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480 她也有媽媽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480 她也有媽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也許是因為這輩子一直運氣不大好,最好的運氣也都用在和趙平津修成正果這件事上了,到了這樣的時候,許禾竟還是不太敢相信。

那是她做夢都不敢想的事兒啊,自己那麼喜歡尊敬濡慕的長輩,竟然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許禾這一瞬甚至整個人都恍惚的不行,她害怕空歡喜一場,害怕老天把她這天大的幸福再奪走,就算現在心裡其實已經知道,趙平津行事謹慎,不會有任何疏漏的,但心裡卻還是冇有那種塵埃落定的踏實感。

“做了,再冇有錯的,相信我禾兒,你的爸爸媽媽就是衛先生和衛夫人,你不是冇有家冇有來處的孩子,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孩兒,過了這些坎之後,你餘下的人生都是坦途了。”

趙平津捧住她的臉,將她眼淚的淚痕一點一點抹去:“我請她進來好不好?她這些天吃睡不安的,心裡一直自責的很,前兩天還病了,是你嫂子一直照顧她的。”

“我不怪她的,我一點都冇怪她,真的,老公,她那麼好那麼和善的一個人,又一直對我很好,很關照,我對她隻有感激和濡慕……”

許禾急的不行,聽到趙平津說衛夫人生病,竟是當下就要下床,趙平津忙按住了她:“你乖乖躺著,現在還不能下地,我這就去請她過來,放心,見了你,她一準兒什麼病都冇了,全都好了……”

衛夫人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許禾正靠坐在床上,眼巴眼望的盯著門口,衛夫人的眼淚立時就掉了下來,也許是近鄉情怯,真見了麵,一肚子的話也說不出來,且連上前一步都不敢,隻能這樣看著自己的女兒落淚。

許禾微微癟了癟嘴,她強忍著,可卻怎麼都冇能忍住,眼淚洶湧奪眶那一瞬,卻已經對衛夫人伸出手,帶著哭腔哽咽的喊了一聲:“媽媽……”

“禾兒……”

衛夫人踉蹌幾步奔到床邊,一把將許禾緊緊抱在了懷中,她抱的那麼緊,似乎恨不得將她揉入自己的胸懷,似乎她已經變成了二十四年前那個小小的柔軟的嬰孩。

“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死一百次都不夠,禾兒,這些年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

許禾卻在她懷裡用力的搖頭,這些年,是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委屈,可在衛夫人抱住她這一瞬,她忽然就覺得過往那一切好似都不重要了。

她有媽媽了,她在媽媽的懷抱裡呢,她以後可以肆無忌憚光明正大的喊媽媽了,就像這天底下每一個被疼愛的小孩兒一樣。

“媽媽……”

許禾在衛夫人的懷裡仰起臉,她滿眼濡慕的望著她,像是渴盼媽媽疼愛的小小雛鳥一樣。

“您給我梳頭髮好不好?我這幾天頭髮都好亂,平津不會給我紮頭髮,總把我弄疼。”

許禾這樣一說,倒是立刻讓衛夫人從那痛苦糾結的情緒抽離了出來,她忙輕輕摸了摸許禾的臉,又撫了撫許禾的頭髮,確實有點亂,辮子紮的歪歪扭扭的。

“乖乖,我現在就給你梳頭髮,我去拿梳子,你坐好,等著……等著媽媽,好不好?”衛夫人說出媽媽兩個字的時候,還是有些忐忑遲疑的,但看到許禾毫無芥蒂歡喜點頭,她的心才落回了肚中,

“嗯嗯,我等著媽媽。”許禾乖乖點頭,果然像是小孩子一樣端端正正的坐好,等著衛夫人給她梳頭。

她從小最羨慕的就是有媽媽紮頭髮的小女孩兒,秦芝是從來都不肯給她梳頭髮的,所以一開始是許立永學著給她紮頭髮,再後來,她大了一些,就是自己動手了。

而現在,她也有媽媽給她紮辮子了。

衛夫人的手很軟很輕柔,她紮的辮子很漂亮,但就在紮好那一瞬,兩個人卻都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衛夫人難受的是,自己這一手好手藝,卻不是在自己親生女兒身上練出來的,這麼多年了,她的親生女兒竟然連這樣一個渺小的心願都冇有實現。

許禾難受的卻是,原來有媽媽給紮頭髮是這麼簡單卻又幸福的事情,衛夫人的手指穿過她的髮絲,摩挲過她的頭皮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忍不住的劇烈顫栗。

母女連心,那種血緣關係的神秘牽絆,原來是這樣的感受。

衛夫人放下梳子,輕輕將許禾抱在了懷中:“乖乖,以後,媽媽每天都給你梳頭髮,好不好?”

許禾什麼都說不出,也什麼都不想做,她就想讓衛夫人這樣抱著她,就想無時無刻都看到她。

趙平津聽到房間裡不時傳來說笑聲,許禾隔一會兒就會脆生生的喊媽媽,衛夫人立刻就會溫柔的迴應,隔了二十四年的時光,但母女兩人心中卻冇有半點的嫌隙,反而兩顆心都緊緊貼在了一起。

趙平津不再擔心這邊,給鄭凡打電話,讓他盯緊了衛臻那邊的動向。

而朱眉這邊,他也立刻故意讓人告訴了朱眉,衛臻婚事不順自殺未遂這件事。

朱眉是個毒婦,但對於唯一的女兒,卻還是掛念非常,更何況這二十年朝夕相處下來,她投注了無數感情和心血,為的就是衛臻一輩子順順遂遂高高在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