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49若她能永遠在他懷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49若她能永遠在他懷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的臉一下子紅了,卻還嘴硬:“誰知道你醉成那樣還記得住自己說了什麼的?”

“答應過我們禾兒的話,哪裡能忘記?”

許禾的心裡泛起隱隱的甜,可甜過之後,卻又是一片不著邊際的空落。

他這樣的體貼寵溺,是經曆了多少女人才曆練出來的?

他那位白月光莊明薇,將他調教的可真是好。

偌大的衣帽間,裡麵掛滿了琳琅滿目的裙子,各種顏色款式牌子,應有儘有,全是超季或正當季的最新款。

許禾挑了很久,選了最低調的一件。

她換好裙子出來時,趙平津望著她,好一會兒才道:“不要紮頭髮了。”

許禾嗯了一聲,將髮辮解開,拿梳子梳理整齊。

趙平津走過來,自後抱住她盈盈的腰,將臉埋在她髮絲間輕嗅:“禾兒的頭髮真美。”

許禾卻有些失神的想,莊明薇肯定有一頭很漂亮的長頭髮。

ps://m.vp.

趙平津帶她去的一個私人馬場。

他換了騎馬裝,整個人看起來特彆的意氣風發,顯然他常來,平日騎的那匹棗紅馬看到他就不不停的噴著響鼻,他走過去,摸了摸棗紅馬油光水滑的馬鬃,餵了它一塊糖。

許禾覺得,他摸這匹馬的馬鬃的時候,那動作怎麼特彆像摸她頭髮的樣子。

趙平津將馬牽出來,翻身上了馬,他上馬的動作乾脆利落十分帥氣,許禾的心都砰砰跳了跳。

馬場極大,趙平津一口氣策馬飛馳了兩大圈,才勒住馬韁緩緩在許禾跟前停了下來。

“要不要試一試?”

許禾有些遲疑,她穿著裙子呢。

可趙平津已經伸出手:“放心,有我在,很安全的。”

“裙子怎麼辦?”

趙平津想了想,乾脆下馬,將許禾直接抱上去,側坐在了馬鞍上,然後他纔再次上了馬。

許禾第一次騎馬,害怕的不敢睜眼,他縱馬飛馳,速度是極快的,怪不得這匹馬就俗套的叫閃電。

風將她的頭髮吹的飛揚,猶如海水中肆意舒展的海藻。

許禾一直閉著眼,直到後來,速度慢下來,她才發現自己全程都埋在趙平津的懷裡,整個胸都壓在他結實的小腹上,快要壓麻了。

趙平津低頭在她耳邊笑:“小乖,你這投懷送抱的我都要把持不住了。”

許禾忙鬆開手,但不過幾秒鐘,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再一次抱住了趙平津的腰。

她是真的害怕。

“好了好了,我抱你下來。”

趙平津勒住馬韁,將許禾抱了下來,許禾腿軟的站不住,隻能抱著他的腰不撒手,站在平地上好一會兒,許禾的腿纔沒那麼軟了,她緩緩鬆開手,趙平津摘下帽子扇了扇風:“要不要去看看小馬駒?”

許禾去看了小馬駒,她一眼就看上了一匹剛滿月的小白馬,許禾學著趙平津的樣子摸它的馬鬃,又餵它吃糖塊,小馬駒舔著她的掌心,冇一會兒就很依賴的在她腿上蹭了蹭。

“喜歡?”

許禾使勁點頭:“它好像認識我一樣。”

“那你給它起個名字吧,以後它就是你的了。”

許禾一雙眼瞬間亮了起來,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趙平津:“把它送給我了嗎?可我冇有地方養它的……”

“就養在這裡,有空的時候我們可以來看它。”

許禾又歡喜的摸了摸小馬:“那我以後叫她小禾苗吧。”

趙平津就點頭:“你的馬,自然你做主。”

許禾特彆開心,特彆滿足,不停摸著小白馬:“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爸爸帶我趕廟會,我騎過馬的,也是這樣的白色的馬,可高了,我還拍了照片,就是後來弄丟了……”

她說著說著,不知怎麼的,聲音忽然低了下來,手上撫摸的動作也停了,她好像想到了什麼,眼底漸漸湧上哀傷。

趙平津並無什麼觸動,說起來,去那個場合的姑娘,哪個冇有一個慘兮兮的故事呢,許禾至少還在念著名牌大學,將來,總會靠著自己的努力有個光明前程。

這世上可憐的人極多,他的同情心不會輕易施捨。

若不是因為那麼一點微末的淵源,那天晚上他也不會把她帶出那肮臟的地方,冇讓她陷入泥潭中去。

隻是可惜,小姑娘年紀小忘性大,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她爬到他膝上,冇被他趕出去,這不是她的幸運,也不是因為她真的足夠美麗動人。

趙平津亦是不會再提起的,因為提起來,那又是一本舊賬,他不喜歡麻煩,也不願招惹麻煩。

目前的許禾,總體來說還在他容忍的範圍內,但若有一天她也逾距了……

如今正濃情蜜意著,趙先生也慈悲的不願去想那些不愉快。

“總之……”

許禾卻忽然回頭看著他,她臉上重又帶了笑,眼圈微微有些紅,卻格外的亮:“趙平津,我今天本來心情很差的,但是現在,我很開心,謝謝你!”

許禾忽然撲到了他懷裡,她緊緊抱著他,將臉埋在他胸前。

他微怔了一下,卻還是抬起手,給了小姑娘適度的迴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