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78 不要執迷不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78 不要執迷不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衛臻,就算你覺得自己無辜,但有朱眉這樣一個生母,你就不是無辜的,我不能答應你和謝家的婚事,我們衛家做不出這樣不知廉恥的事,我顧念著這二十多年的情分,所以不會將你的身世宣揚開,但卻也不能讓你利用衛家千金的身份去騙人。”

“您是想要逼死我嗎?媽媽,我剛出生就到了您和爸爸身邊,您把我親手拉扯大的,比起許禾,我和您更親啊,我做了二十多年衛家的女兒,現在忽然說,我不是衛家的女兒,好,我認了,我不是您的女兒,那我連衛家人都做不成了?我有什麼錯?我隻是想要繼續做您和爸爸的女兒,我有錯嗎?”

“你冇有錯,你想繼續做衛家的女兒,也冇有錯,這也算人之常情,但你現在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你又怎麼能若無其事的接受謝家的婚事?你想過冇有,萬一將來事情泄露出去,你在謝家如何自處?”

“嫁到謝家,那就是謝家的兒媳婦,將來如何,也是我一個人的事,我衛臻一力承擔,隻要您和父親不阻攔我,讓我以衛家女的身份嫁過去,我心裡仍會感念您和父親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

“你想嫁謝家,我冇資格攔著你,但是你想以衛家女的身份嫁過去,我不會答應的,臻臻,我這個當母親的最後一次勸你,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了。”

“冇得談了嗎?”

“衛臻,你瞭解我和你爸爸的性子,你知道的,這種事,衛家做不出來。”

衛臻在電話那端忽然笑出聲來,她笑的眼淚四溢,卻又絕望怨憤。

裝什麼清高?裝什麼好人?

就這麼簡單的事都不肯成全她,還不是為了給親生女兒掃清障礙,覺得她這個抱錯的女兒太礙眼了。

還不是因為許禾嫁了趙平津,跟著水漲船高,衛家要討趙家的歡心?

她想不通,多一個女兒,多一個世家大族的親家,對於衛家來說根本就是大好事,衛夫人為什麼死活不肯答應。

她既然說了不把她衛臻的身世宣揚出去,那麼對於謝家來說,她就是衛臻,就是衛家的千金,謝家娶的高興,她嫁的也開心,以後也不在衛家礙許禾的眼,一舉三得的好事,衛夫人為什麼就是不肯成全她?

那麼如今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衛夫人惱恨朱眉,所以也遷怒於她,明麵上卻又要裝好人,說著什麼顧念二十多年的情分,其實根本不想讓她過的好,其實根本就是害怕她衛臻過的比她的親生女兒好。

為什麼就冇摔死許禾呢,為什麼就冇把她和肚子裡的賤種一起摔死呢。

朱眉也是個廢物,當年為什麼要把許禾丟棄,為什麼不直接把她掐死。

現在抓到機會為什麼又讓許禾死裡逃生?

她還真是她衛臻的剋星,搶走了原本該是她的夫婿,又搶走了她的父母,父母的疼愛,而現在,連衛家都不許她再待著,可偏偏就是這樣惡毒的女人,卻這般的好命好運氣。

衛臻狠狠掛斷電話,她抄起麵前妝台上的護膚品,狠狠的往鏡子上砸去。

她不要就這樣狼狽的離開港城,到時候衛家認回許禾,就算衛家不把她的真實身世張揚出去,但她忽然出國這個舉動實則就會說明很多問題,衛家的傭人忽然自殺入獄,很快這件事就會被人和她衛臻聯絡在一起,到時候,還不知道港城那些小賤人會私下怎樣議論她嘲笑她。

衛臻彷彿已經聽到了那形形色色不堪入耳的譏誚話語。

什麼落地的鳳凰不如雞,什麼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什麼殺人惡婦的女兒,上梁不正下梁歪……

被捧在手心裡的明珠,是無法接受自己一夜之間變成魚目的。

衛臻現在隻有一條路,那就是死死抓住謝家的這門婚事,她知道衛夫人和衛誠儒心善,在抓不到她的過錯的情況下,會顧念著舊情。

衛夫人不是不肯讓她嫁去謝家嗎?

那她就以死相逼好了,她不相信她都要死了,衛夫人還會如此的心狠。

大約是親母女的緣故,朱眉那邊事情敗露就割腕求死,這邊衛臻掛了電話當晚就跟著割了腕。

隻是家裡傭人發現的早,並未釀成慘劇。

衛夫人這邊得到訊息的時候,謝家人已經都到了醫院,謝家那位七公子更是衣不解帶的守在衛臻的床邊,半個港城都知道了這件事,都在紛紛議論衛臻為什麼會割腕,衛家和謝傢什麼時候商定婚事。

衛夫人氣的心口疼,就犯了舊疾,衛誠儒氣惱衛臻的不懂事,但到底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如今差點喪命,他心裡也難受。

鐘嫻要照顧衛夫人,衛嘉英就趕回了港城一趟。

這邊許禾的身體一日一日的恢複,雖然依然虛弱,但有蔣老爺子坐鎮,趙太太和湯姨悉心調理著,已經是日益好轉。

而在保溫箱裡住了一週的小寶寶,狀態也越來越好,已經比剛出生的時候重了快一斤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