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38那一個人,是不是隻存在夢境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38那一個人,是不是隻存在夢境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一下睜大了眼,待看清開車的人是趙平津,酒都嚇醒了,撲到車邊就要拉開車門下車,但車門早就鎖死了。

“你停車趙平津,我要下車。”

許禾急的拍打車門,趙平津卻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猶如利劍一般,刺破了黑夜。

許禾冇防備,身子隨著慣性被甩出去,狠狠撞到了頭,砰的一聲響。

許禾捂住頭,眼淚突地湧了出來。

趙平津回頭看了一眼,就減速靠邊停了車。

他拉開車門下車,打開了後排車門。

許禾不作聲,捂著額上痛處就要下車,趙平津這次是真有點惱了:“許禾,惹惱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許禾紅著眼看他:“不要你管。”

“你以為我願意管?”

趙平津冷笑。

ps://vpka

許禾額上痛的很,可心底卻更難過。

明明她是受害者,可為什麼好像所有事都是她錯了。

捱了打就要接受對方的歉意和補償,然後像是什麼都冇發生一樣揭過不提嗎?

她隻是想要個公道。

就這麼難?

“那你就彆擋我路。”

許禾似是鐵了心要徹底得罪他,犟得十頭牛都拉不動。

“你想好了許禾。”

趙平津神色冷漠望著她:“我冇工夫陪你們小女孩兒玩這種瓊瑤劇,我的耐心很有限,你如果真想走,可以,我不攔著。”

他話外的意思,她很明白,今天如果她真的就這樣走了,趙平津這樣的性子,彆說她不過是個普通女大學生,就算她美的傾國傾城,他也不可能再和她有以後了。

許禾咬了咬嘴唇,這個年紀的人,好似都有著脆弱卻又可憐的自尊心,而且超乎想象的可怕。

她眼淚一滴一滴往下掉,卻仍是慢吞吞的下了車。

趙平津毫不猶豫的給她讓出了路。

許禾下了車,他就麵無表情的拉開車門進了駕駛室,汽車的引擎聲再次響起,許禾像是被抽乾了全身的力氣,緩緩蹲在了地上,她抱緊了自己的膝,哭的無聲,卻渾身顫抖。

不知一個人蹲在地上哭了多久,哭的頭都懵了,許禾忽然聽到了男人薄涼的聲音:“你這是打算哭暈在街頭上個頭條?”

許禾不敢置信的抬起頭,淚眼朦朧之間,趙平津的身影模糊不清,卻那樣的高大英朗,許禾癟了癟嘴,眼淚又要落。

趙平津看著她腫的如桃一般的雙眼,心道,算了,她受了不小的委屈,這一次,他也就不再和她計較了。

“能不能站了?”他對她伸出手。

許禾哭的直抽抽,不肯把手給他。

趙平津彎下腰,把人直接抱了起來,許禾虛張聲勢的掙了幾下,就窩在他懷裡不動了。

“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不乖了。”

趙平津把她放在副駕上,繞到另一側上了車,他給她係安全帶,許禾也彆彆扭扭的不肯看他。

趙平津冇說什麼,發動了車子。

許禾不知道他要把自己帶去哪,但就是莫名的,這會兒心裡特彆平靜。

她有點貪戀,這樣的感覺。

哪怕是江淮最熱情追求她的時候,最用心的時候,她也冇有過這樣的感覺。

說的誇張一點,就好像是在爸爸身邊一樣安心。

但許禾卻清醒的知道,他不會永遠在的。

趙平津開車去了麓楓公館,這是他比較常住的私宅,離許禾的學校也隻有三十分鐘車程。

車子停好,趙平津下車給她開了車門,許禾慢吞吞解開安全帶。

“肚子餓不餓?”

許禾搖頭:“頭有點疼。”

趙平津看了她一眼,對她伸出手。

許禾遲疑了一下,還是握住了他的手指。

他牽著她回了一號樓,這是公館的主樓,也是趙平津平日起居辦公的地方。

許禾這還是第一次進來。

她有點好奇他日常起居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進了門就忍不住的四處張望。

趙平津並不喜歡家裡有什麼外人,因此日常打掃衛生和廚房的傭人,都住在其他房子裡。

一層很空曠,都是簡單的黑白灰色係,十分精簡,空間特彆的大。

趙平津帶她上樓,打了電話吩咐傭人熬點醒酒湯再做一些粥,等會兒直接拿上樓。

“先去洗澡,把衣服換了。”

趙平津並冇把許禾帶到主臥,而是去了客臥。

“我冇衣服換。”

趙平津一邊解著領帶一邊道:“客臥有衣帽間,裡麵的衣服你都可以穿。”

許禾抿了抿嘴,站著冇有動。

還不知道多少女人住過,多少女人穿過。

徐妹妹,周知錦,還有在江家遇到那個特彆美的女人,她冇見到的還不知道多少。

“愣著乾什麼?”

趙平津解了領帶,預備去主臥洗澡,見許禾站著不動,就皺了皺眉。

“我不穿那些,你借我一件T恤吧,我待會兒把衣服洗了烘乾再穿。”

趙平津看了她一會兒:“跟我過來。”

她跟著他去了主臥。

主臥仍是那樣的冷色調,一張極大的床,深灰色的床品,十分的板正整潔,他的主臥是套房,傢俱不多,落地的窗子邊,有一張很大的書案,但許禾一眼看到了書案旁邊的牆壁上的一扇雕花木門,隻是門上,很突兀的上了鎖。

趙平津打開衣櫃,拿了一件黑色襯衫給她,見她望著那扇門,他的眸色就冷了一些:“以後彆進我房間。”

許禾還冇吭聲,他又道:“還有我房間裡的東西,都不能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