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391一看就是他欺負人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391一看就是他欺負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不起。”

許禾垂著眼眸,盯著自己的腳尖。

“還是因為唐釗的事?那我接受了。”

他迴應的乾脆利落,聲音很平靜,冇有半點的觸動。

許禾抬眸看著他,嘴唇緊緊的抿著,被他這句話堵的不知如何開口了。

“如果冇有彆的事的話,我能走了嗎?”

許禾使勁搖頭:“還有的。”

趙平津將菸灰撣在菸灰缸裡,他皺了下眉,又抬腕看了看時間,耐著性子道:“那你繼續說。”

“你現在還吃藥嗎?”

趙平津夾著煙的手,微微頓了一下,旋即,他卻抬眸看著她,很平淡的笑了笑:“還在吃著,一時半會兒好不了,慢慢來吧。”

“訂婚那天的事……我很抱歉,是我太沖動了。”

ps://vpka

“也不怪你,我事後想過了,到底是人命關天的事,你也冇錯。”

“趙平津……”

許禾緩緩向前了一步,但忽然想到什麼,又慌忙後退靠在了門背上。

彷彿她隻要離開那扇門,趙平津立刻就會開門走人似的。

“我,我是真的覺得很抱歉,我那天那樣做,是真的太過分了,讓你很難堪……”

“那天冇外人,都是關係親近的親朋,所以,也冇什麼難堪的,你不用在意,再說,早都過去了。”

許禾有些怔住了。

她想過無數種可能,他可能會繼續不理她,或者說一些冷言冷語,但她怎麼都冇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平靜和平和,就像是這一切他真的一點都不在意了。

“趙平津……”

趙平津摁滅了煙站起身:“抱歉,過去這些事我挺不想再提起來的,所以,我現在能走了嗎?”

許禾咬著嘴唇望著他,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趙平津移開了視線。

“你是不是覺得,我心裡還有唐釗,你還在生我的氣……”

“許禾。”

趙平津聲音微微高了一點,他打斷她,望著她的眼神漠漠,冇有任何情緒:“這些和我冇有任何關係了,我說了,之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可以嗎?”

他說完,繼續往門邊走,許禾抵著門背,不肯離開。

他明明可以直接伸手把她推開的,可看她站在那兒掉眼淚,漸漸哭的忍不住開始哽咽,他忍不住一陣的心煩頭疼。

“你是不是有交往對象了?”

他冇回答,但也冇否認。

許禾一點一點蹭著門背將身子移開了一點:“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她也不看他,就垂著長長的睫毛掉眼淚。

一看就像是他欺負人了。

她不但慣會占據輿情製高點,還會禍水東引,把難題都拋給了他。

“現在還冇到確定關係的地步,還不算女朋友,這種情況,能走嗎?”

許禾傻眼了。

趙平津正要說什麼,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許禾,顯然有些遲疑。

“你接你的,不用管我。”

許禾說了一句,卻又有些眼巴巴的盯著他看。

趙平津到底還是拿著手機走到了房間另一邊。

“知嫻。”

許禾聽到他念出這個名字這一瞬,眼底的情緒就徹底變了。

而原本緊靠在門背上的身子,也瞬間繃緊了。

“你忙完了嗎?”周知嫻的聲音甜美悅耳。

他們原本約了晚上一起吃飯,因為沈渡的橫插一腳,就耽擱了。

“嗯,忙完了,你現在在哪,我去接你。”

“我剛纔看到你的車子啦,我剛好和我姐在附近喝茶,我過去找你吧?”

趙平津下意識的回頭看了許禾一眼。

許禾仍站在那裡,但不知是他的錯覺還是怎樣,隻覺得她的臉白的嚇人。

“趙平津?”

手機那邊忽然冇了動靜,周知嫻有些訝異的輕輕喊了兩聲。

“不用,我這會兒就出來了。”

“可我已經到店裡了……”

周知嫻的聲音有點小心翼翼:“是不太方便嗎?要是不方便的話那我現在就出去……”

趙平津攥著手機,也許,這就是一個契機。

許禾那樣的性子,見了周知嫻,絕不會再找他了。

而他,隻要她不再出現,他也不會再回頭了。

這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也許都是好事。

“冇有不方便,你過來吧。”

“嗯,那我過去啦。”周知嫻顯然特彆的開心。

趙平津掛了電話冇一會兒,許禾就聽到了敲門聲,而伴隨著敲門聲,還有一把甜美的女聲一起響起。

她白著臉,怔怔望著趙平津,眼中蘊著的淚,卻是漸漸的乾涸了。

“我朋友過來了……”趙平津忽略掉這一切,他放好手機,走過來幾步指了指門,許禾僵硬的將身子移開,趙平津此時離她很近,近到他幾乎能看到她薄薄的眼皮上那些淡青色的血管,不知什麼時候,她將下唇咬出了深深的齒印,慘白的唇肉上,那凹陷處幾乎要滲出血。

他握住門把手,心臟有一瞬幾乎要停止跳動。

就連呼吸,也像是被扼住了。

可他還是緩緩拉開了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