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80早晚被她搞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80早晚被她搞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膝蓋傷處疼的厲害,腿又開始發軟,她隻能扶著欄杆坐下來,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步梯間,默默的將臉埋在膝上哭了一場。

“哥,今晚的事完全是我自作主張,禾兒根本不知道我給你打電話的事,你要是怪,你就怪我吧,但你彆遷怒她,也彆這樣對她,不管怎麼說,你之前那麼愛她在乎她,就算是現在你們分手了,也不至於真的要做的這樣絕,你也看到了她現在的狀態,她這個樣子怎麼走?再說,都大半夜了,如果她當真再出點什麼意外,你真的就能做到完全無動於衷嗎?”

趙平津依舊是那樣疏冷的語調:“如果你不放心她,我會讓鄭凡送她。”

薑昵徹底不知說什麼好了。

“行吧,我不管了,你放心吧哥,這種事我以後真的不會再做了,我向你保證。”

趙平津下樓,走到車子邊,鄭凡連忙下車開了車門。

他卻站在車外冇有動,過了好一會兒,方纔對鄭凡道:“你去步梯間看看,她要是傷的嚴重,就讓她住院休養幾天,如果她執意要走,你開車送她。”

“趙先生,那您怎麼回去?”

“我讓司機過來了,十分鐘後就到。”

鄭凡忙點了頭:“那行,我這就過去看看。”

鄭凡在步梯間找到許禾的時候,她正扶著欄杆,一步一步很艱難的往下挪。



“許小姐……”

鄭凡的聲音,讓許禾有點愣怔。

“您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您傷的不輕……”

鄭凡看著許禾哭的兩眼紅腫的樣子,還是挺不忍心的。

也不知道剛纔趙先生又說了什麼話,但估摸著不大中聽,要不然許小姐也不會哭成這樣。

許禾搖了搖頭:“我已經定了高鐵票了,我現在就會離開京都。”

“現在已經很晚了,你一個姑孃家去高鐵站那種偏遠的地方不安全,還是我送你吧。”

“鄭凡,真的不用了。”

許禾十分堅持,態度決然,鄭凡不好再說什麼,可她蒼白著臉一步一步離開,隻能歎了一聲。

他回去時,趙平津還在車邊。

“許小姐說已經訂好了高鐵票也叫了車,不讓我送。”鄭凡小心翼翼回話。

趙平津靠在車身上,他摘下煙,撣了撣菸灰,撩起眼簾看了鄭凡一眼:“你現在做什麼事,需要我說一句你才動一下?”

鄭凡一頭霧水。

趙平津臉色越發冷:“她打著找我道歉的旗號回來,要是回去路上出什麼事,這口鍋是不是還要我趙平津背?”

鄭凡立時聽懂了:“我明白了趙先生,我這就開車跟著許小姐,她安全到達高鐵站我再走。”

趙平津將菸蒂摁滅,轉身上了另一輛車。

鄭凡隻覺得全身都要被冷汗濕透了,這還冇到夏天呢。

許禾上了車,師傅開出去冇一會兒,就覺得不大對勁兒,對她道:“姑娘,我怎麼感覺後麵有輛車一直跟著咱們,你看看那車子你認識不?”

許禾從後視鏡裡看了看,她本來就對車子不怎麼懂,趙平津現在的座駕又換了,許禾根本不認識。

她搖頭:“師傅,我不認識那輛車。”

師傅一聽,立刻來了勁兒:“姑娘,你坐穩了啊,我一準兒幫你把人給甩掉,這八成是盯上你一個小姑孃家了,呸,臭流氓……”

師傅這邊說著,狠狠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如遊魚一般在車流中靈巧穿梭,出租車司機中隱藏的民間車神還是極多的,因此冇十來分鐘,鄭凡就被甩了個無影無蹤。

鄭凡看著前麵消失的無影無蹤的出租車,有點傻眼。

他竟然能把人給跟丟了?

他這下怎麼給趙先生回話?

鄭凡覺得自己短短一下午的時間,都快抑鬱了。

他薅了薅頭髮,將車子停在路邊,硬著頭皮給趙平津打電話。

趙平津實在是被氣的狠了,電話裡竟然笑了:“鄭凡,你把人跟丟了,你不會打電話?還有,你彆告訴我,你出租車車牌號也冇記。”

鄭凡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他怎麼把這茬事兒給忘的乾乾淨淨了?他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錯了,簡直連剛入職場的菜鳥都不如。

“趙總,抱歉,是我失職……”

趙平津攥著手機,沉默了足足半分鐘,都冇說話。

鄭凡聲音都抖了:“趙先生……許小姐不會出事吧,許小姐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活了……”

“你現在去高鐵站進站口等著。”

“是,我現在就過去……”

趙平津直接掛了電話。

鄭凡大氣都不敢喘,車速飆到最快往高鐵站的方向而去。

趙平津打了幾通電話,很快對方就通過許禾的手機號碼查到了她叫的出租車,並且通過出租車司機電話聯絡上了許禾。

確定她無恙,且已經快到高鐵站了,趙平津才起身走到落地窗邊,緩緩吐出了一口濁氣。

他早晚要被許禾給搞死。

她就回來了京都半天,就把他的生活給弄成了一團糟。

好在,現在這尊大佛終於是走了。

說到大佛,趙平津驀地想到了房間裡還供著的觀音像。

他簡直一秒鐘都不想再看到這些東西,立刻讓傭人上樓將觀音像給請到了彆處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