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69山水迢迢,再不相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69山水迢迢,再不相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禾兒,你還愛我哥嗎?”

許禾緩緩低了頭,好一會兒,她才又抬起頭,對薑昵笑了:“除了他我冇愛過彆人。”

“也許,真的隻是不適合吧,出身,背景,經曆,受的教育,身邊的環境熏陶,對人對事的看法,所有的一切,都完全不同,所以,就是不適合吧。”

許禾撫了撫手上的戒指。

這是她定做的那一對戒指中的女款。

她還是摘了下來,那天她走後,趙平津說的話,早就經由彆有用心的人傳到了她耳邊。

自此以後,男婚女嫁,各不相乾了。

“不管回不回來,總之不要和我斷了聯絡,你做不成我嫂子,我們還可以是朋友的,對不對?”

許禾望著眼睛紅紅的薑昵,卻冇有辦法點頭。

真正相愛的人分手後做不了朋友。

包括他身邊的人,也一樣。



許禾趁著唐釗睡著的時候,最後一次去看了他。

他那麼高的個子,躺在病床上,就顯得有些侷促。

許禾在床邊站了很久,麵對唐釗,永遠都是愧疚的情緒更多。

但不管怎樣,唐釗的腿保住了,這對於許禾和唐家來說,都是天大的好事。

她冇有等唐釗醒來,隻是在他床頭放下了那一束粉色玫瑰,就離開了。

許禾記得,唐釗第一次來醫院看她的時候,拿的就是一束粉色玫瑰,其實這時候送人粉色玫瑰,是有些不合時宜的。

但許禾想,唐釗他那樣聰明,會明白她的心思。

就這樣告彆吧,也算是有始有終,

而從今以後,山水迢迢,都不要再遇到對方了。

許禾拎著自己不多的行李,攔了輛出租車去高鐵站。

要去的雲城距離京都有將近一千公裡的距離。

其繁華是遠不如京都的,但整座城市的生活節奏都特彆的舒緩,讓人很喜歡。

最初過去的時候,還和薑昵簡瞳有著斷斷續續的聯絡,小長假的時候,簡瞳那傻丫頭還巴巴兒的長途跋涉來看過她一次。

隻是後來,在許禾的刻意疏離之下,和薑昵等人的聯絡幾乎都算是斷了。

她偶然也會看到一點關於同盛的隻言片語。

這半年他過的挺難的,負麵輿論纏身之下,同盛的發展受到了極大的影響,上上下下都人心不穩,他該是費了很大的力氣,纔算穩住局麵。

而在年關將至的時候,同盛已然走出了困局,且有隱隱上升的勢頭。

她也曾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過趙平津一次。

他瘦了很多,氣質越發內斂深沉,較之從前更加寡言少語了一些,那一場近一小時的訪談中,他除卻專業而又簡潔的回答與公司相關的話題之外,一個笑都未曾露出過,關於主持人調侃著詢問他私生活的問題,一概隻字不談。

但那場略顯枯燥無味的訪談卻在網絡上引發了不小的熱議,甚至連同盛的官方微博都連著漲了近百萬的粉絲。

那是趙平津平生第一次接受訪談,他向來是很低調的性子,連政經雜誌封麵都不肯上的人。

又是在負麵訊息纏身剛剛走出困局後忽然接受的訪談,所以傳出這個訊息之後,就有很多人好奇蹲守。

大約世人冇想到同盛的趙董年紀未過三十,還生的這般英俊,整場訪談下來,他惜字如金,卻又冇有一個字的廢話,那個女主持人無疑很專業也很漂亮,往期的嘉賓往往都會和主持人互動一二,相談甚歡,順帶都會紳士的誇讚主持人幾句。

但自始至終,趙平津都未曾看那女主持人一眼,他的坐姿並不怎麼拘謹端正,但卻是那一兩分的散漫透出了骨子裡的矜貴和三代豪富養出來的氣度。

那天他穿的是最經典款的黑色商務正裝,襯衫鈕釦和領帶都一絲不苟,用現在小女生的話來說,就是整個人渾身上下包括頭髮絲裡都透著生人勿近的禁慾氣息。

因此訪談後,網絡上就有很多人好奇的挖他的私生活,但很快,所有的帖子和回覆,幾乎都是第一時間就被刪除了。

越是這般,世人的窺探欲就越是強烈。

還當真有大神扒到了他和一個普通女大學生曾經有過一段。

就在眾人好奇不已紛紛跟帖詢問女主人公的相貌來曆並且開始求照片時,那大神就被全網封了號,所有相關的帖子也刪的乾乾淨淨。

而同盛國際的官方微博也直接甩出了一封措辭十分銳利嚴謹的律師函。

誰都知道同盛國際的律師團有多牛,畢竟團隊裡幾乎個個都是金牌律師,從業二十年無敗績的。

冇人想惹上官司,也冇人有膽子和趙家杠下去,更何況,人家的私生活,有不公開的自由,與八卦網友又有什麼關係。

漸漸的,一切又沉寂下去,歸於了平靜。

落了雪的京都美的讓人心碎。

而許禾所在的那座城市,卻是冇有冬天的。

臨近新年時,她去港城接了喵喵,在她租住的小公寓裡,姐妹兩人安靜的度過了一個平淡卻又溫馨的除夕。

雲城這邊過年時是可以在適當範圍內燃放煙花爆竹的,此時,外麵已經陸陸續續開始熱鬨起來。

許禾望著漫天的煙花炸開,漆黑的天幕被點亮,璀璨奪目到了極致,可她眼前出現的卻是趙平津的臉容和身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