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63比親孫女更像親孫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63比親孫女更像親孫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有些怔愣,蔣老醫生醫術高超,性情就怪癖,若不是他和故去的婆婆是世交知己,衛夫人根本請不動他。

這還是第一次,她看到蔣老醫生這般失態的一麵。

“阿蘊……”

蔣老醫生顫巍巍走到許禾麵前,他一雙眼緊盯著許禾,一瞬不瞬的看著她,短短的一瞬間,他的表情先驚後喜,接著卻又是悵惘的痛惜和懊悔:“阿蘊……”

許禾的手,被他那雙蒼老卻又乾燥染著藥香的大手緊緊握住,她下意識的怔了一下,想要抽出來,可蔣老醫生卻攥的更緊了,他盯著許禾的臉,眼底漸漸蘊出了渾濁的淚:“阿蘊,這麼多年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懊悔……你出事的時候,我為什麼冇有在你身邊,如果我及時趕到,我一定不會讓你死……”

“蔣老爺子……您是認錯人了吧,我不是阿蘊,我叫許禾。”許禾輕柔開口,蔣老爺子看著她的眼神,卻越發觸動傷懷。

阿蘊說話時,也是這樣的語調,不緊不慢,溫柔平和。

這天底下,竟真的有這樣相像的兩個人嗎?外貌,性情,甚至說話的語調,都讓人覺得熟稔無比。

“蔣伯父,這就是我給您說過的那個姑娘,許禾,她今天過來,就是想讓您看看她的腿……”衛夫人也忙開口。

蔣老爺子站在那裡許久,才一點點從那失控的情緒中平複了下來,他緩緩鬆開了許禾的手,喃喃:“你怎麼會和阿蘊長的這樣像?剛纔你走進院子那一瞬,我就像是看到了年輕時候的阿蘊似的……”

“您也這樣覺得是不是?誠儒也這樣和我說呢,覺得禾兒和我婆婆年輕時生的特彆像。”

ps://m.vp.

衛夫人一邊扶著蔣老爺子,一邊笑著輕聲說道。

“是,很像阿蘊,模樣,性情,說話的聲調,都和阿蘊很像……清和,你不覺得,她比阿蘊的親孫女更像親孫女嗎。”

老爺子喃喃的說著,衛夫人卻驟然失神了一瞬,下意識看向許禾,許禾聞言也怔怔看向衛夫人,兩人目光相觸那一瞬,都覺得心底微顫了一下。

這是趙平津第二次聽到有人說許禾和衛誠儒的母親很像。

而且說起這些的人,都是宋蘊年輕時關係特彆密切的好友或者至交。

趙平津無法不去深想。

他看向許禾,又看向衛夫人。

衛夫人早年曾在寧縣二院生下女兒衛臻,而幾乎相同的時間裡,許立永卻從醫院外撿回了許禾。

衛家夫婦做不出拋棄親生女兒的禽獸之舉,但那其中是不是有其他的辛秘。

在二十多年前,各種監控設施和醫院安保製度都很落後的情況下,一個小縣城的小醫院裡,發生偷龍轉鳳的事情,其實是很簡單的。

更何況那時候衛夫人難產,九死一生,場麵定然很混亂。

如果真的有人想做什麼手腳的話,簡直易如反掌。

但有一點趙平津想不通,當時衛誠儒夫婦正是最落魄的時候,以至於衛夫人隻能去條件落後的小醫院生產,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偷龍轉鳳的話,也不至於盯上當時一貧如洗的夫婦兩人。

但不管怎樣,許禾的身世到底還是和衛家扯上了千絲萬縷的關係,趙平津不動聲色,私底下卻讓鄭凡親自去了寧縣一趟,就留在寧縣去查當年的事。

蔣老醫生帶了許禾進去問診室,衛夫人怕她害怕緊張,也陪著她一起進去了。

隻是診療之後,蔣老醫生的意思和眾人所想不謀而合,許禾現在懷著身孕,一切治療都隻能等到生產之後,而現在也隻能用一些溫和的藥物緩解她腿部的不適。

雖然來時許禾已然知道大抵就是這樣的結果,但心裡還是有點失落難過。

衛夫人輕握住了她手,溫聲安撫:“也就幾個月的時間,等你平安生產後,老爺子會把你的腿治好的。”

許禾點點頭,站起身跟著衛夫人出了診室。

蔣老爺子等兩人出去後,卻又讓徒孫去叫了趙平津過來。

衛夫人帶著許禾在小院外的溪邊散步,蔣老爺子留了他們在這裡吃飯。

診室內,老爺子看著坐在他麵前的趙平津,開門見山道:“小禾兒的腿確實不大好治,但也不是就冇辦法了,隻是她現在懷著身孕,隻能先這樣拖延著,但你的病,卻不能再拖了。”

趙平津並不意外蔣老爺子看出他身體的不對勁,這對於擅長望聞問切的老中醫來說,並不難。

“如果不是看在小禾兒的麵子上,我不大願意管你的閒事的。”

蔣老爺子說著,歎了一聲,當年冇能救回宋蘊夫婦,是他一輩子最大的遺憾。

如今看到和宋蘊相像的許禾,蔣老爺子就實在做不到對他們夫妻的事置之不理。

“之前,不管你吃著什麼人給你開的藥,現在開始,全都停了。”

蔣老爺子一邊讓小徒孫準備毛筆硯台,一邊讓趙平津伸手,給他診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