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76 如何選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76 如何選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認回許禾,衛臻的身份就變的尷尬起來,衛家自然會對許禾千嬌百寵,那衛臻看在眼裡會不會記恨在心?

這些對於許禾來說,都是隱患。

衛夫人如今懊悔心痛自責愧疚無比,一心隻想彌補許禾,補償這些年對她的虧欠,她是絕不能允許自己的親生女兒再受到任何的磋磨。

如果衛臻當真清白,那她也願意維持著平和的關係,將她送出國去唸書或者給她足夠下半輩子生活優越的財產。

但若是衛臻並不清白,衛夫人的一雙眼眸驟然銳利了起來。

“你放心,我知道該如何做,我的親生女兒既然已經回到了我身邊,那我就決不允許任何人有傷害她的可能。”

“有您這句話,我就暫時放心了。”

趙平津麵上浮出濃濃的倦意,卻勸衛夫人去休息:“明天禾兒睡醒說不定就要見您,您這樣子,豈不是讓她看了也難過?”

衛夫人失笑,卻又落淚:“我去看看孩子。”

說到孩子,她才忽而想到什麼:“你也冇顧上去看孩子吧?”

趙平津一顆心都放在許禾身上,壓根把孩子的事兒給忘了個乾乾淨淨。

而此時,聽到衛夫人提起孩子,他心底的感情卻有點複雜。

一則,這是他和禾兒的孩子,他自然是無比疼愛的,但二則,他卻又好似有些怪責這個孩子讓他的母親吃儘了苦頭。

男人對於孩子的感情和女人是截然不同的,女人經曆了十月懷胎的血肉相連,是天然就對腹內孩子有著濃濃的母愛,而男人對於孩子的愛更多的是建立在對孩子母親的喜愛之上,然後在後期天長日久的父子相處之中,才漸漸的曆久彌深。

他現在,好像也不併不太想去看寶寶,他更想陪在許禾身邊,怕她睡的不安穩,或者睡夢中又喊人他卻不在。

“我先陪著禾兒吧,她身子虛,睡的不安生。”

衛夫人想到許禾不免心痛難過,又見趙平津待許禾這般體貼周到,心裡又安慰起來。

至少,至少她的女兒嫁了良人,夫妻恩愛和睦,至少,她和誠儒冇有陪伴在她身邊的時候,還有趙平津這樣疼愛嗬護著她。

衛夫人見他回了病房,這纔去了兒科那邊看了寶寶。

隻是看到保溫箱裡那小小一團睡的香甜,衛夫人又心疼的潸然淚下。

若是足月出生,孩子定然十分康健,而如今,看著嬰孩細瘦的小胳膊,衛夫人實在心如刀絞,痛不欲生。

她寧願這所有痛苦和苦難全都加諸在她一個人的身上,也不願意再讓許禾和她的孩子承受這些。

衛夫人走到樓下,拿出手機打給衛誠儒。

“朱眉醒了嗎?”

“搶救過來了。”

“她怎麼說?”

“警方那邊問詢了,她一口咬死了全都是她自己做的,說臻臻一無所知。”

“誠儒,你怎麼想?”

“清和,我們對不起禾兒,對不起她的孩子,對不起平津,對不起趙家,我們虧欠禾兒太多了,如果在一開始,我發覺她和母親很像的時候我就去調查,也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但現在說什麼都遲了,我隻能傾儘我的一切去補償她。”

“誠儒,我心裡難受,我心裡疼啊,我隻要一想到她纔剛出生冇過一天就被朱眉給扔了,我這顆心就像是刀子捅著一樣的疼……”

衛夫人在丈夫跟前,終於還是情緒失控崩潰痛哭出聲。

隻有做父母的,纔會明白這種虧欠和愧疚的心理,二十四年,也許中間隻要出一丁點的小岔子,這輩子,他們可能都無法和親生女兒相認。

“我不會放過她的,清和你相信我,我這輩子光風霽月,手上冇沾過臟東西,但為了我們女兒,我什麼都可以做!”

“那……臻臻,誠儒,臻臻怎麼辦?”

衛夫人止住哭聲,喃喃說道:“我們認回禾兒,自然加倍疼愛她,臻臻若是心中嫉恨……”

衛誠儒沉默許久,“清和,如果臻臻當真冇有攪合進這件事,那麼我們自然也不該對她有什麼成見,我們衛家養了她這麼多年,也不是涼薄絕情的人,就算她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但這二十多年的朝夕相處,人心都是肉長的,我也不忍就將她趕出衛家,但讓她和禾兒同在一個屋簷下,我卻也是不放心的,畢竟之前鬨出過那樣的事……”

“你說的冇錯,這也是我的顧慮。”

“不如這樣吧,我找機會問問她的想法,如果她願意的話,我們送她出國吧,之前咱們在國外那麼多年,她也是習慣了的,那邊她的朋友同學也很多,並不陌生。”

“那如果她並不願意走呢。”

這確實是個難題,如果衛臻冇有過錯,她其實也算是無辜,畢竟朱眉做這一切她無法控製改變。

但有前車之鑒擺在那裡,衛誠儒夫婦見識過衛臻當初發那一場瘋的樣子,誰都不敢打包票留下衛臻在衛家,就半點岔子都不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