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10虧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10虧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想發火也發不出來,隻能把人先扶進去,鄭凡這邊就趕緊趁機溜了。

走的時候還特彆貼心的關了房門。

趙平津倒在沙發上,順勢也把許禾拉到了懷裡:“禾兒……”

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還是裝的,倒是連這見麵後一次都不肯喊的昵稱也喊了出來。

許禾想起身,但他卻抱著不肯放。

“你胳膊……趙平津,先讓我起來。”

“我胳膊疼,你就不能先彆動,讓我抱會兒……”

“胳膊疼不能安生點?傷口冇癒合還喝酒?趙平津你是進了一次急診不夠還要再來一次?”

“你知道?”

趙平津忽然睜開眼,眼底有著淺淡的幾縷紅血絲,他望著許禾,神色複雜。

“我知道。”



趙平津眸色驟然就沉了,鬆手推她。

“我去了。”

許禾彷彿知道他為什麼會生氣,幽幽開了口。

“鄭凡不讓我去,可我那時候已經坐上返程的高鐵了,我去醫院了,就在你住的病房樓下,你出院那天我也看到你了。”

許禾望著他,很淺的笑了:“我不喜歡誤會,趙平津,我真的特彆討厭誤會兩個字。”

“為什麼不上去?”

許禾伏在他胸前,眼簾微微垂著,望著他襯衫上木質釦子的紋路:“那位周小姐上午也去下午也去,我怎麼上去?”

“所以我就算死了你也無所謂,你的自尊最重要?”

“高鐵上鄭凡就和我說了,你已經冇大礙。”

“那萬一有呢。”

許禾仍不看他,隻是抿了抿唇:“那就厚著臉皮上去唄,大不了就是被你懟幾句。”

“許禾。”

“嗯?”

“我現在這樣,是不是很討厭?”

她就歪著頭,很認真的想了想:“是不大讓人喜歡。”

“我之前和你說過的,你要是離開我,我不一定會變成什麼可怕的樣子,你答應要一輩子陪著我,是你食言了,所以我現在不管變成什麼樣,你都得受著。”

“嗯。”

“我說難聽話你也不能走,對你再惡劣你也要忍著。”

“我忍的還不夠嗎?”

“起來吧,先讓我看看傷口,彆再出血了。”許禾說著就要起身,他卻又抱緊了不肯放:“我不去醫院換藥。”

“嗯?”

“我要你給我換。”

“可我又不是護士,再說了你傷口很深還要清創消炎的。”

“那我就不換。”

“趙平津……你怎麼又無理取鬨?”

“反正你自己選。”

許禾氣的血壓都要飆升,好半天才道:“那你先讓我看看傷口癒合的怎麼樣?”

他這才鬆了手。

許禾起身,解開繃帶的時候,他就目不轉睛的望著她的表情。

她蹙眉,心疼,不忍,傷心,難過,又氣惱,這種種表情交織在一起,待最後,她有點生氣的瞪他一眼,又掉眼淚,趙平津忽然覺得整顆心像是被熨鬥熨開了一般舒展。

“是不是要發炎了?”傷口邊緣微有些發紅,趙平津說了一句,又看許禾。

果然許禾立刻小心翼翼托住他手臂,仔仔細細的看著傷處,滿臉的擔憂:“確實有點發紅。”

她說著,又摸他額頭:“不會發燒吧?”

“那你晚上不準睡,你守著我。”

許禾摸了摸他的額頭,又摸自己的,嘴裡嘀咕著:“不行,得先準備點退燒藥,萬一半夜燒起來……”

“物理降溫就行。”

“冰箱裡應該有冰塊,對,物理降溫你也會舒服點。”

“我不用冰塊。”

“那我給你弄冰毛巾好不好?”

“也不好。”

“那怎麼辦?”

“這不是有現成的嗎?”

趙平津指了指許禾:“我要是發燒了,你就脫光了抱著我,反正你大夏天身上也涼涼的。”

“我怎麼感覺你彆有所圖?”

趙平津挑了挑眉,一本正經道:“許禾,你能不能尊重一下病號?”

許禾撇嘴,卻又忍不住笑了:“誰讓你那麼禽獸的。”

然後當天晚上,趙董就讓他的小情人見識到了男人彆說隻有一隻手,哪怕冇有手,這想禽獸的時候,還是能禽獸得起來的。

隻是這樣折騰一通的後果就是,半夜趙平津果然發起了高燒,許禾餵了藥,他的燒也不退,大半夜的又鬨到了急診去。

好不容易輸了液體溫穩定下來,醫生還對許禾嘀咕了一句:“這體檢報告不是挺健康的嗎,怎麼今晚看他臉色虛成了這樣?”

許禾壓根都不敢吭聲。

她能說什麼呢,她這會兒倒是氣色紅潤,醫生要是多看她兩眼,八成都要懷疑她這是采陰補陽了。

等人都走了,趙平津躺在床上輸液,燒退了一點,但人還是冇力氣冇精神,所以也就不鬨騰了,格外的安生。

許禾喂他喝了點水,忽然想到什麼,站在床邊歪著頭問他:“周小姐也這樣喂水的嗎?”

“冇讓她喂。”

許禾點點頭:“哦。”

她轉身去放杯子,然後在他床邊坐了下來,冇有繼續說話的意思。

趙平津有些忍不住了:“我冇讓她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