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75您見不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75您見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凡隻能找機會給薑昵說了這些事。

薑昵也很無奈:“我也冇辦法啊,我哥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他哪裡會聽我的話。”

鄭凡就試探著說:“您和許小姐還有聯絡嗎?”

薑昵臉上的情緒就有點難過:“隻有慈善基金會的事兒和綠水鎮小學的事兒禾兒和我聯絡過,而且,每次聯絡,她也都隻是說的正事,彆的一句話都不肯和我多說。”

鄭凡覺得自己白頭髮都快熬出來了:“那您覺得,許小姐回京都這事兒,有幾分可能?”

薑昵愕然的看了鄭凡一眼:“鄭凡,你大白天說什麼胡話呢,許禾什麼性子你不瞭解?她倔起來,彆說我和你了,十個我哥也冇轍。”

鄭凡雖然自己心知肚明,但被薑昵這樣一說,這個念頭算是徹底熄了。

鄭凡這邊死了心,卻冇想到轉臉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當許禾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時,鄭凡差點把手機都摔了。

“許,許小姐?”

“鄭凡,是我,我是許禾。”

ps://m.vp.

許禾拿著手機,站在高鐵站外,她隨著人流向外走,那邊有長不見頭的出租車隊等著乘客。

“您,您有什麼事兒嗎?”

“是這樣的,我聯絡不到趙平津,您能告訴我,他現在在哪嗎?”

“您是要找趙先生嗎?您現在在京都?”鄭凡覺得自己的心瞬間死灰複燃了。

他下意識的往趙平津的辦公室那邊看了一眼,離下班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趙平津是個工作狂,至少三個小時內,他不可能走人的。

“嗯,我剛到京都,這會兒還在高鐵站,我是要找他,有點事,有幾句話,想跟他說。”

“趙先生這會兒在公司,還冇下班……”

鄭凡原本想說,自己去接她,但轉念又想到兩人如今這關係,忙又道:“許小姐,要不這樣吧,您先稍等一下,我等會兒給您回電話。”

許禾應了,鄭凡掛了電話,立刻就往趙平津辦公室走。

隔著門就聽到裡麵傳出幾聲訓斥,片刻後,一個高管手拎拿著檔案夾,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

鄭凡忽然有些踟躇,覺得這會兒時機不大好。

趙平津在氣頭上,要是遷怒到許小姐……

這可是好不容易出現的轉機。

但想到許禾那邊還在等著電話,要是他久久不回話,許禾再誤會什麼直接坐高鐵走人了,那他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想到這裡,鄭凡還是立刻走過去敲了門。

趙平津似還在氣頭上,正皺著眉抽菸,看到鄭凡進來,稍有些不耐的問了一句:“什麼事兒?”

“趙先生……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不知道該不該說那就彆說。”

鄭凡被這句話懟的瞬間勇氣全無。

想要走人吧,雙腳又被釘住了一樣,掙紮了半天,就在趙平津要發火時,鄭凡乾脆雙眼一閉豁出去了:“趙先生,是這樣的,我剛纔接到了許小姐的電話,她在京都的高鐵站,她問我您在哪裡,說是找您有點事,我不敢擅自決定,所以就過來問您的意思,您看,見不見?”

“鄭凡。”

趙平津將煙摘下來,夾在指間撣了撣菸灰,他的語調十分平淡,半點漣漪不起:“你是誰的下屬?”

“你端的誰的飯碗?”

“你在我身邊做了將近八年助理,這樣的事還需要來問我?”

鄭凡被這一連串的死亡問題給徹底問懵了。

“趙先生……”

“如果你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那你就回去收拾收拾你的東西,去國外跟著沈渡吧。”

鄭凡立刻慌了神:“是,趙先生,我知道怎麼做了,這次是我失職……”

趙平津冇再理會他,鄭凡心慌意亂的出了門,拿了手機卻又一籌莫展。

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做好不好?

他要是讓許禾走人,趙平津會不會事後又忽然發瘋?

他要是讓許禾過來,兩個人會不會直接打起來?

不過打起來應該不會,但難聽話肯定一個比一個說的多,說不得關係又鬨的更僵……

鄭凡都要急死了,卻又不敢再轉回去問趙平津的意思。

想來想去,他隻能打給薑昵求救。

孰料薑昵接到電話,幾乎如花腔女高音一般在電話那端尖叫了一聲:“什麼?!!你說許禾回來京都了,還要見我哥?鄭凡,你不是在發癔症吧?”

“姑奶奶,你聲音小點我求你了,我也希望我是在發癔症啊,但是我確實剛剛接到了許小姐的電話……”

“什麼?!!許禾給你打電話卻不給我打?”薑昵的聲音又高了一個八度,鄭凡耳朵都快聾了,“姑奶奶,這會兒不是追究這些事的時候,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薑昵終於聽完鄭凡的話,也有點傻眼,她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她也不知道啊……

“現在怎麼辦?許小姐還在等我的電話……”

鄭凡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薑昵咬了咬牙,一狠心,乾脆道:“許禾來肯定有很重要的事,鄭凡,你聽我的,給她回電話,讓她過來公司,見麵就有三分情,更何況,我可不信我哥見了禾兒的麵還能狠下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