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75 不做聖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75 不做聖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已經決定,等到許禾身體養好一點,他就會踐行自己的承諾,去菩薩跟前還願,給許禾和孩子積攢福報。

“媽媽……”

睡夢中,許禾忽然輕輕呢喃了一聲,趙平津回身看著她,她睡顏沉靜,可眉宇卻微微蹙著,麵上情緒似仍帶著說不出的委屈可憐。

趙平津站了一會兒,方纔輕手輕腳走出了病房。

鐘嫻陪著衛夫人仍守在外麵。

看到他出來,衛夫人立刻站了起來:“趙先生……”

她心底有無數個疑問,無數句話想說想問,可此時看著趙平津,卻又一個字都無法說出。

“鑒定書您和衛先生都看了吧。”

衛夫人點點頭,眼中的淚卻又緩緩淌下:“我真是無法想象,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在我的身上,發生在我們一家身上。”

“我讓人去寧縣查了,事情其實並不複雜,朱眉當年未婚先孕,就住您隔壁病房,與您又幾乎同時生產,您產後大出血被送去搶救,當時場麵混亂,剛出生的嬰孩留在病房,拜托護士照看,她一個剛生產完的產婦,冇人會提防她,所以她很輕易就找到機會將兩個孩子掉了包,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您在孩子出生後就給她戴上了全套的銀手鐲和小銀鎖是不是?”

衛夫人怔怔想了好一會兒,才含淚點頭:“是……我想起來了,是有這回事,隻是後來我從手術室出來後,誠儒發現孩子身上的銀鎖銀鐲都不見了,我們當時隻以為被人趁亂給偷走了,哪裡想過……”

是啊,當時孩子剛出生,護士將孩子洗乾淨送回來時,誠儒隻來得及看了一眼,給她戴上銀鐲子和銀鎖,她那邊就大出血急需搶救,誠儒心慌意亂之下哪裡顧得上孩子呢。

畢竟,繈褓仍是他們準備的粉色小繈褓,衣服也是提前清洗晾曬乾淨的粉色嬰兒服,新出生的小女嬰,又怎會有太大的區彆。

“如今想來,也許當時時間緊急,朱眉冇來得及把銀鐲子和銀鎖取下來換到她的女兒身上,而後來,她也嚷嚷她丟了東西丟了錢,我們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女兒身上的東西被偷了,我記得誠儒當時都急瘋了,因為我們放在床頭櫃子裡的僅剩的一點錢也不見了,誠儒還惦記著給我買營養品……”

“可是,我們當時那樣窮,那樣落魄,她為什麼盯上我們……”衛夫人十分的不解。

“再窮,再落魄,您和衛先生兩人的出身擺在那裡,和尋常的普通人還是很不一樣的,更何況,如果冇有這一出偷龍轉鳳的話,她的女兒隻有被遺棄這一個下場,而跟著你們,卻能享受父母的疼愛,並且好運氣做了這麼多年的千金小姐。”

趙平津的話,可謂是字字句句都狠狠紮在了衛夫人的心上。

明明該是父母膝前備受寵愛的小公主,卻偏生成了棄嬰,這些年,她受了多少的冷眼和辱罵責打,若不是有一個好父親,她簡直不敢想許禾這些年過的都是什麼樣的日子。

“如今說什麼都遲了,我們該做的,也隻是竭儘全力的對她好,補償她,衛夫人,您很清楚禾兒的心性,您大約也看得出來,她有多渴望缺失的母愛和親情……”

衛夫人含淚點頭:“我知道,我會的,我會儘我的一切努力去彌補……”

“衛臻那邊,您打算怎麼處理?”

衛夫人此時心中是十分糾結的,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親手拉扯大的孩子,怎麼可能冇有感情?

就算不是親生的,但讓衛夫人立刻翻臉不認人,她大約也做不到。

“這一次的意外,若是和衛臻有關的話,您又打算怎麼解決?”

“臻臻她……就算是有些不懂事,但卻也不至於做出這樣惡毒的事,不瞞你說,之前在老爺子靈堂的事,她是真的被嚇到了,而自那以後,她也算是改變了很多……”

趙平津淡淡看著麵前溫柔慈和的中年女人,他瞭解衛夫人的性子,她一向都是如此,所以許禾纔會那樣喜歡她,和她親近。

但這樣性子的人,待人太過寬厚,將每個人都想的太好,反而會傷了自己真正該去在意的人。

“我是說如果,如果有證據證明衛臻捲入其中,我希望衛夫人您不要顧念舊情,因為不相乾的人去傷害您本就受儘磨難的親生女兒。”

衛夫人隻覺得心頭一顫,是啊,她顧念和衛臻這麼多年的感情,那又將無辜可憐的許禾置於了何處?

朱眉造下這樣的孽,該千刀萬剮,衛臻就算無辜,但卻也享受了這麼多年的錦衣玉食,而許禾呢?

許禾這些年吃的苦受的罪,又該找誰去清算?

讓她眼睜睜看著惡婦的女兒繼續做衛家的金尊玉貴的大小姐嗎?

衛夫人雖然心善,但卻也不是聖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