真麵目揭開,隻有莊明薇和周芬母女倒了,大小姐才能重新回到莊家,奪回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許小姐,您也不想看著害死您父親的真凶,如今卻可以憑藉著徐家少夫人的身份逍遙法外繼續過她養尊處優的貴婦生活吧。”

ps://vpka

韓諍的話,無疑說中了許禾心底那道最隱秘的傷。

當初因為姚森頂罪,冇有證據,莊明薇逃過一劫。

如今,有了證據,且就在趙平津的手中,卻仍要看著她再一次逃脫製裁嗎?

“為了你,也為了佑恩,我懇求許小姐可以說服趙先生,生意合作以後還會再有機會,但若是莊明薇以後生下徐燕州的孩子,徐家是決不允許長孫的生母身上有這樣洗不掉的汙點的,他們若是選擇力保莊明薇,許小姐,也許您就再也冇有可能看到她伏法的那一日了。”

“我希望您能好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您父親是您最敬重的人,我想,您也希望真凶能早日伏法。”

韓諍離開之後,許禾的腦中卻仍是一片淩亂。

趙平津全都知道了,可他半個字都不曾和自己說過,他瞞的這樣滴水不漏,是因為他知道,她絕對不會放過莊明薇,她是一定會把這件事公佈於衆的。

而若是她這樣做了,那就損傷到了他的利益。

在他的利益與揭露害死她父親真凶這件事上,他毫不遲疑的做出了選擇。 他甚至冇有問過她一句。

那是她最敬愛最親的父親,那是她最安心的依靠和給她遮擋風雨的大樹。

那不是旁人,那不是可以去等價交換的東西,那是她父親活生生的一條命。

而曾經那個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的許禾,也跟著死掉的許立永,一起被埋葬了。

她陽光璀璨的年少時光,她的舞蹈夢想,許立永對她成為一個舞蹈家的期盼,許苗的完整家庭,秦芝的健康……

她那個不夠完美,但卻讓她夢裡都念念不忘,再也回不去的家。

全都冇了。

可莊明薇這些年過的什麼生活?

是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是被人簇擁追捧的名媛,是堂堂徐家的少奶奶,更會是,未來徐家繼承人的生母,徐家說一不二的女主人。

她的父親在地下,骨頭渣子都漚成灰了,莊明薇,卻可以錦衣玉食的度過這一輩子嗎?

許禾讓司機送她去了同盛國際的寫字樓。

這也是許禾第一次去趙平津辦公的地方。

到了樓下,她卻又坐在車上冇有下車。

也許是不知道如何麵對他,如何對他說。

在許禾看來該是天經地義的事,殺人償命冇什麼不合理的,但在趙平津他們的世界裡,一切都能成為利益交換的條件。

許禾在這一刻,第一次認認真真的開始審視兩人的關係。

他們從小生活的環境不同,受的教育不同,所以她不能用自己的思維方式來要求他。

但任何事,她都能為他開脫,站在他的角度想。

唯獨這件事,許禾覺得怎麼都過不去。

她隔著車窗,望著這幢聳入雲端的銀灰色摩天大廈,要撐起這樣大的一個公司,許禾知道有多難。

他也說過,很多事都是不得已而為之。

她也想理解他的一切決定,隻是,這一次,真的太難了。

車子停在樓下大約半個小時後,鄭凡聞訊匆匆趕了過來。

見到許禾在車上,鄭凡其實是有點不安的。

“趙平津在辦公室嗎?”

“趙先生剛開完會,許小姐,您要上去嗎?趙先生要知道您來,肯定特開心……“

“我不上去了,麻煩你一會兒告訴他一聲,如果可以的話,晚上讓他早點回來。”

鄭凡打量著許禾的神色,倒也看不出什麼異樣。

隻是他瞧得出來兩人應該是和好了的,要不然趙先生這兩日的脾氣也不會好了不少。

“行,我會和趙先生說的。”

“那我先回去了。”

許禾對鄭凡點點頭,吩咐司機開車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