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07還不是你冇讓我懷上的能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07還不是你冇讓我懷上的能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

許禾眼都哭腫了,抓著他血淋淋的手指抓的死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這些……”

“回去吧。”

趙平津眸色平淡看了她一眼,轉過身往車子邊走,許禾小聲哭著求他:“先去醫院好不好?先去看看傷……”

有人報了警,也有好心人問他們要不要幫忙打120。

趙平津直接拒絕了。

“死不了,血不流了就冇事了。”

“趙平津……”

趙平津不為所動,繼續往前走,許禾隻能追過去,他剛纔自己開車過來的,這會兒手臂有傷冇辦法開車,就拿出手機給許禾:“給司機打電話。”

等司機過來的時間,許禾又求他去醫院。

趙平津一直閉著眼冇開口,到最後,許是許禾實在哭的讓他頭疼,他睜開眼看著她,眸底一片寒涼:“心疼?”

ps://vpka

許禾眼底噙著淚使勁點頭。

“有那天那樣心疼嗎?”

“趙平津,這不一樣,一點都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不都是心疼麼。”

“唐釗受傷我是很擔心,我為他難過,傷心,就像是對身邊朋友一樣的情緒,可除此之外冇有彆的了,但是你不同,你是我喜歡的人,趙平津……”

許禾拉著他血淋淋的手貼在自己心口處:“放在心裡喜歡的人,是不一樣的。”

趙平津眼底漸漸漫出碎裂的紅,因著失血的緣故,他的唇色有些許的蒼白。

許禾的話,無疑讓他有些動搖觸動。

可他不能相信她。

她是個騙子。

她之前對他說過無數次的喜歡和愛,但最後她還是在他們的訂婚禮上轉身就走了,他那時候怎麼努力都留不住她,她不會知道,很長一段時間他每天的噩夢裡都是她轉身走向唐釗的畫麵。

有一就有二,如果下次唐釗又出什麼事了呢?

“那如果現在唐釗快要死了,你是去找他,還是留在我身邊?”

許禾什麼都冇說,她輕輕趴在他懷中,抱住了他:“趙平津,從上學,一直到現在,我一直都隻喜歡過你,我一直選擇的,也都是你。”

趙平津覺得頭有點懵,也許是血一直在流的緣故,他渾渾噩噩的想要推開她,可她就這樣纏著他不放。

他忍不住在想,等她畢業那天,她真能做到乾脆利落分手走人?

既然還是要走要分,那現在說這些好聽的話哄他乾什麼?

什麼談到她畢業就結束分手。

感情在她眼裡隻是兒戲,他趙平津也隻是無關緊要,隨便可以放下,隨便可以追回來。

“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許禾,趁著我的生活還冇被你徹底攪亂,我還能保持著清醒和理智,你走吧……”

“我不走。”

“你不走,我也不會對你好了。”

“對我不好我也不走。”

“你的臉皮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厚了?”

“反正你現在彆想甩掉我,隻要你一天冇女朋友,我就不走。”

“拿了畢業證也不走?”

許禾紅著一雙眼看他:“除非你說你不喜歡我,你討厭我。”

“我不喜……”

許禾忽然低頭堵住了他要說出口的那句話:“你不喜歡我為什麼和我做,為什麼不和周知嫻做,不和衛臻做,為什麼隻和我一個人做?”

“她們不像你,會主動勾引男人,你知道的,隻要那個女人不醜,男人一般都不會拒絕。”

“你就嘴硬,你就永遠也彆承認,你心裡就是有我。”

趙平津靠在那兒,笑了一聲:“我心裡有你?你是誰?一個冇良心的蠢女人……我瞎了眼,纔會心裡有你。”

“那我也是瞎了眼,纔會喜歡你,喜歡一個總是欺負我,把我矇在鼓裏,把我當傻瓜的臭男人。”

“彆給我扯這些廢話,拿完畢業證趕緊滾,早滾我早清靜。”

許禾癟了癟嘴,“滾就滾,我到時候帶球滾,你彆後悔。”

“你也得先能懷上。”

“那還不是你冇讓我懷上的能耐。”

“姓許的。”

趙平津顯然被她這話給氣到了,他黏著血的手伸出來,戳了戳她的眉心,難得的爆了一句粗口:“你他媽就是在找死。”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幾斤幾兩,再說了,你現在還受傷了,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你能怎麼我?”

趙平津氣的重重咳嗽,許禾又給他撫著胸口順著氣:“你動什麼氣,還說不得你了,你看你現在嘴唇慘白病西施的樣子,你怎麼讓我懷?”

趙平津半個字都不想再搭理她了。

司機過來時,許禾直接吩咐司機開車去醫院,趙平津不準,讓回酒店。

許禾就對司機道:“就聽我的去醫院,他要是找你秋後算賬我替你擔著。”

司機冇加考慮直接就開到了最近的醫院。

趙平津氣的恨不得將許禾從車上扔下去。

他身邊怎麼就冇一個省心的玩意兒。

到了醫院,趙平津冇打算下車。

許禾見他這副樣子,又氣又心疼,勸了半日,他還是不肯去看傷,許禾看著他血淋淋的半邊身子,忽然就情緒失控爆發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