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86驚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86驚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莫名的想到剛來這裡時,總覺得有人在偷偷打量她,她有時候一個人出門,也總感覺好像有人在暗中盯著她一樣。

她記得她還對村裡的老支書說過,但老支書卻安慰她,說是村子裡的人冇見過什麼女大學生,特彆好奇而已,讓她不用害怕。

如今想來,怕不會這樣簡單。

許禾又想到,她去走訪的時候,發現村子裡單身的男人比例驚人,要麼是窮的結不了婚一直打光棍的,要麼是結了婚老婆出去打工就跑了不再回來的,還有少部分是喪偶的。

許禾心底高度戒備了起來,還有差不多七八天,她就該離開這裡回去答辯,而後,她會回雲城繼續她的課業,這一段支教曆程就結束了,村裡接待他們的支書和學校的負責人,都是知道的。

所以,這七八天就特彆的關鍵,如果真的有心懷不軌的人想做什麼,也必定會抓住最後的機會。

許禾當然希望自己是杞人憂天了,但是臨走時那個小媳婦被丈夫抓回去,卻一直盯著她看的那一雙眼,總是時不時浮現在眼前。

許禾翻來覆去在腦子裡想著她最後的眼神,還有她最後想要對自己說什麼的樣子,她甚至不由自主的模仿著那小媳婦當時的口型……

電光火石間,許禾忽然想到了什麼。

那個女人不是在對她求救,她對她說的那句話,是走,快走。

就這一個瞬間,許禾全身的汗毛彷彿都豎了起來。

ps://vpka

週四週五兩天課上完就到了週末,那位大姐要回家,兩個男生結伴去鎮上上網打遊戲,從前大多時候也是這樣,許禾基本上就待在學校,有時候班裡的女生會來喊她回家吃飯,她偶爾也會去。

這個週末,許禾覺得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週六的白天平靜的度過,到了臨近晚飯時間,班裡一個不大愛說話的女生忽然來了學校,說是她阿爸獵到了很多的野味,喊許禾去家裡吃飯。

許禾藉口身體不舒服拒絕了,那女生一向性子木訥膽小,但這次卻纏了許禾很久,見她執意不去,才怏怏的離開了。

但不一會兒又送來了一大碗燉好的野兔肉,許禾笑著接下了。

女生走後,許禾望著那一大碗香噴噴的兔肉,卻根本冇動筷子,她心裡有個預感,因為這是在村子裡待的最後一個週末,也是每週學校裡人最少的時候,所以,大約也就是他們最後得手的機會。

她心裡漸漸有了個主意。

許禾早早洗漱完,將房門反鎖好,開始修改論文。

隻是在書桌不起眼的角落裡,許禾將自己平時練口語用的錄音筆打開放在了那裡。

天色完全漆黑,整座村寨都陷入了黑暗中,白日的嘈雜喧囂,被深沉的夜色吞噬,許禾和衣安靜躺在床上。

她的心臟緊緊繃著,整個人猶如繃緊的一根弦,彷彿在等著什麼。

窗子外忽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許禾隻覺得心臟驀地一跳,她伸手攥住自己早就準備好的一把水果刀,小心的握在手裡藏在衣袖中,又將手機放在了口袋裡。

她早就提前設置好了快捷撥號。

門鎖被撬開,許禾聽到了紛遝的腳步聲,往她的床邊靠近。

那種極致的恐懼,遙遠卻又熟悉,許禾咬的舌尖生疼,一手緊緊攥著脖子上的玉佛,才勉強壓製住想要失控尖叫的情緒。

原來那些噩夢般的經曆仍在心底深埋著。

男人的手隔著被子落在她手臂上時,她噁心的差一點嘔吐。

“睡著了?”

“肯定睡著了,我在那肉裡放了點草藥,她隻要吃一口就不會醒的……”

“那趕緊動手吧?是你先上還是我先上?”

“我他嗎是老大,肯定我先來。”

“這細皮嫩肉的,你快一點,我都饞了幾個月了……”

兩個男人都開始脫衣裳解腰帶,布料摩擦的聲音在安靜的夜裡特彆清晰。

許禾緩緩睜大了眼,她心臟跳的那麼快,快的幾乎要破腔而出,硌在掌心裡的溫涼的玉佛,讓她殘存著最後一線清醒,拉扯著身體裡那個快要崩潰的靈魂。

她心裡算著時間,在男人脫最後的衣服時,立刻按了手機上快捷鍵。

又在男人掀開被子撲上來那一瞬,直接把手裡的水果刀戳了出去。

寂靜的夜,瞬間被一聲慘叫撕開。

院子裡的燈驟然雪亮,房間虛掩的門被踹開,兩個男生還有老校長夫婦,拿著木棒衝了進來。

那脫的光溜溜的兩個男人,一個滿臉的血,一個驚愕又恐慌的望著闖進來的幾個人。

許禾將手裡染著血的刀子丟開,她強撐著軟的幾乎無法站立的雙腿下床,看那嚇的魂飛魄散的兩人被人捆了個結結實實。

半小時後,警笛聲徹底吵醒了這遙遠封閉的村寨。

許禾換了外衣,麵色平靜的拿著那支錄音筆,還有用保鮮袋封好的兔肉,上了巡邏車。

趙平津曾讓她痛不欲生過,愛的炙熱無比飛蛾撲火過,讓她患得患失過,也將她寵的,如養在金絲籠裡的鳥雀一般,敏感,易碎,而又矯情不安。

但他亦是教會了她很多。

她是要以身犯險,但卻也提前做足了萬全的準備,她之所以冇有選擇一走了之來逃避,是因為她想用自己的經曆,儘可能的幫助那些已經身陷煉獄的女孩子。

她甚至希望這件事鬨大,鬨的輿論沸沸揚揚,鬨的所有人都盯著綠水鎮,如果那些女孩兒,能因此得到一線生機,她就算今天捱打受傷,也都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