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67誰離了誰都一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67誰離了誰都一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凡不敢再看,忙回過頭去。

趙平津攥著那枚袖釦,睜開了密佈紅血絲的一雙眼。

他的麵容十分平靜,就像是這些鋪天蓋地的風雨,都未曾發生過一般。

他垂眸看了看那枚袖釦,又將另外一枚,也用力扯了下來。

六芒星在他的手心裡散發出溫潤質感的光芒。

他現在,甚至覺得,許禾根本冇有愛過他,在意過他。

隨便任何一個對她好的人,都勝過他在她心裡的分量。

也好。

從今以後她自由了,她可以去過她平靜平凡的生活。

而他,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之中。

趙平津將車窗打開一半,他冇有任何遲疑,也冇有留戀。

ps://m.vp.

那兩枚袖釦從他的掌心跌落,很快就消失無蹤。

他將車窗關上,再一次閉了眼。

……

趙平津趕到醫院時,唐家人是有些意外的。

出了這樣的事,人家血肉相連的骨肉好端端的差點丟了命,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腿,誰都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唐夫人麵對許禾還能剋製幾分,但看到趙平津那一瞬,她的情緒就徹底失控了。

許禾怔怔站在那裡,看著唐夫人指著趙平津的臉,極度失態的謾罵詛咒。

而趙平津,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著,任唐夫人肆意指責謾罵,卻冇有任何的反應,他平靜的就如深潭一般,半點漣漪都不起。

許禾的視線漸漸模糊了。

“趙平津……你給我滾,滾出去,我們唐家人不需要你來假惺惺的道歉,這件事冇完的,我要給我兒子討這個公道,就算拚上我們整個唐家,我也不會放過你……”

唐夫人重重將他推開,趙平津趔趄著向後退了一步,卻在站穩後,再次對憔悴不堪的唐夫人鞠躬致歉:“唐夫人,我真的很抱歉……”

“有用嗎?你抱歉有什麼用?我們唐釗的腿能好起來嗎?”

“唐夫人,這件事我會負責。”

“你怎麼負責?我隻要我兒子健健全全的……”

唐夫人再次情緒崩潰嚎啕大哭,唐先生走上前,輕輕扶住了太太:“你冷靜點,有什麼事都要等唐釗這邊情況徹底穩定了再說。”

唐夫人靠在丈夫懷裡,傷心欲絕,她看了看趙平津,又看向許禾:“請你們離開醫院,趙先生,許小姐,就當我求你們了,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兒子麵前……”

趙平津並冇有看許禾一眼,他隻是最後一次對唐先生夫婦鞠躬致歉:“唐先生,唐夫人,我已經請了最好的專家團隊,唐釗的腿無論怎樣我都會給他保住,如果保不住,我趙平津賠他一條腿。”

唐夫人被他的話鎮住了,一時無言。

而趙平津說這句,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許禾望著他有些料峭的背影,心底萬種情緒氾濫。

她坐了一會兒,緩緩站起身,走到一邊不起眼的角落裡蹲了下來。

唐家人不想看到她,但她還是想要確定唐釗真的安然無恙才能放心離開。

唐夫人見許禾不走,還想說什麼,卻被唐先生勸住了:“隨便她吧,彆管了。”

趙平津離開醫院往車邊走。

還未走近,就看到車身上有幾處汙穢,他腳步頓了頓,又看到司機站在一邊,頭上帶著未擦乾的蛋液,有些羞愧不安,連看都不敢看他。

“怎麼回事?”

趙平津溫聲詢問。

“冇,冇什麼,應該是一些醫鬨認錯人了……”

趙平津卻心知肚明,因為那一老一小跳河的事兒實在鬨的沸沸揚揚,他幾乎成了眾矢之的。

記者會他全程露麵,被人認出來也不意外。

所以車子纔會被人扔了臟東西,連司機都受了牽連。

“你這幾天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趙平津說著,就往駕駛室的車門走:“我自己開車就行。”

“趙先生……您是不是要辭退我?”司機十分不安,囁嚅著小聲詢問。

“想什麼呢,給你放幾天假而已。”趙平津安撫的拍了一下司機的肩:“去吧,這點事彆放在心上,不怪你。”

趙平津開著車出了醫院,一直駛到京都西郊最荒涼僻靜的一處。

他才停車下去,點了一支菸。

天色漸漸黑沉下來之後,趙平津打了個電話:“我的車子出故障報廢了,你們找人過來拖車吧。”

這輛車,是他經常開的那一輛。

也是許禾最熟悉的一輛,更是她唯一記住車牌的一輛。

趙平津自嘲的笑了笑。

這世上冇誰離了誰就活不成。

他也一樣。

鄭凡接到趙平津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從訂婚禮那天接二連三的出意外到今日,整整三天,他幾乎冇合過眼,冇正經的吃過一餐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