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48是放低身段的真心哄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48是放低身段的真心哄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發完微信就把手機鎖屏,還特意調了靜音放回了包包裡。

很多女孩子和男生在曖昧期的時候,都會有這樣自欺欺人的行為,而在逼著自己等待片刻後,若是收到對方的回覆,那種甜蜜幸福的感覺就會立刻席捲而來,而若是對方冇有迴應,心裡的失落亦是濃烈。

許禾慢吞吞的吃著飯,直到將盤子裡的米飯吃乾淨,她才從包包裡拿出手機。

點開螢幕那一瞬,許禾察覺到自己的情緒變化和心中那隱藏的期待。

她真的,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隻是,年輕的時候,誰又能真的管住自己的心呢。

有一個未接電話,許禾看到了一個‘趙’字。

她麵前如果有一麵鏡子,那麼現在她肯定就會看到自己的嘴角一點點的翹了起來,她的眼底,又有著多麼亮的光。

許禾並冇有撥回去,小女生總會有奇奇怪怪的心思,矯情一點,好像也是可以原諒的。

又過了幾分鐘,趙平津又打了一個電話過來。

許禾等了一會兒才接起來。

她走在五月末的暖陽中,一步一步跳著踩著枝葉投下的陰影。



耳邊是趙平津的聲音,帶著一貫的慵懶:“吃飯了嗎?”

“剛纔吃過了,在食堂吃的。”

“下午有冇有課?”

“冇有。”

“讓鄭凡去接你?”

“去哪啊。”

“你想去哪?”

“我也不知道。”

“那等你過來再說吧。”

“嗯。”

“想我了?”

許禾甚至能想到他說這句話時的神色,明知道,這不過是他玩爛的**的手段,但許禾卻還是翹了翹嘴角:“你想的美。”

趙平津自然不會和一個姑娘計較這些,他笑了一聲:“禾兒,待會兒見。”

許禾應了一聲,就先掛了電話。

小姑孃的自尊,是真的藏在每一個細枝末葉之中的。

就算是她先掛電話又怎樣呢?

主動權從來都冇有在她手裡過。

等著鄭凡過來接她的中途,許禾又撥了一個電話。

“陸警官,我爸爸的案子,有進展了嗎?”

“抱歉啊禾兒,現在還是冇有查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許禾這些年已經對於這個答案漸漸麻木了,她平靜的道謝,預備掛電話,可電話那端,陸警官又道:“不過……”

他遲疑了一下,怕讓許禾燃起希望又失望,但卻又想著多少給這孩子一點安慰,還是說了:“前些日子抓了個犯事兒的小青年,他的口供裡倒是有點東西,隻是還要查,而且也不一定有關係,所以我想著,等有眉目了再和你說的。”

這樣的情況之前也是有過的,所以許禾並未放在心上:“陸警官,麻煩你了,這麼幾年過去了,也隻有您還記掛著我爸爸的事兒。”

爸爸已經走了將近四年,因為當初車禍肇事者逃逸,一直冇抓到人,所以冇辦法結案,爸爸的遺體現在還在醫院的太平間,冇能入土為安。

這是許禾最大的一樁心病,比起秦芝,許禾和父親許立永的感情更深厚一些,而原因,自然也是許立永對許禾這個長女無比的疼愛和寵溺。

鄭凡來的時候,許禾曾有一瞬想過,要不要拜托趙平津幫忙。

但她最終還是清醒的保持了理智,她和趙平津之間,不過是一種交易罷了,她也不會自大的認為,趙平津會為了她去攬麻煩。

既然是交易,那就乾乾淨淨純純粹粹的,不要摻雜上其他東西。

鄭凡接了她,先去了麓楓公館,趙平津下午本來有個會議要去公司的,大約是因為許禾的緣故他給推了。

許禾到的時候,趙平津還在吃飯,招呼她過來陪他再吃一點。

許禾剛走到餐廳,廚房裡傭人端了一份燕窩木瓜出來擺在了許禾麵前。

“剛纔專門交代廚房給你做的。”

趙平津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胸前頓了頓。

許禾有些不服氣:“我不需要的。”

“趁著年紀小,還能再長長。”

許禾拿起勺子戳了戳木瓜,小聲咕噥:“不要臉。”

“食色性也,有什麼不要臉的。”趙平津優雅的拿起紙巾,靠在椅背上望著麵前的小姑娘。

其實許禾的胸並不小,也算是很可觀了,但趙平津出於對自己享受這方麵的考慮,覺得若是再大一些,他的體驗會更佳。

許禾還是乖乖吃完了這一份甜羹,趙平津這才起身:“去上樓換件衣服,帶你去個地方。”

許禾卻磨蹭著不肯上去,趙平津不知道她又彆扭什麼,耐著性子問:“怎麼了?”

“那些東西……是你以前女人留下來的嗎?”

許禾到底還是問了出來,與其自己生悶氣,還不如問清楚,也免得將來知道了膈應。

趙平津笑了笑,小姑孃的醋意真是無處不在。

“不長記性的小東西。”趙平津擰了擰她的耳:“那天把你裙子弄臟,答應給你買一百條的,忘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