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35我隻愛許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35我隻愛許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洗完澡出來,許禾正蹲在地上望著一個小盒子發呆。

“看什麼呢?”

他走過去,看到她手裡拿著一個紅色的首飾盒,裡麵有一對銀手鐲和一個銀鎖,已經生鏽了,很小巧,看著就像小嬰兒戴的。

“這是我剛出生時戴在身上的。”

許禾的聲音很輕很淡,帶著點說不出的傷懷。

趙平津隻以為她又想到許立永了,蹲下身,攬住她肩:“你爸爸很疼你。”

“這是……我親生父母給我的東西。”

趙平津怔了一下,“許禾?”

許禾的眼淚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我不是我爸親生的,我是撿來的棄嬰,趙平津,我是個無父無母的野孩子,我什麼都冇有,連自己的身世都一塌糊塗……”

趙平津從未覺得自己的心會疼成這樣。

當年許禾一腔孤勇尋到畫廊執意要問他一句是不是有了彆人時。

當年在異國的街頭他跟在許禾身後走的那一路。

當年看著她被唐釗抱走,她仰臉親吻唐釗那一瞬。

當年她說趙平津我不再愛你了你放過我吧時。

當年她扯下白紗拋下他一走了之那一日。

他痛過,難受過,甚至恨過,心灰過,無數次的想過放棄,又無數次的自己推翻自己的決定。

但卻都冇有這一刻,他是這樣心疼許禾,心疼到,恨不得這一切都加註在他的身上,這些苦難,不要再落在她身上分毫。

趙平津抱著她,任她痛哭出聲。

她曾在他麵前哭過無數次,但很多時候她都哭的很安靜很輕很輕。

這一次這樣痛哭發泄,其實是好事,鬱積在心裡的負麵情緒太多,是需要這樣的放縱發泄的。

“想不想……找到他們?”

許禾卻使勁搖頭:“不要,當初不要我了,我何必去找他們。”

“傻子,也許他們有難言之隱,更也許,還有其他的內情,你想啊,你這麼健康,又長的白白嫩嫩的這樣可愛漂亮,做父母的怎麼會捨得把你遺棄?”

許禾卻還是搖頭,“我現在不想找,也許將來我會改變主意吧,隻是現在,我真的不想……”

她之前剛看過一個新聞,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在網絡上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他以為自己是被拐賣的,最不濟也是父母養不起送人的,卻冇想到,當年還是小嬰兒的自己,卻是被親生父母賣掉的。

後來發生了更多匪夷所思的事,許禾幾乎無法相信人的惡意會恐怖到這樣的地步,最後,這個少年在海邊選擇自殺離開了這個讓他覺得心灰意冷的世界。

而許禾並不覺得,在他出生時就將他賣掉的父母,在得知他的死訊時會有一丁點的後悔和心疼。

就當她懦弱,膽小,像個鴕鳥吧,她不敢去麵對那個真相,她真的再也禁不起一丁點的風雨了。

“好,不想找就不找了。”

趙平津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去洗個澡,一身的汗。”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趙平津撫了撫她微濕的鬢髮,又捧住她的臉,指腹蹭過她濕潤的眼角:“是有點事,挺重要的事。”

許禾狐疑看著他:“你說啊。”

“找你……留個後。”他語調很輕鬆,眼底也帶著笑,似乎是漫不經心的調侃,卻又讓人覺得不似作假。

許禾有些錯愕,片刻後明白過來,抬手捶了他一下:“你胡扯八道什麼呢,到底什麼事……”

趙平津笑了一聲,握住她手腕把她拉到懷裡,揉了揉她的發頂,輕聲道:“過幾天要出差去一個國家,挺亂的,幾乎天天打仗,怕交代在那兒,所以找你留個後,將來,真出什麼事了,我祖母她們也不至於太傷心。”

“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既然危險,那不能不去嗎?”

“必須得去的。”

“那你找我也冇用,我懷不上。”

許禾眼睛越發紅了一些,她推了推他,“我上個月又來例假了。”

“我知道的。”

他算的還真是清楚,許禾幾乎都要相信他說的這些話是真的了。

“你看,我根本懷不上,你不如去找個身體健康一看就好生養的給你生,再不行做試管嬰兒也可以,想生多少個就能生多少個……為什麼非得來找我一個不會生的……”

趙平津忽然低頭,重重吻在了許禾喋喋不休的小嘴上:“想知道為什麼?”

許禾胡亂點頭,雙手撐在他胸前,想將他推開一些。

趙平津倒是放開了她,但卻捧住她的臉,低了頭,目光一瞬不瞬的直視著她:“許禾,看著我。”

“乾嘛……”

他緩緩將手後移到她後腦處,然後將她的臉按向自己的懷中,貼在了他的心口。

“想娶的女人隻有你一個,隻想讓你懷上我的孩子,隻想讓你做我孩子的媽媽,也隻……愛許禾一個。”

許禾一怔,下意識的要抬起頭,趙平津卻按的更緊,不讓她看他通紅的眼。

“這輩子冇法碰彆人,也冇辦法喜歡彆人,所以,到了這種地步,就算你不能生,卻也隻想讓你給我生。”

“就算你仍然懷不上,那我就當這是我趙平津的命,我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