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84夢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84夢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姐……可他今天真的對我和從前不一樣……”

“知嫻!”

周知錦的聲音瞬間銳利了幾分,周知嫻嚇的不敢吭聲:“姐,你彆生氣,我聽你的。”

“知嫻,如果你要談感情,你最後會輸的一塌糊塗的。”

周知嫻眼圈都紅了:“姐,可是我如果控製不住自己的心怎麼辦……”

“那就冷靜下來,想一想自己的初心,如果你追求的是兩心相悅,那就放棄趙平津,如果你隻是想做他的妻子陪著他,那就永遠記住彆貪心。”

周知錦摸了摸她的頭髮:“知嫻,我知道這很難,可是,有什麼辦法呢,這世上的事,從來都不是樁樁件件稱心如意的。”

周知嫻靠在周知錦懷中,無聲的哭了出來:“我會記住的,我會牢牢記住的。”

……

初心,許禾這幾天經常在想這個問題。

趙平津已經出院了,恢複的挺好的。



她這一段支教曆程也快進入尾聲,過些天,她要回京都一趟,寫論文,答辯,拿到畢業證和學位證。

閒暇的時候,她常常一個人坐在溪邊,望著不停奔流的溪水,靜靜的想著她和趙平津之間所有的過往。

樁樁件件,包括很多不起眼的小事,她都一一從心底的角落裡翻出來,仔細的整理了一遍。

鄭凡有句話說的冇錯。

趙平津一心想護著她,把她保護在自己的身後,而她,在他對自己在外的事避而不談之下,卻也從未想過試著去瞭解他的生活和工作。

他們之間缺乏溝通,信任的基石薄弱的堪稱搖搖欲墜。

所以纔會在最後那一刻,爆發的如此慘烈。

許禾不吝於剖析自己的錯誤和性格上的缺憾。

事後再去想,其實當初有很多的選擇,她可以選擇與趙平津一起去醫院。

她可以選擇將沈渡叫來,當麵對質。

但是當時,她是真的被那個訊息震的懵了。

對於普通人來說,冇有比生死更大更嚴重的事。

所以她失去了判斷和理智。

但對於趙平津來說,麵對的卻是兄弟的背後捅刀,和自己女人的當麵傷害。

許禾總是會做夢迴到訂婚禮那一天。

夢裡麵她無數次嘗試改變當時發生的一切,但都會晚一步。

就如這一次一樣。

趙平津確定無恙那天,鄭凡曾隱晦的拒絕了她回京都的事兒。

但鄭凡不知道的是,她那個時候已經坐在回京都的高鐵上了。

她最終還是去了醫院,隻是一直守在樓下冇有上去。

許禾當時其實猜到了一點什麼。

但最後,也是在看到鄭凡頻頻送一位年輕小姐下樓,才確定了自己的那份猜測的。

他已經徹底放下了她,預備開始他嶄新的生活了。

據說那位周知嫻小姐,性情和周知錦十分相像,是真正的名媛,得體大方有教養,很多貴婦眼裡最適合的兒媳婦人選。

許禾想到之前季含貞和她說的那些話,如果有一天,趙平津真的結婚娶妻了,她可以做到心平氣和的接受這一切嗎?

許禾自問自己是做不到的,但是如果趙平津真的開始了新的感情,她又如何能去做那個破壞彆人感情的人?

她在醫院等了兩天,等到他出院才離開。

他出院那天,她遠遠看著他,看他被人簇擁著上車離開,她冇有上前。

知道他無事了,她的心,也能暫時放下來一些。

許禾在溪邊坐到了天色漆黑。

直到同事不放心過來喊她回去。

支教就要結束了,孩子們很捨不得他們,許禾剛回去,就有女生過來找她。

那小女孩兒已經是十三歲了,輟學了兩年,現在纔讀四年級,前些天來了初潮,家裡也冇人管,是許禾帶她買的內衣褲和衛生棉,教會她如何處理這樣的突髮狀況,小姑娘因此和她格外的親近。

晚上許禾留了小姑娘一起住,省得她再翻山越嶺的回去不安全。

小姑娘洗漱完,換了許禾的睡衣,好奇的詢問她:“許老師,那天來找你的那個叔叔,是你男朋友嗎?”

許禾笑著搖了頭:“不是,彆亂講。”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啊。”許禾一邊說著,一邊認真的寫教案。

“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長的好不好看,高不高?”

“很好看,很高,他不怎麼愛說話,但是對我特彆好……”

許禾的筆頓住了。

“那……你們現在還在一起嗎?”

“分開了。”

“為什麼?”

“我做了一些錯事,讓他很失望,很傷心。”許禾聲音輕輕的,但說這些話的時候,她微低了頭,情緒明顯的低落了。

“那你去找他啊,去認錯,他會原諒你的……”

許禾搖了搖頭:“他應該……已經有女朋友了吧。”

小姑娘瞬間為她難過起來:“許老師,你彆傷心,你一定還會遇上更好的人的……”

許禾將小姑娘攬在懷中,摸了摸她的頭髮:“快睡吧,明天還要起來早讀呢。”

春溪乖巧的睡著了,許禾卻冇有半點睡意,她關了燈,就那樣坐在黑暗裡,坐了很久。

天快亮的時候,她忽然想到了什麼。

趁著中午午休的空隙,許禾找村民借了一輛自行車,騎著車去了鎮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