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69逐一浮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69逐一浮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蘊留下的照片不算少,當初懷孕後,曾和丈夫有過數張合照,也有衛先生為她拍下的單人照片。

其中有一張,宋蘊穿著寬鬆的旗袍,長髮結了一個辮子垂在胸前,披著披肩站在一棵花樹下,對著鏡頭溫婉含笑,許禾此時的樣子,簡直和那張照片像極了。

等到離開倚翠山回去下榻的宅邸,衛誠儒不免拉著衛夫人絮絮訴說。

衛夫人也說起那日在蔣老醫生那裡發生的事,夫妻兩人不免對坐感歎。

“說起來,禾兒也是寧縣人,當初也是在二院出生的呢,和咱們臻臻一個醫院。”

衛夫人這句話,卻讓正在旁邊餐廳忙碌的朱姨,瞬間動作一滯,手中的杯盞脫落,直接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衛夫人忙起身問:“冇傷到手吧?”

朱姨搖搖頭,蹲下身麻利的收拾碎片,又笑著問:“夫人,您剛纔說的那個禾兒,是不是趙家現在的少奶奶?”

“正是她。”

朱姨臉上的笑有些掛不住,“那可真是有緣分,竟然和大小姐在一個醫院出生的。”

“說的是什麼呢,我也這樣覺得,更何況那孩子還這樣惹人疼愛。”衛夫人感慨說道。



朱姨收拾完碎片,就默默退了出去。

回了房間後,人卻惶惶不安的難以平靜。

那個禾兒,和逝去的衛太太如此相像,又和江老爺子血型一樣,那自然也就和衛夫人的血型一樣,又是在寧縣的二院出生的,年紀也和大小姐差不多……

這麼多的巧合,讓朱姨整個人都驚惶不安。

可二十多年都順順遂遂的過去了,誰又會忽然懷疑自己養了二十多年疼了二十多年的女兒不是親生呢。

更何況,衛臻和衛誠儒的血型一模一樣,因此,衛家上下從不曾對衛臻的身世有過任何的懷疑。

若非如此,當年她也不會盯上衛誠儒夫婦。

朱姨強逼著自己鎮定下來,她現在並不必這樣自亂陣腳,因為事情並冇到糟糕的地步,衛家人也冇懷疑過衛臻的身世,若是她先亂起來,反而惹人生疑了。

可誰也冇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日,衛夫人忽然聽說了一個讓她十分震驚的訊息,原來許禾是被遺棄的孩子,她的父母並非親生,她是父親在醫院外麵撿回來的。

這訊息,其實是趙平津有意讓人散佈到衛家的。

而鄭凡這些天在寧縣也冇閒著,他想辦法調出了二十多年前醫院八月份出生嬰孩的檔案資訊,雖然有缺損丟失的,但大多數還在,幸運的是,許禾生日前後三天出生的那些孩子,檔案都還在,那三天裡,二院大約共有八個孩子出生,女孩隻有三個,一個是衛臻,一個是一對村裡的夫婦,當天順產之後下午就出院離開了,而另一個卻是一個單身母親,檔案上記載的那個女人姓朱,叫朱眉。

鄭凡已經在查這個女人的行蹤和下落。

二十多年前的單身女人在醫院誕下嬰孩,並遺棄的可能性是極大的。

因為那時候的社會輿論遠不如現在社會開明,更何況一個無依無靠的單身女人,生下孩子如何撫養都是難題。

但趙平津記得許禾對他說過,許立永當時撿到許禾時,她穿著柔軟的嬰兒衣服,被清洗的很乾淨,還戴著整套的銀手鐲和小銀鎖。

朱眉是早就決定要遺棄這個孩子了所以提前買好了這些東西,還是其中另有隱情?

有些東西似乎都在逐步的浮出水麵,趙平津覺得自己就快要找到真相了。

如果事情真和他想的一樣的話,那麼興許有些線索就在衛家。

趙平津抽空親自去了衛家一趟。

朱姨在衛家做了將近二十年,一直都十分的勤勤懇懇,又寡言少語,因此衛夫人還是很重用她的,就算來京都,也隻帶了朱姨和另兩個在衛家做了十幾年的傭人一起。

衛夫人還未從許禾的身世帶來的震驚和疼惜中回過神,聽到趙平津登門拜訪,趕緊讓人把他請了進來。

朱姨心中有鬼,就支開了另兩個傭人,自己留在一樓聽候使喚。

衛夫人請了趙平津落座,又問他喝什麼茶,就叫了朱姨上茶。

朱姨聞聲趕緊去準備茶水。

趙平津卻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有些東西就不期然的串到了一起,他不動聲色詢問衛夫人:“朱姨在您家也做了很多年了吧,您來京都還帶著她一起,可見是用慣了的。”

衛夫人雖有些疑惑他怎麼關注一個傭人,卻也笑道:“是呢,算算也差不多二十年了,那時候臻臻纔剛四歲,我們家的條件也剛剛好轉了一些。”

“我看朱姨有點眼熟,她全名叫什麼?”

衛夫人越發訝異,但卻還是答道:“是叫朱眉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