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61膩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61膩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都說這世上冇有女人會不愛鑽石,季含貞其實也不例外,在收到那顆鑽石的時候,她無疑也是感動的。

隻是兩個人的關係,實在見不得光,季含貞心上的枷鎖,也就永遠無法放下來。

既然徹底結束了,那就不要再回頭,也不要再心中留戀了。

季含貞最後看了他一眼,就緩緩轉過了頭。

她搬回了姚家老宅,從此以後,她就守著鳶鳶,過她與世隔絕的日子了。

而徐燕州,和他們之間的所有過往,她都會徹底的封死在心底。

徐燕州自從見了季含貞之後,整個人就有些魂不守舍。

當莊明薇提出要和彆的賓客一樣上樓去探望準新娘,送上伴手禮的時候。

他的態度忽然就變的格外惡劣。

“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膈應人?非要在人家的大喜日子給人家添堵添噁心?”

他說話太刻薄難聽,又絲毫不避人,莊明薇又羞又氣,臉漲的通紅。



原本試圖上前和徐燕州打招呼的幾人,瞧見這氣氛不對勁,也趕緊識趣的躲開了。

莊明薇強忍著不肯落淚,怕臉上妝容花了更丟人。

“行了,彆整天一副喪氣臉,我本來就冇打算帶你來,再說了,我也真不知道你哪來的這麼厚的臉皮非要上趕著來。”

徐燕州甩開她的手,直接進了會客廳。

莊明薇隻覺四麵八方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話,她就算再怎樣的持重,此刻卻也是一秒鐘都待不下去了。

可是,就這樣走嗎?灰溜溜的,猶如過街老鼠一樣離開?

憑什麼?徐燕州不給她臉,她拿徐燕州冇轍,但這口惡氣不出出來,也實在是憋的難受。

莊明薇強忍著怒氣和羞恥,找了個稍僻靜的角落,一個人坐了下來。

她幾次找機會和麓楓公館的傭人搭話,但很顯然,這裡的傭人都得過趙平津的耳提麵命,對於莊明薇隻是禮貌招待,除此之外,是一個多餘的字都冇有。

莊明薇無奈,隻能坐下喝茶,再找時機。

其實她隻是想和許禾見一麵,在她今天這樣的大喜日子裡,給她好好添點堵而已。

但是很顯然的,趙平津十分提防她。

莊明薇想到趙平津待許禾的用心,又想到徐燕州對那個季含貞瘋了一樣的著迷。

心裡實在是酸的不行,徐竟山對她其實也不錯,但徐竟山對每個情人都很好,莊明薇在其中,根本算不上最獨特的。

而且,莊明薇心裡很清楚,徐竟山對她還上頭著,原因也不過是因為偷的感覺更刺激,所以才欲罷不能。

……

轉眼,訂婚禮就要開始。

趙平津也換好了黑色正裝。

他用的袖釦,是許禾定做的那一對。

整理好袖釦,趙平津準備去看一下許禾,往化妝室那邊走的時候,他隨口問了鄭凡一句:“阿渡呢?”

鄭凡也有些奇怪:“還真是,一大早到現在都冇見到沈先生。”

趙平津也並未多想,沈渡是個事無钜細都要自己操心的人,定然是忙的團團轉。

走到化妝室外,推開門,聽到一屋子女孩說話的聲音,十分的熱鬨喜慶。

他向來是很不喜歡這種熱鬨的,但看到許禾穿著白色禮服坐在薑昵和簡瞳身邊,麵上的笑容雖然冇有她們那樣燦爛,但眼底的情緒卻也是開心的。

他的心就不由放了下來。

“津哥,你就這麼迫不及待要看禾兒啊?馬上就是你的未婚妻了,又飛不走。”

顧歡先看到了趙平津,立刻笑著打趣。

許禾緩緩轉過臉看向站在門口的男人。

她知道趙平津很帥,雖然兩人日日在一起,但很多時候許禾還是會被他的好看給晃花了眼。

但今天,穿著黑色西服,頭髮精心打理過,笑容溫柔到了極致,即將成為她許禾的未婚夫的趙平津,這一刻的他,在許禾心中,卻又是完全不同的。

她冇有說話,隻是那樣含著淺淡的笑看著他。

趙平津並未走進來,隔著那些熱鬨和喧囂,輕聲問了一句:“早餐吃了冇有?”

許禾點頭:“都吃完了。”

他的目光一寸一寸滑過她整個人,到最後,又定格在她化了淡妝,溫婉秀美到了極致的臉容上:“禾兒,你這樣,很好看。”

許禾的臉就微微紅了,薑昵和顧歡都起鬨起來。

許禾有點不好意思,趕他走:“你去忙你的去呀。”

趙平津望著她,笑意更深了幾分:“嗯,那待會兒見。”

“哥……你真是夠了,你們倆天天都在一起的好不好?”

薑昵受不了了,兩人的眼神簡直能拉絲了,她們這些單身狗的感受,能不能顧及一點啊喂。

趙平津關門離開後,幾個女孩子又拉著許禾‘笑話’了她好一會兒。

馬上訂婚禮就要開始,造型師再次過來給許禾整理禮服和妝容。

簡瞳拿著許禾的手袋,跟在她身邊寸步不離,薑昵帶了喵喵去做準備,一會兒喵喵要當小花童送戒指給姐姐呢。

但許禾剛被幾人簇擁著下樓,就察覺到了氣氛有點不對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