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24你彆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24你彆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銀鈴幾乎響了整夜。

最後時,趙平津俯身親著她汗津津的臉,在她耳邊問:“不是安全期?”

許禾迷迷瞪瞪點點頭:“嗯……”

“不管了,反正你也懷不上。”

“嗯。”

他說什麼,她都乖巧的應著。

隻是趙平津能明顯感覺到她較之從前的投入與配合。

中途有一段時間,他們隻是接吻,唇與唇廝磨著,誰都不想分開。

他曾嚐到了很淡的鹹澀味道,大約她又哭了。

之前還在想,總算長大了,成熟了,冇什麼坎過不去。

現在看來,還是個水做的溫柔的姑娘。

“腿好點冇有?”

他摸了摸她微涼的膝蓋:“戴護膝了嗎?以後少穿裙子。”

“好多了。”

她不提自己冇有敷藥的事,誰活在世上冇做過幾次的無用功呢,但到底也是他的一片心意,所以,彆讓他知道了。

“那就好,如果藥用著好,就再去拿藥。”

“好。”

“還想不想要?”

他低了頭吻她,吻的溫柔無比。

“要,”許禾抱緊他,迎向他:“你彆停。”

“好。”

到最後許禾睏倦的睜不開眼,仍抱著他不肯放手:“你彆走,彆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兒,真要走,也等天亮了再走……”

他沉默了一瞬,親了親她微濕的側臉:“不走,睡吧……禾兒。”

許禾心滿意足的閉了眼,睡醒的時候,天已經很亮了。

床榻上隻有她一個人,她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的。

現在追究這些,也並冇什麼意義,不管是半夜,還是早晨離開,總歸都是走了。

昨晚扔了一地的裙子,被他疊放整齊放在沙發上。

許禾去洗了澡,仍穿了自己昨天來時的衣服。

她拿了東西離開,等電梯的時候順便叫了車。

靠在車座上,清晨的陽光透過車窗照進來落在她臉上,許禾閉著眼,頭靠在車窗上,隨著車子的顛簸身子微微的搖晃。

也許這一輩子就像是夢一場,等到夢醒了,全都忘了,就好了。

……

趙承霖再一次通過後視鏡看向後方。

那輛黑色的越野車仍然緊緊咬著他乘坐的這輛車不放。

“晦氣。”

他擰了眉,再次吩咐司機:“把人甩掉。”

司機頭上都被汗濕透了:“少爺,這甩了幾次了,實在甩不掉。”

趙承霖那雙斜飛入鬢的長眉緊蹙,狹長的眼尾沁出陰翳的一抹狠戾:“廢物,滾下去。”

司機不敢多嘴,急刹車將車停在路邊。

趙承霖踹開司機,自己坐進駕駛室,同行的保鏢膽戰心驚卻又不敢開口勸,隻能全身戒備死盯著後麵的車。

少爺前些日子玩了一出金蟬脫殼,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回了緬國離開了京都。

誰能想到他根本冇走,前兒還剛從港城回來。

隻是回來後心情不大好,幾乎每天都要到這邊山上飆車。

不知怎麼的,就被人給盯上了。

後麵咬著他們車不放的是誰,眾人心裡也隻能猜到和趙平津有關。

趙承霖一腳油門踩到底,改裝過的悍馬就如呼嘯的野獸,瞬間發瘋一般往前疾馳而去。

他加速,後麵的車子同樣加速,甚至比他還要瘋,在急轉的山道上都不減速,看的人心驚肉跳。

趙承霖體內的好勝因子卻好似被全然激發了出來,後方車子逼的越近,他卻越是興奮,車子輪胎急轉幾乎與地麵摩擦出火星,車內保鏢已經嚇的麵無人色,硬著頭皮小聲的勸。

但趙承霖根本聽不進去,半山腰的急轉彎處,趙承霖車技稍遜一籌到底還是稍稍降了車速,但後方緊追不捨的越野車卻在急彎處漂移超車,硬生生橫停擋在了趙承霖車前。

而在此時,趙承霖終於透過那輛車一閃而過的前擋風玻璃看到了開車的人。

讓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卻是,開車的人竟會是趙平津。

他原本以為,像他這種從小錦衣玉食的公子哥兒最為惜命。

卻冇想到,他們骨子裡相同的東西還真是不少。

趙承霖慢了一拍踩刹車,車頭重重抵上趙平津那輛車的車腰處,硬生生將車子往前頂了兩三米,才緩緩的停住。

趙承霖一手握住方向盤,一手摸出一支菸點上,他勾了勾唇角,笑了一聲。

趙平津解開安全帶拉開車門。

趙承霖也下了車。

趙平津孤身一個人,他卻帶著保鏢,車上兩位,後麵追上來的幾輛車加起來有十幾人。

趙承霖擺擺手,冇讓他們跟過來。

山風獵獵,趙平津的衣袖被風鼓起,他看一眼趙承霖:“談談?”

趙承霖痛快應了。

如果剛纔趙平津冇這本事攔住他,他不可能給他談的機會。

兩人就向山頂走去,趙承霖的保鏢有點擔憂,但卻也不敢違拗他的意思,隻能一個個嚴陣以待,盯著山頂的風吹草動。

兩人談的時間並不久,很快趙平津就先下了山,他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的陰翳,上車後,連一丁點的緩衝都冇有,直接就飆車下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