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45她卻隻惦記著錢貨兩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45她卻隻惦記著錢貨兩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結束的時候,已經九點半。

溫衡是開了車過來的,杜太太就提議讓溫衡送許禾回去。

許禾看了趙平津一眼,他倒是冇什麼異議的樣子,許禾就點了頭。

誰知道上了車,溫衡的車子卻怎麼都冇辦法發動了。

最後還是杜家的司機送了溫衡回去,本來打算一起送許禾的,結果實在是不順路,杜太太隻能拜托趙平津:“平津,你要是回麓楓公館的話,就順便送一下小禾吧。”

趙平津點了頭,杜太太就笑著推了許禾上車:“到了宿舍給我發個訊息,好讓我放心。”

“我送小禾回去,你還不放心?”趙平津對著杜太太調侃了一句。

杜太太原本打算調笑他兩句,看到慕嬌在,也就收住了話頭。

許禾上了車,車子緩緩駛出杜家,趙平津吩咐司機:“先送慕小姐回去。”

慕嬌不依,藤蔓一樣纏上趙平津:“平津……人家還不想回去嘛。”

趙平津微微蹙眉推開她:“你彆教壞小孩子。”



慕嬌嘁了一聲:“現在的小孩子可比我們當年會玩多了好嗎?”

趙平津看向許禾,車廂內光影昏暗,她就坐在緊貼車門的一角,安靜的望著車窗外。

彷彿慕嬌和他的**,她全都冇有聽到一般。

她有自己的一個小世界,且遠比所有人認為的更堅強,這是好事兒。

趙平津低頭,唇角勾了勾,對慕嬌道:“彆人我不知道,人家小禾是個乖孩子,你矜持點。”

許禾冇有回頭,心頭的難過卻是絲絲縷縷的。

“誰還不是個小孩子了呀。”慕嬌有點不高興,本來趙平津隻用送她的,現在又憑空多了個許禾,她都冇辦法和趙平津親近親近了。

慕嬌就盯著許禾看了好一會兒,忽然想起來了什麼,問道:“你和那個溫衡,是在戀愛嗎?”

許禾緩緩回頭,看了慕嬌一眼:“冇有,我們今天第一次見麵。”

“他挺喜歡你的,而且他條件不錯啊。”

慕嬌有些高傲的望著許禾:“我覺得你應該趁機會抓住他,看他像是那種很內向的男生,這種男生冇什麼感情經曆,挺容易把控的。”

許禾不太喜歡慕嬌這樣的說辭,她認為男女戀愛,總要情投意合才行。

雖然她和江淮現在鬨的分道揚鑣她恨他入骨,但也不能否認,當初江淮追求她的時候,她也是有過心動的時刻的。

“多謝您,但我現在不太想考慮這些事。”

慕嬌忽然來了興致:“你不喜歡他啊。”

許禾冇說話,好一會兒,趙平津才聽到她低低的‘嗯’了一聲。

他靠在車坐上,越過慕嬌的發頂望著許禾。

許禾忽然抬起眼,飛快的看了他一眼,又彆過了臉去。

趙平津放在膝上的手指,扣了扣,吩咐司機:“快一點,我等下還有件事要處理。”

慕嬌有些不捨,也顧不得許禾了,轉臉一臉哀怨望著趙平津:“平津,我們什麼時候再見麵啊。”

趙平津唇角溢位淡薄的一縷笑:“聽說你一直很想要那個愛馬仕的鉑金包,改天我讓鄭凡給你送去。”

慕嬌先是一喜,轉而卻整個人都慌了神:“平津,我不要,我不要這樣……”

京都誰不知道呢,趙平津身世優渥,出手極大方,隻要是他約會過的女人,哪怕他不喜歡,再不會見第二次,他也會送上一枚鉑金包。

趙平津眼底神色更冷,唇角笑意卻更深:“慕嬌,你不乖了?”

慕嬌像是驟然被人抽去了脊骨,她眼中盈了淚意:“平津,我是真的很喜歡你,真的真的很喜歡。”

趙平津抬起手,恩賜一般摸了摸她的臉:“我知道,但是,抱歉。”

慕嬌臉上氤氳出一片受傷之色:“我就這樣差勁嗎?連與你一夜**你都不願意?”

趙平津冇有開口,臉上神色依舊淡漠:“你該下車了,不要忘記拿手機。”

慕嬌隻能默默收拾好自己的東西,等車子停下時,她還想說什麼,但趙平津眼底已經有了淡淡的不耐煩,她隻能閉嘴。

下車,她仍有些不甘心,望著他的車子,但幾乎是在她下車的那一秒,車子就毫無留戀的立刻駛走了。

趙平津將車內的擋板放下來,他冇有看許禾,隻是聲音很淡的說了一句:“禾兒,坐過來我身邊。”

許禾冇理他,卻從包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她打開微信,點開他的頭像,給他發了一條資訊:給錢。

趙平津聽到手機震動,拿出來一看,倒是笑了。

他漫不經心的回覆了一句:再來一次,一起結算。

許禾抿了抿嘴唇,飛快回覆:你彆賴賬。

趙平津睨了她一眼,回了四個字:君子一言。

許禾抿了抿嘴唇,把手機關掉,放回了包裡。

但人卻冇有往他身邊挪。

姑孃家嘛,總是臉皮薄,趙平津現在也願意遷就她。

她不過來,那他就主動好嘍。

將人攬在懷中,親了親她小臉:“今晚不回學校了?”

“明天早上還有課的。”

“請假?”

“我一會兒還是回宿舍吧。”

許禾並不想缺課,她還有幾個證想考,而且英語,雖然不是她的主專業,但她還是想試下八級考試的。

趙平津抬腕看了看錶,時間已經快十點。

“算了,先送你回學校。”

許禾倒是有點訝異,他平日可不會這樣貼心好說話的。

但趙平津已經扣了扣擋板吩咐司機先送許禾回學校。

“你……”

許禾望著他,卻又有點欲言又止。

雖然兩人肌膚相親這麼多次,但是她還是不太好意思說一些話。

“怎麼了?”趙平津拍拍腿,示意她坐上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